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63阅读
  • 1回复

【第二届乘凉故事会】020卖热干面的:鬼事奇闻录(之三)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13305
积分
55177
长江币
29633
— 本帖被 卖热干面的 执行加亮操作(2017-08-09) —


鬼事奇闻录之三:
车 勾


                                                                                 王建福






    “月亮大姐”的事情发生了几个月后,秋收完毕,进入农闲阶段了。我已经报了名到罗田去修水库。出发前几天,队长照顾我,叫我在保管屋帮队里的保管员整理农机具。因为有几件农具要修理,大队部的木匠老祁也来了。老祁经常走村串户帮乡亲们做木活打家具,见多识广,有不少故事。听说我在四队碰到过“月亮大姐”,工间休息抽烟时,给我讲了一个他亲自遇见的鬼事:
    “月亮大姐”那个事,你不用怀疑。那个地方邪得狠。那个地方有个“五斗塘”,就是你经过的那个塘,就是个出鬼的地方,原来隔几年就要淹死个把人。其实那个塘为什么叫“五斗塘”?就因为只有五斗田大,所以并不深,中间最深的地方一米五不到,靠岸边还不到一米深,怎么淹得死个人呢?我总怀疑这里头有鬼。结果,这个鬼果然被我碰到了。
    那一年腊月,大屋湾汪队长的儿子接媳妇,我给他帮忙打家具。腊月十二的完了工,老汪做了一桌菜请我喝酒。那天酒喝得高兴,到晚上九点多钟才收拾好工具回家。我屋里住窑上二队,从大屋湾到窑上必须经过“五斗塘”。老汪说“五斗塘”那里不太平,要打个手电送我。我喝高了,胆也大了,提着斧头跟他说:“不怕。不管是人是鬼,哪个裸日的敢跟老子找麻烦,老子就给他一斧头!”说完就深一脚浅一脚上了路。
    世上的事情就是这巧,说鬼,就真碰上鬼了。走到五斗塘,刚刚上了坝口,就觉得刮起了风。那个风很奇怪,一阵一阵,横着吹,吹得我心里头发毛,脚底下发虚,身子也朝五斗塘一边倒。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自己酒喝多了,脚步乱了,所以走路不稳。于是尽量走慢一点,把脚踩踏实一点。结果风就更大起来,硬象是有人在把我往塘里推。紧跟着,耳朵里模模糊糊听到有人说话。仔细一听,声音是从五斗塘水里头发出来的:“车勾,车勾,用点劲,用点劲!”又说:“车勾,车勾,推下来,推下来!”。
    裸日的,真是有鬼了,还不止一个!我打了个寒战,酒就醒了一大半,心里一下子明白了:这里有两个鬼。一个在水里等,一个在岸上推。好你个裸日的,今天碰到了老子,那就算你们倒霉!你晓得最不怕鬼的是么人?木匠和泥瓦匠。木匠的斧头泥瓦匠的刀,晓得砍过几多成了精的树、剁过几多成了精的石头?!老子暗暗地捏紧了斧头,等到又一阵风吹过来,迎着风头呼的一斧头就砍了过去。只听见“当”的一声,斧头果然砍到了一个东西,那东西还正好落在了我的脚下。捡起来一看,是一根发了霉的车勾,已经差不多被我砍断了!
    鬼才晓得这车勾是哪年哪月车水的时候掉到塘里成了精。第二天我把车勾送到庙里一把火烧了。庙里老和尚告诉我,这车勾是见过人血的,才会成精。成精后与五斗塘里的淹死鬼勾结,帮忙推人下水。因为淹死鬼是要找到替死鬼以后才能托生的。
    如此说来,在鬼眼里,这车勾还是个“助鬼为乐”的好车勾。

    (注:车勾是农民车水浇地用的水车上的一个零件,拐杖大小,一头有曲柄,一头有铁圈。多数地区农民车水是用脚踩来转动水车,而黄冈有些地方却是手握车勾的曲柄,把铁圈套在水车轮上来转动水车的。)








[ 此帖被卖热干面的在2017-08-12 09:02重新编辑 ]

发帖
13305
积分
55177
长江币
29633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8-17
顶!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