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市民观察团
楼主: 花楼百子

说说武汉老行当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4-21 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虎灶3.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21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虎灶2.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21 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虎灶1.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20 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四、
老虎灶
1968年的一天下午,我与同学路过汉口友谊路,一家旅社起火,我俩前去看热闹,也帮忙救火,搞得浑身湿透,这位同学就邀我到汉口桃源坊一家“老虎灶”洗澡换衣服,洗澡用的是木脚盆。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老虎灶”。
老虎灶其实就是开水坊或茶水炉。
据说始于19世纪20年代,由旧式染坊兼供热水演变而来。
传统的“老虎灶”
一般设在马路街口
上,通常一开间门面,也有两开
间门面或分楼上楼下的,其灶砌在店门口靠墙边,灶膛口对着马路或街道
。灶面置有三只小烧水锅,三只锅中央有
一加煤孔,烧水锅和烟囱之间还有一只大锅,作为储存凉水的容器
。一旦烧水锅的水被打走,店家就会顺手用勺子从大锅中舀水补满小锅。大锅后头有一根烟囱直接伸到屋顶外。小锅下面是炉膛,早先烧的是柴禾木屑,后来也有烧煤炭的。炉灶最前面中间有一隔板,供顾客摆放热水瓶等方便打水。以后炉灶改造,取消了小锅水勺,大锅接水、放水都改由自来水龙头完成,减轻了从业者的劳动强度,也方便了顾客自行接水。
在门外边,人们可以拿热水瓶来打开水,老板要收费的。很早时,
一般以勺论价,由同业公会公议确定。1918年每勺开水售价2文钱。建国初期,业内以旧币100元(即人民币1分)3勺计价售卖开水。因3勺开水正好约等于一瓶普通热水瓶的容量,故以后习惯以“一分钱一瓶开水”为计价单位,即使以后炉灶改造,改用自来水龙头放水,也一直沿用
以瓶计价方式。
过去
烧水卖水全部靠人力完成,如木桶挑水、舀子打水、人工烧火等。根
据规模,早些时的“老虎灶”还分几个档次:小的“老虎灶”只供应开
水,稍大的“老虎灶”会辟出边上的房间兼
营茶室(俗称茶馆),再大的还在屋后开出供人洗澡的浴室
“小茶馆”,是规模较大的“老虎灶”附设的一种低档茶室,一般是摆几张四方桌,四周放上长条木凳,有茶客上门,即时泡上需要的茶水。不同于专营的茶楼,“老虎灶”附
设的“小茶馆”,价格低廉,接待的多为劳动阶层、平民百姓。以上年纪的老人居多,一般三五成群围桌而坐,休闲咵天
,有时也会成为“小道消息”的发源地和传播站。
在靠近汉水码头一带,也有不少老虎灶,农村人出门哪上得起饭店,吃几个馒头或面窝,碰上卖开水的,掏一分钱要一大碗白开水,随便将就一餐。卖苦力的人走累了也可坐下来,喝点只有苦涩味没有香味的茶水,休息后继续干活或赶路。
“清水木盆”,是一种提供简易沐浴的形式,
凡有场地条件的“老虎灶”,都会在屋后辟出一间房间,备上几只大木盆和存放冷水的木桶,待有浴客上门,店内工作人员立刻送上热水和毛巾肥皂,客人即可入内洗浴。洗浴完毕,设有茶室的还会奉上茶水,让浴客略事小憩。“清水盆汤”起先是在夏天开放,专为男客服务。解放后有些店家逐渐开放女宾洗浴,有的一直开放到冬季。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
特别是寒冷的冬季,武汉人家里
没有洗澡的条件,
除了去洗澡堂(人多又排队),人们就去老虎灶洗澡,
“清水木盆”收费比洗澡堂低廉,深受一般市民欢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20 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刻字匠.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20 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四、刻字匠 我小时候,同屋的童吉年的父亲就是一位刻字匠,在汉口车站路上班,休息时,也看到他从单位拿回一些活在家里干,认真并一丝不苟,十分专注。这是我对刻字匠的最初印象。 在老武汉,刻字这一行,黄陂人居多。上世纪30年代时,汉口花楼街、汉正街、江汉路等处摆摊刻字的匠人大多是黄陂人。早年临街的刻章店,门面不大,店堂里的摆设和沿街普通居民住家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店门口摆一张小桌,桌上放一高约50多厘米、宽约40厘米左右的长方形玻璃罩盒,盒外用红漆书写“刻章”字样,盒内有两层隔档,放章具、刻刀,这是刻章人的工作台(即操作台)。 过去刻印章都是用传统的手工操作。刻前,按章具的形状、尺寸,把每个字排列好,先要写样,刻章的字都是反着写的,写好后,看上去可以了,才能在材料上用刀刻。刻章的材料分有木头、牛角、石材、橡胶等;章的形状有方形、圆形、扁的,长条的。 刻字匠人在长期的劳作和技艺磨练中,形成了各自的书法风格和雕刻技巧。有的刻字匠已堪称书法家,他们既会写各种字体的字,又有各种擅长的书写特色。如李淑儒的行书流利、洒脱、豪放;湛明章刻写的仿宋、老宋字粗细适度,清秀庄重;王道钦镌刻的钟鼎文颇具古风;陶炳南的楷书稳健苍劲;方伯卿的阴阳篆刻布局合理,结构规范;廖华亮的隶书间架适重,圆润挺秀;冯金义的草书龙飞凤舞,刚柔相济。这些刻字匠虽然只是街头摆摊的手艺人,没有社会地位,但他们的书法修养已经炉火纯青。当时的文化、教育界著名人士都能了解他们的技艺,并且十分尊重他们这些人,甚至武汉大学的教师中还有人专程往他们的刻字摊讨教。 从事刻印章这门手艺的,开始要拜师学艺,经过师傅的严格训导及自己艰苦磨练得来的。朱绍安的师傅叶彩文,廖华亮的师傅柯亨华,皆工书,且善刻。阮永亮的师傅是其胞兄阮永献,教导有方,从练习书法开始,而后再学切削印模与雕刻。练字,是先练正书,后练反书;先练正楷字,后练草、隶、篆、魏碑、仿宋、甲骨文、钟鼎文等字体。在步骤上,先描红、摩影、后临摹,循序渐进,由易到难。从学习刻字上说,是“一听二看三实践。”听,是听师傅讲述刻字方法、步骤和操作的注意之点;看,是看师傅刻字示范和操作过程;实践,就是自己持刀刻字。徒工练刻字,是艰苦的劳动。开始,刀具不听使唤,徒工憋得流汗,仍是“锲而不舍”,久而久之,右拇指和中指从磨得起泡,到泡破血流,到生茧、起槽,才算有了基本功,入了门。徒工们大多要经过三年为师傅服杂役,起早贪黑地练书法,练习刻字,才能结束艰苦的学徒生活,开始走上独立刻字的道路。 “刀具不离手,家人常饿肚”。那时候的刻字匠在街道边,廊檐下,刻字摆摊,接揽活计,无论是刮风下雨,严寒酷暑,还是有无主顾,他们都得坚持守摊。因为城乡贫民使用图章的较少,只有军政界奉职者和士绅、乡保长、工商企业界有职之人以及知识界名流,才用印章。那些大人物所用的图章,非金即玉,普通一点的也是牛角、水晶石,有的还是象牙、玛瑙制品。官印(关防、印、钦记)也十分讲究质量,高级官府都是水晶石刻制,一般政府机关用上等木材所刻,却没有用牛角作刻制材料的,因牛角受气温湿度的影响,形状容易发生变化。其他方面所用图章,材料要求各异,如:家具标号,一般用火印或橡皮印;启蒙读本中的简易插图,包装物上的图案字样,记账科目上的用章以及店铺用的条戳、活字,都是用木材刻制的。顾主们对图章的形状、字体方面的要求也是多种多样的。从形状上看,有正方形、长方形、圆形、腰圆形、椭圆形、多边形、三角形、菱形等。字体则各取所好,有的图章要刻阳字,有的要刻阴字,有的要阴阳兼刻。刻字匠有时几天坐冷板凳,一旦接一笔活,就可赚到可观的收入。 在过去,同行竞争也是十分激烈的,他们主要是以技艺、服务态度、低廉的价格来招揽顾客,当然如果你有名气,出类拔萃,生意就多一些。这个行业也要会应酬,善于言辞,有后台,有人捧场。比如前面提到的阮永献虽然堪称大师,但为人清高自负,憎恨吹捧,结果生意淡如清水。后来,不得不改行做油漆、绘画匠。还比如朱绍安在竞争中遭人诽谤诬陷,1939年从武汉回到黄陂,但因无生意可做,只得改行做了印刷工人。刻章,作为一种传统的手工技艺一个行当,从过去传承到今天,随着科技的进步,电脑刻章的普及,它开始在渐渐淡出市场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7 14:4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花楼百子 的帖子

花楼百子:                                            & .. (2017-03-24 10:24) 
那个年月,小孩子不小心打碎一只碗,大人就心疼得不得了。 补锅的走村穿巷,老远就听得到吆喝,“烧教补锅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7 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补碗图片1.jpg 补碗图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7 11:24 | 显示全部楼层
补碗6.jpg 补碗图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7 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补碗5.jpg 补碗图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长江论坛

GMT+8, 2019-12-14 11:45 , Processed in 0.12329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