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市民观察团
查看: 1071|回复: 1

[创意作品] 《艺术第一课》之走出大凉山的孩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26 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由湖北影视频道、腾讯大楚网、武汉送子鸟不孕症专科医院发起的全省首个艺术公益基金——“艺术第一课”,武汉爱乐音乐学校的93名彝族孩子成为该公益基金的第一批帮扶对象。 11月27日,彝族人刚刚过完自己的新年“库斯”不久,村落中还洋溢着喜庆气氛。吉伍么色扎、特觉么有扎和吉伍么色格(从左至右)走在特木里村的小道上,装扮和身边其他孩子不太一样。这三个凉山自治州深山里的孩子是同寝室的室友,他们上学的地点在距离家乡1750公里外的武汉市,一所名叫“爱乐音乐学校”的民办中专里。
凉山布拖县和武汉市原本八竿子打不着边,通常情况下,这些深山里的孩子也绝不会出现在千里之外的湖北,但一位64岁的老人让一切发生了改变。2014年2月,武汉爱乐音乐学校校长康丽前往四川大凉山布拖县,将67个山区孩子(绝大多数是孤儿或者单孤)带到了武汉,免费为他们提供教学和食宿,如今人数已经增长到93。这所全日制中专音乐院校如今像是一个公益福利院,按照康校长的话来说,她又是这些孩子的奶奶,又是这些孩子的妈,大家都叫她“康奶妈”。
康丽的事业在1999年遭遇重创,其用全部资金购买的土地遭到强占,导致她的校舍被毁,过上了搬迁办学的艰难道路。据康丽所说,自己已经搬迁6次,这导致她的学校难以招收可以支付正常学费的孩子,学校运营业陷入停滞。之所以还不放弃,是因为她不能丢下身边这些从四川带来的孩子。2008年,她第一次前往地震灾区,被眼前场景震撼,从那时起,就和四川的孩子结下了不解之缘。
年轻时,康丽曾经是一名体操运动员,后来改跳芭蕾。64岁的她看起来比同龄人年轻很多,每天踩着超过15公分的高跟鞋,按照她的话说,自己走不了“平路”,这是职业病。在学校里,她雇文化课老师教孩子学习汉族文化,自己教孩子舞蹈歌唱,让身边这些来自凉山、原本过着“动物般”生活的孩子,境况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11岁的特觉么有扎是爱乐音乐学校里的一名普通学生,康校长给可爱的她起了个绰号,名叫“小布丁”。“小布丁”母亲在她3岁时就因病过世,父亲在天津打工,家中常年无人。在爱乐,她成为了合唱团的一员。
在家中,除了过彝族年期间,当地人每日几乎以土豆和地瓜充饥。在武汉,孩子们每日有米有肉,在他们眼中,这是“天堂般的生活”。
11月16日,因为孩子们想回家过彝族年,康校长将孩子们送回。然而很多孩子在回家后仅仅3天,就希望返校。在布拖县绝大多数山村里,都是土砌成的房子,漏雨漏风。当地人会把猪圈安在房内,牛粪堆在院口,味道刺鼻,整个家中找不到让人坐下的位置。在武汉接受了汉族教育和卫生教育的特觉么有扎现在已经不习惯这样的居住环境。
“小布丁”家的“二楼”堆放了很多干柴,这是很多当地人的习惯,阁楼就是储藏间,摇摇欲坠,几乎撑不住两个人的重量。
在“小布丁”家的墙上,歪歪扭扭写着一些字,读上去不太通顺。小布丁的哥哥告诉我,他想写的是: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小布丁的哥哥今年17岁,在外做搬运过,一个月收入2000元左右。在教育非常贫乏的当地,他的言论算是让人眼前一亮。他说自己想读书,最大的愿望是做法官。因为他要审判那些贪污了百姓钱财的贪官,就是这些贪官剥夺了自己受教育的权利。对于妹妹去武汉读书,他非常欣慰:“希望她能够上大学,圆我一个梦。”
吉伍么色格和她的妹妹吉伍么日格居住在洛子村,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她们父母双亡,问她们父母怎么过世,都说“不太清楚”。在凉山自治州很多地方,由于吸毒、艾滋、车祸以及生孩子FM等原因,大量青壮年劳动力死亡,导致孩子、老人无人照看。
色格的家中一贫如洗,甚至没有一张像样的床铺。
“阁楼”上同样堆放着柴火和一些已经剥了的玉米棒,玉米棒是用来喂马的,玉米粒被剥掉送去县城卖。从县城到洛子村,当地人要来回走5个多小时。
过年期间,很多在外打工的当地人都会回家。今年14岁的吉伍土哈也早早加入了打工的队伍,同样他也是个孤儿,家中只有奶奶,没有上过一天学。土哈在乌鲁木齐帮农场主摘棉花,一天赚上40-60元。彝族童工问题早已不是新鲜事,每年都有包工头来当地村里征召劳力。听色格讲述在武汉的故事,他觉得是天堂。
色格和之前讲到的色扎是表姐妹,她们回家最开心的事情是在家后面的“小河”嬉戏。当地温差很大,即使是11月底,中午热起来人可以穿件短袖。小河是当地的生命泉,喂马喂牛,日常洗衣,都在这条河里。
11月29日当地刮起大风,色格爷爷奶奶家的土房子摇摇欲坠。当地村民连夜将两位老人从房中接出,并把已经快要倒塌的房屋铲掉,两位老人在隔壁邻居家的储物间里坐了一晚。30日早晨再次赶到洛子村时,房屋已经夷为平地,色扎从县城叔叔家赶回村里看到如此场景十分悲痛。
两位老人没有能力重新盖建一套住房,因为家中没有钱,也没有年轻劳动力。色格和色扎就帮老人把土填平。至于后面怎么打算,她们只能说“不知道”。
色格爷爷已经70岁,满头华发,耳朵几乎听不见,如今也没有劳动能力。他坐在土堆里抽着烟斗,满面愁容。
12月1日是康校长在布拖县接孩子们回武汉的日子,能够让孩子们回武汉是两位老人的心愿。面对我们,色扎的奶奶鼓起了掌,嘴里说着彝族话“康沙沙”,意思是“谢谢”。虽然一辈子没有走出过深山,但老人十分清楚,色格色扎这次回来的改变。
经过三日行程,孩子们从深山里坐上了成都开往武汉的Z124次列车。第一批返汉的孩子共69名。在媒体力量的推动下,布拖县教育局决定和康老师的学校合作,为在武汉读书的孩子提供补助,并邀请在盛夏的时候,康老师能够将孩子带回布托,在当地教学。能够回武汉,色格色扎脸上洋溢着幸福。
从山里走出来的孩子只是九牛一毛,却让人看到希望。色格告诉我,她们回到村子里时,大家都非常惊讶,说她们“变白了,干净了,像个汉族人”。我问她们眼中,汉族人是什么样,她们说:“干净、富有、有大米吃,皮肤白……”的确,和在当地山里走不出的孩子相比,色格、色扎、“小布丁”们是幸运的。
在凉山的村子里,6岁的孩子就需要背着几个月大的弟弟妹妹开始做农活,当地卫生环境糟糕,食物更是匮乏。
由于吸毒、贩毒、艾滋病等原因,大量凉山孩子成为孤儿,无人照顾。
大量老人成为孤寡,老无所依。
俗话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但在山里,如果不走出来,从出生那一刻,命运几乎就被绑定在山中。
很多老人甚至在冬天也没有鞋子穿,一方面是她们习惯了,另外一方面是因为她们根本买不起鞋子。
这一双双苍老的手写满了大山里的故事,如同风干的树干一样粗糙。
或许只有看到这里,人们才能理解,64岁的康丽用她的老年时光带出这批孩子,显得多么可贵。 来源:http://www.szn001.com/xwzx/mtbd/526.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6 14:40 | 显示全部楼层
  风景如画的西昌,是凉山自治州的首府。烟波浩渺的邛海让整座城市充满韵味,一改脑海中西昌是片沙漠戈壁的印象。沿着绵延的凉山向东走,才是我们此行的真正目的地——布拖县,一个距离西昌市区仅仅150公里,却要颠簸6个多小时车程的陌生县城。如果不是因为康老师将这里的孩子带到武汉,或许我们一辈子也不会来到这里。   对于那些真正喜欢抱着相机远行,又乐善好施的人来说,来大凉山不是什么新鲜事。久而久之,也就困乏了。就像已经轰炸人们眼睛无数次的西藏雪山和拿着转经筒的老人一样,不值一提。我不是一个喜欢随波逐流的人,但这次来大凉山的深处看看,是我内心的召唤,因为我想知道,孩子们离开山里,究竟意味着什么。   由于历史原因,凉山州绝大多数彝族部落在新中国成立时,是从奴隶社会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的,加之地理原因,积贫积弱成为凉山州、尤其是西昌东部六县挥之不去的阴影。2008年时,康老师就曾经来到四川震区,带回过一批孩子到武汉学习。但后来她不断深入大山才发现,凉山深处的孩子更需要她的帮助。   康老师学校招收的孩子,都分布在布拖县的各个村子里,近的距离县城3、4公里路,远的,据说要坐5个小时车,再走5个小时路,才能抵达。孩子说沿途有落石,设备和汽车是肯定无法靠近的。县城里的人听说我们要“下去”,纷纷摇头。   终于我们还是找到了向导,选择了几个相对安全的村子去探访。虽然我们曾今无数次想象过村子里的样子,但真的见到孩子们所谓的家时,还是落泪了。   色格色扎姐妹是我们此行拍摄的主角,都是孤儿,家里的情况看看图片就知道。三天后一场大风,让她们爷爷奶奶家的房子坍塌,两位老人只能寄宿在其他人家的储物间内。“以天为盖地为庐”的情怀只适合琼瑶阿姨的浪漫主义,在这里,行不通。   来凉山之前,就有朋友告诉我,为当地人发放钱财,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至于为什么,他让我自己来看。对于这件事情的认知,在来到凉山第4天愈发深刻。为了传播外面的新鲜事物,此行武汉送子鸟不孕症专科医院、湖北影视的导演费劲心思,在特木里村的一块空地上搭起了幕布,放起电影,把整个村子里的孩子都吸引过来了。可中途,投影仪的电源就被一户村民给拔了,说是我们给的电钱不够。随后租给我们音响的那家人也说要加钱。100元不够2个小时的投影仪电费?这惹得我们非常生气,更多的是心凉。跟他们讲公益,他们却说“你们帮助的又不是我家孩子”。   这时,我们才知道,将还幼小的孩子带离这里,虽然有些残忍,但能够改变一生。这远比简单将钱财、衣物送到他们手上有意义得多。看着这批孩子更爱干净、可以说流利的汉语,可以写整页的小作文,就仿佛能看到凉山深处的未来和希望。只有年轻的一代改变了,才能带动这里的改变。但现实却是,在凉山州,大批孩子一天学都没有上过,14岁就早早成为童工,或者沦为生育工具。   令我们开心的是,布拖县当地的教育部门对于孩子们去武汉上学表示了支持和认可,愿意和康老师的学校联合办学,并为孩子们提供每个月的补助和营养餐。他们还邀请康老师每年酷暑时来布拖,在当地进行暑期教学。希望,这样能够唤醒凉山年轻的一代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长江论坛

GMT+8, 2019-12-16 11:30 , Processed in 0.08503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