长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市民观察团
楼主: 艾苠

 乾隆帝国旅行记——还原历史,提振民族自信(2017年5月29日有更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6 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行健 的帖子

行健:顶起! (2015-10-19 14:55)
再谢行版顶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9 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顶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9 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敬礼! 内容来自[短消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9 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六节、为小官求情
  喜静的马戛尔尼,时时不忘琢磨中国社会。
  西方人仰慕中华帝国,绝不只是仰慕帝国的财富。还有,以中国领土之广大,人口达数亿,却政令畅通,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对于其中的原因,马戛尔尼他一时没想通。
  历史上,欧洲也出现了几个大帝国,但是既不稳固持久,政令也不畅通,也谈不上多么富足。
  一件偶发小事,显示了一点点中国特色。
  这天早晨,依照惯例,中方官吏督人送来餐点,其中有个别发酵变质了。马戛尔尼发现后,认为天气炎热,没什么大不了,只要求拿回去换一下。
  很快,这件事被上级官员察知,立即传唤督办的小官吏,几名小官吏一到,当即被愤怒的上司摘去其乌纱帽上的顶子(撤职)。又把经办的厨师杂役找来,挥鞭责打一顿。对这种封建皇权的治国之法。马戛尔尼很不理解,“甚骇其所用刑罚之不当。”
  副使斯当东是法学博士,更加注意到,来中国这多天,几乎每天见到官吏责打小民。好像执行公务,这是必不可少的。这样责罚人是否恰当,斯当东也没想通。
  他倒是留意到一个奇怪的现象。当官吏责打汉族人的时候,汉族人无一例外都要大哭惨叫,跪地求饶。可是,责打鞑靼(满蒙)的时候,他们都一声不吭,强忍痛苦。对此,斯当东猜想,这“抑或心理有所不同也。”
  “抑或心理有所不同”,斯当东倒是猜对了。
  汉族人的想法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反正挨打受罚,面子己经丢尽了。惨叫求饶也不多丢面子。求得官员同情,少打几下,打轻一点,有何不可。
  满蒙人则认为,自己是慓悍勇武的草原硬汉,有优越感。哪能像汉族人那样,不经打。其实到乾隆末年,满族人的勇武之气都丧失得差不多了,只不过是强撑着,表现一下优越感而已。
  不管怎样,马戛尔尼毕竟是个正人君子,见此情景,就去说情。他对王文雄说,为我们服务出了点小错,至使这些人受罚,总觉过意不去。那几个挨了打的厨师杂役己没办法挽回,请王大人是不是饶了那几个小官吏,不要撤职。
  王文雄听了,支吾几句,不置可否。马戛尔尼明白,说情无效。这时他想到,以西方的法律原则评判中国的司法制度,可能行不通。(不能以吾西人之目光判断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3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2 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五、英国男人涂脂抹粉·神秘来信
  回到船上,梁总督又派人送来丰盛宴席。
  同时还送来了茶叶、丝绸、棉布之类。来人声称,这些都是“薄礼”。请马大人代为分赠下属人员,仆役、卫兵全有份。以绸布为例,多数人分得二匹,有的分得一匹,卫兵分得最少,每人半匹。
  中国人称这些是“薄礼”当然是谦虚。但是,与丰盛的宴席相比,也有些反差。其中的讲究,马戛尔尼以后才明白。
  对梁总督派人送来的所谓“薄礼”,马戛尔尼用了最敬重的措词表示感谢。他对梁总督印象极好,要争取总督在中国皇帝面前多多美言英国使团,以此制约徵瑞从中作梗。马戛尔尼深信,徵瑞不会起好作用。
  英国使团到达天津,消息迅速传遍周边的府县。对地方官,这是一次好机会,可以零距离观察结识这些远度重洋而来的洋人。
  那天晚餐过后,天津本地以及邻近县的官员纷纷前来,呈上各自的名片,拜访英国使团。这就如同停船舟山海域时,平民拥挤着上船参观一样。受到中国官员这么广泛的欢迎,英国人极为自豪,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这些地方官对英国人的各种用品,服装,书籍之类,无不细细观察,兴趣浓厚,时不时提一些问题。英国人则借机宣传,耐心解答。
  恰巧,有一英国男士正梳理头发,还往头上擦香油,往脸上扑香粉之类的东西。中国官员们奇怪,哪有男人用这些东西的。马戛尔尼笔记中说,中国人见到,不禁“掩口而笑”;有人还“面露爱惜之色”,男人用这些东西可惜了。
  马戛尔尼还说,这些官员都活跃直率,语言表达能力很强,善于交际应酬。但是都不乱说话,“沉静有毅力”。
  停靠天津期间,除了各地官员上船拜访,又引来无数中国老百姓围观。那热烈的气氛超过了定海。岸上到处挤满了人,河里的民船也都靠拢围观。还有人涉水走近细看。不仅看这些洋人怪异的五官相貌,还看他们的表情动作,服装衣帽。要是有洋人在船上走动,中国人就一直盯着,看那人是怎样走来走去的。
  斯当东写道,围观的人虽然拥挤,秩序却很好,没有人大声喧哗。(人数众多,秩序仍异常整肃)。中国人喜欢戴大斗笠,前面的人为了不遮挡后面人的视线,都主动脱下斗笠,情愿自己晒太阳(炎炎烈日,逼炙其脑,不顾也)。
  英国人倒是情愿让中国人多观察几天,只可惜要开船赶路。
  往后几天,船队向西北日夜航行,沿途每天有官员监督送餐。每到一地,各级文武官员一如既往,也都上船拜访,观察了解英国使团的一切。中国人热情好客,又很好奇,好学,令英国人印像深刻。
  这天夜里,马戛尔尼意外接到了一封信。在中国无亲无故,是谁送信呢,急忙展读。
  原来,信件是身在北京的英国传教士,格拉姆孟德先生派人送来的。果然事关紧要。
  信的内容是,听说钦使率团来中国访问,不胜欣喜。我很愿意为您服务,只是又听说中国皇帝打算让一名葡萄牙籍传教士充当翻译。现在英葡战争刚结束,两国敌意很深,让葡萄牙人当翻译,恐怕不是您所愿意的。
  得悉此事,马戛尔尼紧张起来,绝不能让葡萄牙人当翻译。事不宜迟,要阻止这事,马戛尔尼立即给梁总督、徵瑞、王文雄、乔人杰写信。请代为上奏皇帝陛下,只因欧洲各国语言众多,葡萄牙人未必精通英语。请恩准我们自己在北京物色西方传教士当翻译。
  信寄出,很快收到梁总督回信,答应马上禀告皇上。并说此事不必担心,皇上一定会同意的。
  接到回信,马戛尔尼悬着的心略为放下了一点,但是仍没有完全放心。
  812日,船过武清县。
  河上航行,甚是清闲。马戛尔尼得空,观察另一类型的中国人。
  因驾船需要,又要照顾英国客人,每条官船派了十五人服务。三十七船共派五百多人。这些专为使团服务的普通人,也对英国人极友好。不论英国人的大小要求,全部立即办到。
  天气炎热,中国的船夫水手都赤膊上身,皮肤也都晒成古铜色,还有人脊背弯曲。
  不知是什么原因,马戛尔尼对黑人印象不佳,他说:“面色既黑,体干必笨重,不能为灵巧之事。”可是,这些肤色晒得幽黑的底层中国人,却不是那样的。他们不仅体格强健,“足应其劳动之所需。”而且都聪明敏捷,“出入波浪之间,如鱼得水,故未尝因面黑而减色也。”虽然有人脊背虽弯曲,“然绝非病像”,那是专业劳动所致。
  河两岸,蝉鸣不绝耳,坐船头而静听,似有凉风习习而来。
  只是夜间较苦,蚊虫太多,挥之不去。只好躲进蚊帐之内。
  河上行船,还见到一种蛾子,大如小鸟,虽不咬人,却令人厌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2 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行健 的帖子

行健:顶起! (2015-10-06 13:47)
问好行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2 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水云江南 的帖子

水云江南:马戛尔尼心里发急,仍然控制着自己,也学着梁、王、乔三位,好像很有涵养。人一冷静,就有了主意。他说,也行,我同意全部礼品运往承德。但是,如果途中有所损毁,我一个人担不起责任,恳请徵大人不辞劳苦,与我一起共同监督装货押运。 -------------- 跟读 来赏 (2015-10-05 19:46)
问好水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6 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顶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5 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马戛尔尼心里发急,仍然控制着自己,也学着梁、王、乔三位,好像很有涵养。人一冷静,就有了主意。他说,也行,我同意全部礼品运往承德。但是,如果途中有所损毁,我一个人担不起责任,恳请徵大人不辞劳苦,与我一起共同监督装货押运。 -------------- 跟读 来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长江论坛

GMT+8, 2021-4-20 22:21 , Processed in 0.09584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