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770|回复: 1

【清明祭】暴风雨中的小女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5 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说】暴风雨中的小女孩
/ 兰桂腾芳
黑压压的滚滚乌云凶神恶煞地吞噬掉即将下山的残阳汹涌地朝着东方猛扑过来。苍茫暮色忽然更加昏暗低沉。呼喇喇的哗哗狂风如狼似虎地噙含着垂涎欲滴的水腥猛烈地冲向平原横扫过来。晦涩的原野瞬间越发荒凉萧索。雀鸟惊慌地仓皇窜进树林,鸡群惶恐地仓猝涌入笼舎,农人恐慌地仓促逃出农田,奋不顾身地奔回家中。万物生灵都在惊悸恐慌地逃避即将到来的灾害。一场暴风骤雨即将悍然奔袭江汉平原。
繁忙的田间顿时消停了,辛勤劳作的农人不见了,俯首效力的耕牛不见了,植保作业的农具也不见了,唯有走不动的作物禾苗在悲伤地把头摇。空旷的路上更加萧条了,匆匆赶路的行人没影了,搬运物质的车马没影了,杂草丛中的的虫蚁也没影了。只有树干上的枝叶在伤心的把手摆。热闹的村庄看不见顽童嬉闹,听不见猪鸣狗叫。恬静的农舍没看见炊烟袅袅,只听见关门闭窗。一阵惶恐惊悸就要残酷吞噬万物生灵。
正在二姨怀抱里吃奶的小婴儿加快了速度加大了力量使劲地猛吸他二姨的乳汁。他母亲在生他时害了一场月子病带着绞心的遗憾丢下他们姐弟到再也不能抚养他们的地方去了。永远也不会回来疼他们爱他们了。五个月大的孩子才闻得到五谷香。三个月大的孩子哪会吃粥饭米糊。恰巧二姨生了个比他小几天的表弟。为了生存他只有靠二姨的奶水度日。可怜二姨一人的奶水要喂养两个嗷嗷待乳的婴儿。他只好每天吃一次奶充饥。三个月大的孩子本能的感应到自然灾害就要来了。他希望尽最大的可能吧肚子填饱,他必须在最大的时间内达到目标。越快越好。因为,他希望尽最大的可能在暴雨到来之前回到七八里远的家。她好像也知道愿望不简单达到,因为只能靠他不满七岁的姐姐抱回家。
七岁的小女孩又当姐又当娘。母亲的重担落在了小女不满七岁的瘦弱的肩膀上。田间事、家务活,一桩桩、一件件,小女孩都必须代替母亲去做。不仅仅只是干了大人干的活就算了事。小弟弟的生活全都有她负责。每天还有一份额外的而且重要的事必须小女孩去做。送小弟弟到二姨家吃奶,成了她无法推卸的职责。
望着拼命吃奶的小婴儿,二姨既心酸又纠结。本当应该留两个幼小的孩子在家里吃饭过夜。一个小孩子的一餐饭不成问题。但是,留他们过夜条件就不允许了。难道要让一个不满七岁小女孩抱着一个不满三个月的小婴儿冒着暴雨顶着着雷电迎着狂风往天色已晚的野外回到七八里远的家不成?此时此刻,身强力壮的大人都躲在家里不敢出门,何况两个孩子这么小。这么小的孩子在这种情况下都偎依在大人的怀抱里还胆战心惊哩。大的还是个不满七岁的小女孩呀。怎么办,怎么办?二姨好为难。二姨好为难啦!二姨心里痛切地呐喊,姐姐呀,姐姐。面对你的一双可怜儿女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啦。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啊!姐姐——。天色越来越晚,暴雨越来越近。二姨来不及多想了。把刚刚吃完奶的小婴儿递给不满七岁的小女孩,催促她赶快回家,但愿她们不被大雨淋泡。
一个不满七岁的小女孩抱着一个两三个月的小婴儿壮着胆子走进晦涩的暮色。头顶上黑云滚滚,旷野里风声鹤唳,道路上鸟绝人尽。小女孩望着胳膊上的小婴儿的稚嫩的脸蛋思绪万千,强装笑脸,心酸的眼泪往肚里流。小婴儿脸蛋一股满足的神气好像在对小女孩说,姐姐,今天夜里我的肚子不会饿的。小女孩宽心地说:弟弟呀,只要你不饿比什么都好。小婴儿的眼神里透出一股知足韵味。好像在说,姐姐。下雨之前能到家该多好啊。小女孩坚强说,弟弟呀,不管遇到什么艰难困苦姐姐都会保护好你的。小婴儿脸上飘过一丝遗憾的神色。好像在说,要是二姨能留我们过夜避雨那不就太好了。小女孩望着小婴儿的眼睛忧怨地说,弟弟呀弟弟,我的小弟弟,姐姐是何尝不想这样啊,哪怕是我们姐弟俩在二姨家坐一夜都可以啊。弟弟呀弟弟,我们不能有这种奢望,我们不能把二姨太为难啦。小婴儿脸上露出一丝自信气势,好像在说,姐姐,加油。快点走,早点到,争取平安回到家。小女孩加快脚步拼命地与时间赛跑,与狂风赛跑,与暴雨赛跑。她们哪里知道,还要与雷电赛跑。
一道强光闪电划破沉闷的天空,一声霹雳雷鸣震碎黑压的乌云。倾盆大雨瓢泼桶倒般地冲了下来。小女孩终于没有跑赢暴风雨。老天爷无情地剥夺了两个弱小的生命最基本的祈福奢望,小姐弟俩两条弱小的生命遭受到了老天爷残酷的折磨。闪光漫天遍野地滥射,雷电铺天盖地的狂轰,狂风排山倒海地扫荡,暴雨劈头盖脑地猛抽,污水惊涛骇浪地汹涌。小婴儿被突如其来的打击惊吓得嚎啕大哭。小女孩拼尽全力地企图给小婴儿最起码的保护。没有雨伞,没有斗笠,也没有塑料纸。小女孩用什么来保护幼小的弟弟。小女孩只好用不满七岁的瘦小的身体为小婴儿遮风避雨。小婴儿哭得嘶声哑闭直至精疲力竭地无声的抽泣。小女孩的泪水与正在狂泄的暴雨比多少,比大小。悲痛地哭喊,妈妈,妈妈,我好怕呀!我们好怕呀。你来陪陪我们吧,你来帮帮我们吧,你来救救我们吧。妈妈——。妈妈,你为什么不管我们了,你为什么不爱我们了,你为什么不疼我们了啊,妈妈,你到哪里去了,你看见我们了吧。妈妈,爸爸要照顾在家的两个弟弟妹妹呀。妈妈——。你快来呀,你快来呀。妈妈……。苍天为之掉泪,把雨下得更大。上帝为之嚎哭,把雷炸得更响……
阴雨天,天黑得快黑得早,暴雨天,天黑得更快,黑得更早。夜幕降临在浩瀚的雨海中。姐弟俩隐隐约约听到狂风通过雨水送来父亲的哀婉的呼唤。小婴儿立即停止抽泣极力搜索雪中送炭的父爱。小女孩更加悲切地哭喊,爸爸,爸爸——,爸爸,你来了,两个弟弟妹妹怎么办啦。姐弟俩的父亲戴着斗笠拿着雨伞在暴风骤雨中边走边哭边喊。他多么希望早点寻到两个可怜的儿女,他又害怕太早遇见一双悲惨的骨肉。怕的是父子太早相见,两个骨肉必定是在这强雷电暴风雨的黄昏里受惊吓受熬煎。望的是父子早点见面,一双儿女就能够早点早点领受父爱早点接受援助。也可以早点解除父亲对骨肉的安危存亡的担忧。希望也是忧愁,害怕还是忧愁。姐弟俩的父亲满怀忧愁在幽幽夜色中,在茫茫雨海里苦苦地寻找,戚戚地呼喊……
喊声越来越近。小婴儿开始由胆战心惊转为兴奋,终于等到了父爱的呵护。小女孩也由担心受吓转为兴奋,终于等来了怜爱的救兵。光芒耀眼的闪光下,响彻云霄的雷声里,密不透气的雨林中,汹涌滚滚的狂风前,鸟绝人尽的旷野外,苍茫深沉的夜幕内,可怜的父子仨终于相见。悲切切,惨戚戚。小女孩的父亲望着在狂风暴雨中,在电闪雷鸣里,在夜黑风高里,瑟瑟发抖的浑身水淋淋的蜷缩在路中的两个年幼的骨肉,眼泪像洪水一样夺眶而出汹涌地与雨水合流。小婴儿的父亲抱着一双可伶的骨肉悲愤地仰望天空悲哀的咆哮,老天爷呀,你这般残酷地欺凌两条失去母爱的瘦弱的幼小的生命,居心何忍啦!命虽然苦,再苦也是生命啦。她们还只是年幼的弱不禁风的血肉之躯呀。就是钢打铁铸的成年壮汉也经受不住这种非人的磨难。苍天啦,苍天啦……。三个人偎依在一起除了痛哭,拥抱在一起哀嚎。此时此景,谁不伤悲,谁能不流泪,铁石人也会心酸。三人的哭声赛过轰隆隆的雷声,三人的泪水胜过哗啦啦的雨水……。风声,雷声,雨声,哭声,声声撕心裂肺。雨水,泥水,汗水,泪水,滴滴拆骨伤筋。
闪电动了恻隐之心要用最强烈的亮光为父子仨照明,雷霆动了怜悯之情要用最响亮的声音为他们壮胆,暴雨动了慈悲之念要用最充沛的流水为他们洗泪,狂风动了同情之意要用最猛烈的威力为他们开路。泥水动了怜惜之想要以最迅疾的速度把他们漂流回家……
清明时节,请以此文泪祭苦命的母亲和祖父。
                                         二0一九年清明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1 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赞精作之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长江论坛

GMT+8, 2019-4-19 18:59 , Processed in 0.04256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