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740|回复: 1

一路闲话走云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5 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路闲话走云南            
                         (一)
    科技改变生活,这是当今高频率使用的一句话,联系实际还真是这个情况。当小孩的时候,传个消息,除了长途电话之外,最快的方式是拍电报。当年电话为有线,跨省跨地区使用,基本靠邮局联络。话费以分钟计算,贵不说,有些地方线路还不通。拍电报是最普遍、最常用、最快捷的方式。电报是按字计费,在低工资的年代,拍电报属于高消费。一个家庭若有在外地的亲戚朋友,接到电报的意义非同一般。往往是重要的大事才拍电报。而拆开电报,电文简略得只有几个字,有时甚至靠猜度才能明白其中的意思。现在,传递消息如同坐上了高铁和飞机。短信、微信、视频通话等等,不仅费用低廉,而且快捷方便,回头再看拍电报就相当于见到考古文物一样。
      老伴喜欢广场舞,舞友建了几个群。她经常收到舞友发来的视频,不是张三在桂林的景区活动,就是李四在西藏的卓约英姿,几千公里之外能现场直播,这是从前想都不敢想的事。而纪实性的真人秀又极具诱惑,这叫老伴非常动心。于是,总是吵着想去旅游。我是个宅性很强的人,生活有自己的节奏,因此不为她的言语所动。老伴的话自然就说得长、说得多。儿子见他母亲有想法,就邀我们一起去云南走一趟,于是十一月四日一家去了云南。这真所谓,信息时代你不想改变,就改变你的周围,山不转,水转,最终转到你头上。想拒绝,都找不到藏身的地方。
   下面是昆明翠湖公园拍的景象。
   昆明翠湖公园,是个有年头的花圃园林,园中树木古老粗壮能证明这一点。从它的规模和人气看,估计它相当于武汉中山公园的地位。据说,上世纪国民党办的云南陆军讲武堂旧址和云南大学分布在公园附近。我是第一次到昆明,又只是作短暂停留,仅凭一点表面现象,判断它是闹市公园。
   云南不愧为民族大省,公园里穿着民族盛装的人随处可见。民族服装色彩醒目,修饰精美。各族游客从身边走过,咋—看,其情其景很有点象遇到演出散场,演员们还没来得及卸装的状况。
   相片中有个象椰子树的树,还是第一次见到。园内有个水池,放养有锦鲤鱼,池上建有廊桥,离水面很近,好象是专供游客观鱼喂鱼之用。鱼养得有些年头,个头大的有四五斤,跟天鹅和家禽同池戏水。小孙女在这里喂鱼喂鹅,玩得很开心。
   公园有个叫水月轩的院子,群众自发的舞蹈,大家围成圈,边唱边舞,看客也可随时加入。伴舞的音乐全是现场演奏,舞会、音乐持续到很晚,现场气氛非常热闹
                             (二)
   在昆明只仃留了五、六小时,晚十点坐绿皮火车去了丽江。次日清晨到达。
   刚从内地到丽江,就有一个很不同款的感受。阳光强烈刺眼,看的感觉很受伤。正是深秋时节,家乡的太阳早己收敛了耀眼的光芒。这里还是象大功率的白炽灯般的强光,差距太明显了。开始感到很蹊跷,同一个太阳,难道也有外来与本地的区别?后来才明白丽江处在云贵高原之上,与平原地区有地理上的差别。后来发现这里的阳光对拍照很有利,非常出色彩效果。这几张相片,就是用手机拍的,色彩层次很丰富,我估计跟高原的阳光很有关系。
    大水车是丽江古城地标性的设施,具有古城名片的性质。我的这张照片,池水请澈见底,水面波光鳞鱗。虽说是在相片上,那水好象用手一掬,似乎就可以从指逢溜走一样,质感超强。池边用岩石雕刻的护栏,泛看油滑的青光,同样隔着照片,也有滑溜的滋味。零距离的现场感很真实。这是分辨率很低的设备所为,若不是光源好,恐怕难有如此的效果。
    之前,看过一些别人拍攝的西藏风景照,画面效果跟铜版彩印的印制品很相象。先前总认为是照相器材和拍照技术起的作用,这次到了高原才明白其中的玄机。古人提倡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有些知识、道理只从书上找,也许一辈子难得明白。“读”和“行”是个良性互动的过程,两者结合,收获就会如同“得来全不费功夫”那般轻松。
               psb (21).jpg                                                      
                             (三)
    初到丽江,看到街道不宽,车流不大,道路畅通,路边没有高层建筑,感觉它在云南好象是个地级市。平均海拔高度2400米,这是我在旅店的宣传材料上看到的数据。丽江市的周围全是高山,它象座落于盆地之中。
    丽江的古镇闻名全国,其代表有大研、束河、白沙三镇。尤以大研古镇为最,它是丽江市的名片,纳西古乐的声音就是由这里传出来的。据说古乐曲的演奏者,都是古稀老人。现在只有演出旧址,没人演出了。
    云南地处边郵,又是多民族的杂居地。民情风俗按道理与内地有很大的区别,但从古镇遗存的民居建筑看,青砖布瓦,雕梁画栋。屋顶大如排场气派的华盖,飞檐翘檩式样,庑殿、歇山式的做法。这些房屋建制和规格以及院落布局,街道的规划,广场分布等等深得中原文化的精髓。身入其中,感受不到异域色彩,更多的是似曾相识。
    据文献资料记载,秦始皇在统一天下的争霸中,曾派大将赵佗率五十万大军南下。征服南越之后,遇秦末天下大乱。赵佗遂关闭北归的关卡,在南边自立为王。军事上征服的同时,伴随的是文化上的入侵。不知这五十万的人员大迁移,是否就是现在这种“似曾相识”印象的源头?
    流进大研古镇的溪流,据说是玉龙雪山上下来的泉水。玉龙雪山在大研古镇以北,距丽江市约25公里。站在丽江市的街头就能看见玉龙雪山的顶峰,说起来相隔25公里的距离,抬头仰望,高山巍峩就象近在咫尺一样。峰顶上长年不化的冰雪看得一清二楚。高山气势,令人非常震撼。而更奇绝的还是清晨时分,当城市还在睡梦的恍惚中,日出的笫一缕阳光首先将玉龙雪山顶峰照亮,那一刻,如昙花一现般地难得,山峰的奇险、陡峭宛如天幕上飞来的海市蜃楼,景象奇幻瑰丽无比。古城的水发源于斯,不由得让人联想王母瑶池的琼浆玉液。
    古镇的溪流着实不同凡响,水清澈明净,一眼见底。里面放养了观赏鱼,估计这是当地政府为打造景点造的气氛。沿溪流而行,是由条石铺成的蜿蜒曲折的古道。溪边大树成行,大树枝繁叶茂,浓荫掩映。人行其间真有入桃花源的味道。我估计原生态的情况不是这样,多半是人为附会桃源记的改造之作。
                              (四)
    丽江大研古镇的北边,约一里地的路程,有个名曰黑龙潭的公园。这是依山而建的城市休闲地,园中的景物雅致、灵秀,环境的拾掇也很上档次。
    归纳而言,一是水秀,公园名为黑龙潭,实则水清澈见底。从玉龙雪山下来的泉水,途经这里形成了两个足球场大的水泊面积。有了歇脚处,水似乎放慢了倥偬的步伐,以休闲的节奏在水面上漾起了涟漪。山脚下的公园,此时正好是山水相连的景象。这样的组合,仿佛是冥冥中早就定好的奇缘。因为有水,这青山秀林之间蓦然就有了灵气。而黑龙潭的水,更特别的是它流出。在出口之处,有一个高低分明的落差。水经过这里是喷发而出,哗哗啦啦的流水如万马奔腾,形成一个可观的瀑布,之后顺水渠注入大研古镇。我们是在清晨时分入园的,此刻水岸边聚满了攝影爱好者,他们长枪短炮地摆好了各自的装备。原来这里是一处观望玉龙雪山的景点,爱好者们都在等待曰出的黄金时刻。
    二是树木古老,公园里多是叫高山栲的树种。该树表皮粗糙,纹路好似麻将凉席。叶子不大,形状似花红茶叶。树干粗的要三四人合围,公园里类似的大树随处可见。树大根深,枝繁叶茂。本来,树的形状,生长的姿态本身是风景,而一树一片浓荫,衬得公园的环境非常幽静。这种风景叠加的效果,着实令人心旷神怡。我们站在树下,隔水望着对岸绿影深处的晨练者,随着他们一招一式的摆动,仿佛耳边也有曼妙的乐曲响起,那一刻真有与天上神仙不期而遇的错觉。
    三是林园管理舍得花本钱,愿意下功夫。如园中的亭、桥、回廊等栏杆多用汉白玉,这一般是皇家宫庭的用料。在这个公园里,跨溪的步桥也用这样的材质,这让人看了自然就有高大上的感觉,而且物件的雕刻精制,做功非常到位。
    入园收费八十,六十岁游客免单。
                              (五)
    丽江市的西郊有个叫拉市海的地方,相距约有半小时的车程,有城市后花园的美誉。此地名曰为“海”,实际是有一个高原湖泊。以水荡为“海”的取名之法,跟北京的习惯颇为相类似,诸如什刹海、北海、中南海等等京城有名的地,都是因水有“海”之名。云南—北京相距几千公里,细微之处的如此巧合,使人倍感惊讶。
    文化风俗是精神层面的内容,很抽象,经过社会化运作之后,竟然同生命体一样,有繁殖、传染、变异的具体特征。大千世界,包罗万象。如何起名真算不得大事,但从间隔距离上看巧合,千里迢迢,说明其影响力无所不在;再从份量轻重上看一致,事无巨细,又表明其穿透力无所不能!文化风俗的影响确实不可小觑。
    拉市海的水泊面积不足十平方公里,比武汉的东湖小许多。东湖属低海拔的平原湖泊,尽管看上去烟波浩渺,碧波荡漾,但比起在高原的拉市海却显示不出壮观的优势。拉市海在强烈的日照之下,水面呈现出蔚兰色,很有点“海”的意思。再加上高湖泊没有云遮雾绕的阻碍,因此感觉非常宽广。两湖对比之后,显然是水面颜色和能见度,成就了拉市海辽阔浩瀚的印象。
    这里被环境机构评定为国家级的湿地保护区,天然的资源优势成为此地的一大旅游项目。照片中的栈道长廊,那是为游客搭建的观鸟台。栈道两边生长着一人多高的之蒿草丛,不时有鸟鸣声传出来。蒿草根部浸漫在水中,鱼群穿行其间。站在栈桥上,看着茂盛的蒿草,望着密集的鱼群,听着叽叽喳喳的鸟语,很自然地想到互惠共赢的大团结。草、鱼、鸟相互依存构成一个和谐的生态系统。近年来,随着建设开发的力度加大,城市周边有这样的自然景观确实难得。这里的自然景观十分迷人,怎奈游览的时间有限,也只能走马观花看个大概的样子。
    这里笫二个旅游项目是骑马。我们当地也有这个游乐的项目,但与这里的骑马项目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内地骑上马沿操场式的跑道走一圈就结束,这里的活动过程是骑马要穿田野,翻高山,跨公路,过村庄,历时一个多小时。项目策划的意图,是让游客从马背上体会云南特有的历史文化——茶马古道。重温旧梦,这实质是一种从生活中来,又回到生活中去的营销创意,反眏出经营者的智慧。从过后的实际效果看,这个项目完全可以打造成品牌,长期经营下去。
    我从小在城市生活,没骑过牲口。这是第一次,感觉既新鲜又奇妙。之前以车为代步工具,无论是汽车还是自行车,具是没有灵性的机械。在路上行驶的快慢,负载的轻重,吃力还是省劲,都不会引起我心理上的巨大变化。骑上马背的感觉就很不一样,马走得艰难,你会替它捏着一把汗,马走得轻松就象自已脚下没有阻力。骑者的情绪会随着马的脚步波动,这也许就是生命之间的黙契与互通。因此,当骑马在山间泥泞的小道爬坡时,从胯下传导出来的马的努力和拚命,真的有点令我感动。联想从前茶马古道上的行商,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带着马帮风餐露宿,其中的艰难辛苦就不言而喻。
    除此之外,骑马走在田间地头,感觉又是另一番景象。与山路比,这里相对平坦,马的脚步也显得平稳和舒缓。人坐在马上,俯看田间的果园和庄稼,那真叫是走马观花的惬意!平常我们使用“走马观花”的成语,多倾向粗心大意的贬意。骑过马之后,似乎发现它原本是个褒意词。翻这个案不是容易的事,反正那个爽的滋味,只有亲身体验才能感受到。骑马走村庄的感觉更加令人意外,人在高头大马之上,农家的短墙被压在身下,墙内的院落一览无余,随着马步的平缓颠簸,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跃然而生。如果时间能够回到过去,那状元及第,衣锦还乡的情景,又该是怎样一种煊赫的场面?
    骑马之前,担心小孙女胆小害怕,会拒绝骑马,便提前告诉她要骑马,让她有个心理准备。谁曾想去的沿途,她不停的问,马喜欢我吗?会咬我吗?它可爱吗?温驯吗?我们听了心里只打鼓。谁知骑上马后,她非常开心。活动结束了,还恋恋不舍。
    观鸟、骑马整个活动过程,好象是由当地农村乡、村级的组织策划的,活动的衔接、协调很有点合作社的味,这从中午免费为游客提供的包餐看出来。大稝之下摆放七、八张饭桌,游人随到随吃,开流水席,很有点吃大食堂的味道。而且,各种土特产推销穿插其间,环环衔接很紧密。从形式上看,基本形成了产业链的规模。
                                (六)
    到丽江旅游,重头戏还是该市的古镇。未去之前,从电视和报刊上有点模糊的了解。当时只觉得丽江离自已遥远,对具体的信息不太关注。真正到了丽江,立马感到精彩纷呈。按原计划只准备玩两天,落地之后,发现想看的东西太多了,眼睛忙不过来,就多呆了一天。
    丽江大研古镇,于1997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后 ,与山西平遥、安徽歙县、四川阆中齐名,成为全国四大古城之一。初见的印象很深刻,情景果然如名星大腕的作派。古城的入口处,就是一个木制的大水车。利用大自然原始动力的机械,一下就把人带到年代远久的农耕时代。大水车在溪流的冲击下,作缓慢而永恒的旋转,低处的水提升到高处水槽时,发出哗啦啦的声响,仿佛在吟唱着古老的歌谣。大研古城这出场的一个亮相,就大有引爆无数的闪光灯的架式,场面非常震撼人心。
    的确,我由车如潮、人如涌的嘈杂、喧嚣的闹市而来,被古色古香的阡陌巷道吸引,看到“家家门前绕水流,户户屋后垂杨柳”的宁静环境,没有不怦然动心的道理。不过,随着进一步地了解,渐渐地就发现了一些问题。古镇保持着**明清建筑不假,居所、街道、集市也是如建筑专家总结的“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走马转角楼”的古代规制承建也是真的,就连串街走巷的垫脚石也因天长日久被磨得油滑鉴光。这些都在向游客叙说着古老的故事,然而,古城镇、古村落应该是普通百姓居家过日子的地方。现在商铺首尾相接,门面毗邻而开,几乎找不到普通过日子的住户。这还是古村落,古城镇的本来面貌吗?后来又去束河古镇看了看,情况大致相当。
    丽江古城是前人留下的物质文化遗产,有天生丽质的品质。对于后人而言,是至尊的瑰宝。也许出于保护的目的,使更多的社会资金进入到护宝的行列中,当地政府把它打造成商业城。商业化是当代社会的潮流和趋势,问题是涉及遗产保护,过度的商业化有很大的负面作用。比如说,商户为了自己的经济效益,会对文物进行人为的装饰。哪怕是修旧如旧,也会使许多历史信息丢失。现在古城就有粉饰过度的倾向。
万幸的是,古城里有一处最大程度保留原生态的地方,即岩石铺地的街面与道路。古城区里,石铺地的面积大,范围广。搁在当年,这是为了固化路面,方便行走的举措,留到今天却是一道难得的风景线,观瞻效果非常震撼。据说,丽江是茶马古道的起始点,也是滇黔川藏物资贸易的集散地。透过古城里被磨得光滑如鉴的铺路石,沿着这条线索去追踪前人忙碌的脚步,可以尽阅丽江城当年的繁华。
    是啊!忠实的保护物质文化遗产,使我们既可以回望过去,又能够展望未来;完整地传承物质文化遗产,使我们上不愧祖先,下不亏子孙。保护和传承任重而道远。
                                (七)
    距离丽江市约二百公里,有个叫泸沽湖的地方,是近年来热度不断攀升的旅游新宠。顾名思义,这里有一个高原湖泊,泸沽是湖的名称。湖的高度在海拔2600多米之上,四周是绵延起伏的高山,湛蓝的湖水被群山环抱,一眼望去宛如一颗硕大的蓝宝石。湖中多岛屿,站在山颠眺望,小岛有如蓬莱仙岛的阵式。因此,该湖在云贵川一带享有高原明珠的美誉。除此之外,泸沽湖是摩梭人居住的地方。据说,摩梭人是实行走婚习俗的少数民族。这种带有母系氏族社会的古老婚姻,对于男权社会的其他民族而言,由走婚制组成的家庭,其成员之间的社会关系和伦理关系,都象谜一样的是个末知的领域。通常,生活方式的不同,往往会造成习俗的千差万别。而一分的差异,又会聚集十分的好奇心。所以,泸沽湖能够在旅游圈迅速升温不是一个偶然的现象。
    我们按事先定好的计划,在丽江市租了一辆轿车,自驾前往泸沽湖。去的途中山高路险,尽是急转与陡坡,一路提心吊胆。我原本考虑坐客运班车,儿子说,景区景点分布广,有个车既方便又节约时间,说网上的行程攻略都是这样建议。从后来的效果看,儿子的安排是对的。从前出门要看黄道吉日,现在出门最好要参考一下路线攻略。只是现在的人说话爱卖关子,不就是个“行程指南”吗?非要用“攻略”来替代,弄得好似军事行动一样。弯着说话,也不嫌别扭。
   初识泸沽湖,它很象一个人工大水库。呈上下窄,两边宽的长条形。湖边多为高山,山的沟壑和余脉延伸到水里,很象是戏水、解渴的巨兽。山脉被茂盛的绿色植物覆盖,远看就象毛绒绒的大玩具,而湖水却好似锦缎被面一样光滑。碧绿的青山,湛蓝的湖水。山水相连,恰如织锦刺绣的风景图案。质的好,做功妙,煞是好看!
   泸沽湖的水泊面积比拉市海大许多,横跨云南、四川两省。目测直觉,先以为比武汉的东湖大,网上一查,比东湖略小。湖内多岛,这是武汉东湖缺乏的旅游优势。最初站在岸边,对湖中的岛不以为然。沿湖游览一圈才发现岛的魅力。记得苏轼咏庐山诗里,有一名句为“横看成岭侧成峰”,说的是庐山的山形因视角不同而呈现姿态各异的变化。泸沽湖的岛屿,也有这样的幻化效果。比如王妃岛,正面看不出是岛,换个角度才显出尊容。本来,岛漂浮在水面,与岸边若即若离,就令人产生一种神秘感,再加上不期而遇的意外,就更添了几分玄妙的韵味。
    记得蛮小的时侯,听别人讲《基度山恩仇记》的故事,说基度山伯爵从死囚牢里脱逃之后,登上了一座神秘的海岛,找到了狱友告诉的海盗藏宝的秘密山洞。伯爵后来依靠这笔海盗积累的财富,完成了复仇和报恩的计划。这个故事对我影响很深,以至我后来只要看见岛、半岛、河口、港湾这一类的地质造化,都有一探究竟的冲动。这次泸沽湖遭遇岛屿风光的情景,更有一种让我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以至我后来登岛游览,不象是观光,更象是去寻找宝藏一样。这种扑朔迷离的精神愰惚,连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
    泸沽湖湖水清亮透底,站在近百米的高处还能看见沿岸的湖底。我所居的武汉,是个水资源丰富的城市,有“千湖之市”的美誉。不过,象这样水质的湖可以说没有。
    划船登岛是这里的主要游览项目。湖上限制机械动力船,清一色的木船木浆,以人力为驱动。据说所有下水船只都得经管理部门注册备案,其目的可能是保护水质水体的生态环境。从基本情况看,这些措施起到了作用。因为湖面歇息有大量的水禽。水禽的存在,一方面说明生态环境的自然化,另一方面也给游客带来乐趣。木船划过,游客喂食,群鸥争抢,这成了湖上的又一道风景。
    这里因湖成名,牵动了全国乃至世界的游客。这极大地刺激了当地餐饮业和旅店业的兴旺。也许是怕晚了赶不上集市,乱搭乱盖很严重。选址建房,没有发展规划,很有点抢跑插队的味道。从大概的情况分析,这里估计还是乡镇级的行政单位。有消息灵通人士说,当地政府准备整顿景区环境。如果以乡镇级别的实力,做到管理措施到位估计不现实。
    目前这里游客不少,但服务质量差,物价比丽江还贵。
       psb (100).jpg
                             (八)
    泸沽湖以湖为依托开发成了旅游景区,但从整体的情况看,这里仍是以农业经济为主体的行政区域。图一、二、八是我深入到当地村庄看到的情况。住在这些木屋里的人家,也许农业生产是他们的日常工作,但田地里的收获不一定是其家庭的主要经济来源。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守着泸沽湖这好的天然资源,按常理是可以从事轻松赚钱的活路。问题是,长期从事农业生产的人,改行从商或搞旅游开发,我估计这都不是他们的强项。但当地土著有其他人不具备的优势和条件,他们有资质在当地占地建房。我们落脚的旅店,老板是我们湖北老乡。先以为他是入赘当地的女婿,后来才知道他是专门来此投资的商人,以年十五万的房租开办了这家客栈。俗话说,栽好梧桐树,自有凤凰来。因势利导,才是领先市场的赢家。我估计沿湖众多的旅游商家,有六七成是湖北老乡这类情况。
    现在体改精神一再强调,政府工作要转变职能。用通俗的话讲,叫抓大放小。这给湖区居民以及外来商家提供了自由伸展拳脚的空间,来这里旅游能明显感受到自由发挥的倾向。市场繁荣提出的口号是,经济搭台,文化唱戏。泸沽湖的情况相反,文化捧场,经济唱戏。各种不同的文化风格在这里斗法打垒,从建房和装饰风格上就能反应出来。图六、七是民族风格,图五、九是西洋味口。斗来斗去就有了图三的房价,据说这还是旅游淡季的价码。
    按常理分析,当地土著多为农业人口,只要能保证自己的利益,他们不会插手商家事务。很显然商户要想抢占滩头,就得网络各路英豪。在这样的前提下,景区建设不想呈现百花齐放的局面,用一个字搞掂,难!凭心而论,就单个的建造和装修而论,也有许多值得称道的亮点,但放到大环境中就尽显出游击队小打小闹的伎俩。这种民间自发性质的行为,总缺乏正规军的气魄,见多了,看久了就只一个印象,乱!
    2000年之前,武汉东湖的情况也相类似。湖周边有势力的个人和团体在景区建别墅,搞房产开发。湖边的餐馆把餐厅直接开在湖里。本来,东湖水质令人堪忧,餐厅的剩菜剩饭及废弃物直接倒进湖里,东湖水质更是雪上加霜。针对这些乱象,市政府采取果断措施整治。把环湖中心景区改造成没有家庭住户,没有大规模商业化的经营场所,纯粹供游人娱乐休闲的风景区。2010年前后,为了改变东湖水质,市政府决定把长江水引入湖中。耗费成百上千亿的巨资兴建了东沙连通工程。2016年前后,武汉大学临湖的一幢高层教学楼,影响了东湖的自然景观被强制爆破,损失也以亿计。说实话,花超级巨资去解决一个对现实作用不大的问题,其代价值不值?一直是於结在许多市民心里的疙瘩。在看到泸沽湖之前,我也对本城市政府的做法很不以而然。当我看到泸沽湖纯清的水质,如画的美景,我真担心沿湖的乱象使它成为臭水和泥潭。我这才意识到武汉市政府的行为,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离开泸沽湖时,旅店老板告我们,泸沽湖马上要整顿了。湖岸一百米内的房屋将全部折除。这是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但愿治理使这个高原明珠能够永远绽放光彩!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8 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游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长江论坛

GMT+8, 2019-2-22 19:08 , Processed in 0.05059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