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市民观察团
楼主: 艾苠

乾隆帝国旅行记——还原历史,提振民族自信(2017年5月29日更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13 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艾苠 的帖子

艾苠:第三十五节、极有礼法的中国人民  尽管觐见礼又谈崩了,对英国使团的礼遇一点也没有降低。  第二天,徵、王、乔三位主官带着众多的车、马、轿,早早来到大庙,恭候迎接使团人员启程。按中国礼仪,这包含两层意思,一是主人到达客人的馆舍,早于预定时间,表示对客人尊重。二是 .. (2016-05-12 17:07) 
艾苠老师这篇帖子算是让我们见了广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12 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五节、极有礼法的中国人民
  尽管觐见礼又谈崩了,对英国使团的礼遇一点也没有降低。
  第二天,徵、王、乔三位主官带着众多的车、马、轿,早早来到大庙,恭候迎接使团人员启程。按中国礼仪,这包含两层意思,一是主人到达客人的馆舍,早于预定时间,表示对客人尊重。二是,如果派遣低级别的官员到馆舍迎接,并不失礼。要是有一名主官亲自到馆舍迎接,就表示更为尊重,今天钦差大臣等三位中国主官悉数来到客人的馆舍,则表示对英国人倍加尊重。
  中国人到得早,英国使团也就早早启程,这叫赶早不赶晚。
  陆路行驶,感受与水路大不相同。
  到中国这些天,英国人一直被伺候得舒舒服服的。没想到今天吃了点苦头。特别是乘车的人,更是难受。
  古时中国的马车没有防震弹簧片,行车之时上下颠簸。中国的马车又都是两个轮子,不是平平稳稳的四个轮子,在高低不平的土路上,颠簸更剧烈。还有,中国的马车一般都是不设座位的,乘客只能盘腿坐在车板上,如果乘客多,挤在一起,想伸个腿都难。
  这一天的天气也不好,烈日当头,没有一丝风,很闷热。一些人怕太阳晒,争着往有蓬的车上挤,哪知有蓬车不通风,更热,还不能欣赏沿途景致。反倒是乘坐敞蓬车的,空气流通,沿途景致又极佳,则要惬意一些。
  如果有一定的官阶,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或坐轿,或骑马,那就舒服得多。
  行路不舒服,饮食仍然精美。中途经一村庄,大队人马停下来进早餐。早餐虽然没有平时丰盛,品种也足够多。有的还用冰块保鲜。
  这么多人的食物,要用大量冰块,那个时候没有制冰设备,这么多的冰块,全是冬天储藏于深深的地窑中保存下来的。这说明,古时中国,不仅皇宫,民间也有冬天储冰,夏天用的习惯。
  早餐之后,继续赶路。沿途的中国民众看见这个庞大的英国使团,感觉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那些人长鼻,深目,黄发,红毛,蓝眼睛,就像《西游记》里的妖怪。无论走到哪里,不引起轰动,那是不可能的。当然,中国人都明白,这些怪模怪样的人不是妖怪,只是从未见过外国人。
  陪同英国使团的,除了大批中国官员、大量服务人员。还有军队在前面开路,军士们全都手持长鞭,长鞭甩得噼叭脆响,以显示赫赫威仪,也警示路边看热闹的人群,不要靠得太近。
  这么热闹的事,一辈子难得遇几回,沿途的中国人奔走相告。使团必经之地,官员百姓,富人穷人都提前知道了。为了看稀奇看得真切,人们早早来到道路两旁,占据最好的位置,耐心等候,如同等候看大戏。
  使团副使斯当东记述:“两旁观者甚众,有立者、有骑马者、有坐轿者、有乘车者、亦有设坐椅于路旁者。大多男子在前列,妇女在后列。大家妇女则于坐位之四周,设纱帏障之,勿令人见。”
  斯当东还记述:“中国人民极有礼法,虽人众拥挤,而秩序井然,不与他国人众拥挤时不规则之状况相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16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四节、不学三跪九叩礼
  王、乔说这些话,是宛转感化马戛尔尼采用中国的觐见礼。
  马戛尔尼却没往那方面想,只是代表“英国皇帝”对中国皇帝深表谢意。又说,这表明两国皇帝都有建立敦睦友谊的愿望。说这些话的时候,他又觉得,中国人还是好打交道,几次不给他们面子,甚至对他们失礼,他们也不计较。
  而王、乔则觉得,可以再一次谈谈觐见礼了。
  这一次,两人一开始就明确表示,到中国,其它场合的礼仪可以不那么严格,觐见中国皇帝,则要行三跪九叩礼。
  听这一说,马戛尔尼刚刚的斯文立即消失,倔强劲又上来了。
  他说,我既然担负“英国皇帝”的使命而来,就要用英国的礼仪。就算行三跪九叩礼,我们也学不像,如其学得不像,还不如就用英国的礼仪觐见中国皇帝。
  王、乔一听这话,以为马戛尔尼还是愿意行三跪九叩礼。只是担心学不像。如果是这样,那就好办了。便说道,这个容易学。当即跪地示范,请马戛尔尼跟着做。
  马戛尔尼一下子被动了。支支吾吾一阵,又改口说,用我们英国的礼仪觐见你们中国的皇帝,是下了决心,无论如何不能改的。学了也无用,不如不学。
  这个人怎么这样,一会说的话,一会又反悔。王、乔,很不高兴,又不能把事情弄僵,那就先绕个弯子,变通一下。就说,马大人可以先不学,你们的两名译员都是华人,不如让他们先学三跪九叩礼试试。这两位译员本是旅居英国的华人,是英国使团的正式成员。听此一说,两位就用眼神请示马戛尔尼,得到答复是,你们也不用学习。
  如此不顾他人面子,弄得王、乔极尴尬。马戛尔尼也感到过分了,就命令随行乐工演凑音乐,以缓和气氛。
  告辞之时,王、乔己调整好心态,对马戛尔尼仍然礼貌有加,就像马戛尔尼刚才的无礼没有发生一样。
  这一次又让马戛尔尼觉得,中国人不计较什么,从皇帝到官员,得罪一下没什么事。
  就在这一天,英国使团内部却发生了不幸。死了一个人,名叫亨利欧第士,一名铜铁工匠,是从无数报名的工匠中挑选出来的。这个人本来体弱,只因技艺精湛,又极为仰慕中国,迫切想去中国看一看,故而被选中。船到马尼拉的时候,亨利病情己重,马戛尔尼打算让他乘别的船回英国算了。亨利执意不肯,表示,就是死,也要死在中国。未料,果然死在了中国。
  这个事虽说不幸,亨利欧第士毕竟到了中国,见识了这个魂牵梦绕,神秘庞大的东方帝国,也算死有所值吧。不然,亨利也许就死在了回英国的海船上,那就太不值了。
  不愉快的一天过去了,该办的事还得办。第二天,1793年,820日,早晨,按预定计划,庞大的车队如期集结,货物装车有序进行,快速而不混乱,英国人什么事也不干。
  英国人自己则去为亨利欧第士举行葬礼。遗憾的是,如此庞大的使团,却没有带随行牧师。谁来主持葬礼呢,马戛尔尼只好让副使斯当东暂时充任牧师。斯当东倒也主持得像模像样。
  这种基督教葬礼,又是讼经,又是祷告,中国老百姓何曾见过,附近的人都来围观。马戛尔尼觉得,这正好向中国人展现基督教的文明。他还发现,围观的中国人,人数众多,虽都是社会底的普通人,却一点也不喧哗,表情肃穆,好像与英国人一样心情沉重。
  葬礼圆满结束,货物装车完毕。只听锣声响起,人马,车队开拔上路。
  马戛尔尼这人喜静,不想与喧闹的货物车队挤在一起,要求使团人员多待一天再启程。这个要求要增加中方的许多麻烦,中方还是予以体谅,欣然同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3 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乾隆帝国旅行记——
  第三十三节、终于演示了野战炮
  只有一件事,马戛尔尼不踏实。王文雄说,乾隆皇帝指派了一名阁老,又指派了一名欧洲传教士,让他们在圆明园恭候特使大人。
  马戛尔尼不踏实的是,如果那名传教士是葡萄牙人,即曾写信自荐的彼耶铎阿尔美达,那就糟了。忍不信问王文雄,那名传教士到底是谁,回答却是不清楚。
  这天傍晚,王、乔又来。说是钦差徵大人身体不适,不能前来问安,专门派我们向马大人致歉。马戛尔尼猜测,“彼鞑靼钦差未必果为病魔所扰。或者心意与吾不洽,懒于见我。”又想,就为这点事,派两位高官来致歉意,是不是小题大作,或是还有什么用意。中国人心眼多,讲究也多,弄得不好又要出岔子。不管那些,只管说客气话便了。
  他说,为了照顾我们,钦差大人劳碌奔波,以至有恙,我等深感歉疚。明天,我要前往探视。
  听完这话,王、乔二人连称不敢,却不再多说话,告辞而去。这更让马戛尔尼觉得事有蹊跷。
  第二天,马戛尔尼真打算去看望徵瑞,以弄个究竟,还可以借此机会了个心愿。那就是,礼品中的新式野战炮,性能卓越,英国人引为自豪。本想运往承德,演示给中国皇帝观看,却被婉拒。但是马戛尔尼不甘心,总想找机会,在中国人面前演示演示。去看望徵瑞,就可以顺带请他观演。
  但是,把野战炮从临时仓库推出来,又不知是否方便。所以,一大早他提前去仓库察看。
  哪里想到,此时徵瑞带着王、乔等一大帮人也来到临时仓库,安排明天装车事宜。
  双方不期而遇,马戛尔尼主动上前,询问徵瑞病情,说了一大堆客气话,边说边观察徵瑞气色,这哪像生病的样子。
  昨天傍晚,徵瑞其实就是借病试探。听了王、乔的汇报,对马戛尔尼的表现还算满意。今天,见马戛尔尼又这样殷勤,更为高兴。心想,这“英夷”到底还是学乖了一点。可以再谈一次,看他对觐见礼的态度,是否有所改变。
  安排装车运输,英国人插不上嘴,就在一旁等。等三位忙完公事。马戛尔尼凑上去说,今天想请三位大人赏脸,观看我们演示野战炮。
  听到这话,几位都很冷淡,不置可否。
  马戛尔尼不知道,对战争武器,中国人历来兴趣不高。就连武官王文雄也是这样。中国传统文化中,“国泰民安”才是最重要的。一向推崇“铸剑为犁”,“马放南山”,“解甲归田”。不是万不得己,谁也不想动刀兵。
  另一方面,中国又有三千多年的军事科学与军事艺术,一旦动起刀兵,中国人谁也不怕。这叫“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同“不打第一枪”。
  然而,西方人崇尚武力,对先进武器兴趣浓厚。马戛尔尼以为中国人也是这样的。见几位态度冷淡,他只好强打精神,使劲介绍,说这种野战炮,性能极佳。比起老式火炮,野战炮可以随战场灵活转移,不必固定在炮台上。射速又快,不必慢慢装药,慢慢点火。射程也远,爆炸威力强大。请三位大人观看演示,以搏取你们一笑。
  三位中国高官听了还是不置可否。他不放弃,接着说,我刚去仓库看了,推出野战炮不费事,这外面也有演示场地。
  徵瑞见马戛尔尼执意要演示,联想到觐见皇上时下跪的礼节,这“英夷”还没有松口,为了这点事让他扫兴,心生怨气,也犯不着。那就给他一点面子,看看吧。
  马戛尔尼极高兴,当即调来炮手。
  轰……轰……轰……,发射速度真快,每分钟二三十发。马戛尔尼没说假话。比起老式大炮,这野战炮优势很多。
  演示完了,马戛尔尼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三位中国高官看得倒是有耐心,就是没有惊异,也没有羡慕。虽然英国人介绍得很认真,中国人却问得不多,神态淡漠,索然无味的样子。这么好的武器,中国人怎么就不感兴趣呢。
  本想演示野战炮获得羡慕,赢取尊重。哪知这几位如此高傲,就差没有不屑一顾了。这令马戛尔尼大失所望,自尊心反而受了伤害。又不甘心,他写道:“此非炮之不善,吾敢决言中国全境,必无此种轻快之炮。”
  演示了野战炮,徵瑞先行离去,留下王、乔陪同马戛尔尼。回到庙里,王、乔告诉马戛尔尼一个消息,倒令马戛尔尼沮丧的心情舒畅不少。说是皇上同意,特使抵京后,允许从皇上身边服役的欧洲人中,自选一人作为觐见时的译员。
  王、乔又说,特使到中国后的一切,皇上都很关心,我们随时都要报告。皇上觉得贵使是个很文明很懂礼仪的人。这几句话意思也很明显,皇帝如此体贴关心你们。关于觐见礼的问题,你就不要太固执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28 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py神马 的帖子

py神马:努力前进,支持,,, (2016-03-26 10:59)
问好神马!敬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28 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最后一个渔夫 的帖子

最后一个渔夫:学习来了,谢谢老师精彩分享! [s:164] [s:164] (2016-03-25 08:33)
渔夫客气,互相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26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艾苠 的帖子

艾苠:今日开始更新。 (2016-03-18 12:34) 
努力前进,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25 08:33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来了,谢谢老师精彩分享! [s:164] [s:16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18 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日开始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18 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乾隆帝国旅行记——第三十二节、通州住大庙

第三十二节、通州住大庙
  回到英国使团。
  既然通州离北京只有一天路程,也不急了。马戛尔尼就想在这里办一件事,又不便明言,只要求在此地多逗留两天,中方觉得未尝不可,同意了。
  同意是同意了,为难之处在于,近百人的使团,住哪里?
  这通州是个小地方,虽有几处官办的驿站、馆舍,却老没人住,显得破旧。那个时候,中国的旅馆业也不发达。只因中国人有个老观念,叫做“一生不出门,是个福人。”不是不得己,谁愿意出门受苦。
  办法当然有,这个庞大的英国使团被安顿在一座大庙中。
  住一住中国寺庙,也很不错。正好了解中国人的宗教习俗。
  马戛尔尼听说,这座大庙其实很有来头。几百年前,一名显赫的高官,为了积阴德,捐资兴建了此庙。
  庙里最初只有十二个尚。如果仅仅供佛,本来不必把庙建这么大。但是,中国的庙宇与西方的修道院很不相同,往往还兼有世俗功能,也是一种公共建筑,要接待在外奔波的旅行者和出门人。
  和尚们最欢迎的,是富贵者。“每遇达官贵人借居其地,莫不乐从。”照顾他们无微不至,这些人临走的时候,都要留下大笔施舍。
  其实,投寺庙最多的,不是达官贵人、富商大贾。而是一些普通人。像押送犯人的官府公人,来来往往的小商人,进京赶考的秀才、举子。
  官府公人是执行公务,走的时候,一文钱也不会留下。但是小商人、略有身份的人,走的时候,多少会施舍庙里几两银子。
  各种各样社会底层的可憐人,也去庙里投宿。像江湖卖艺的、出门做工的、上访申冤的、投亲告友的、逃荒要饭的,等等。这些人和尚们最讨厌,但是不能将这些人拒之门外,否则有违佛祖教诲,会落下不好的名声,影响庙里的香火。
  要说寺庙善待那些可憐人,就谈不上了。遇上好心的和尚,说不定打开一间房,偶尔给点吃的。很多时候就让这些人随便找个过道、破房,席地而卧,挨饿受冻,无人过问。
  由于要承担如此多的世俗功能,这座庙“仅划出一小部分供佛,兼供一种女神(可能是观音菩萨)”。其余大部分是供人住宿的房间,还有接待客人的厅堂。前面提到的海神庙也是这样。
  住大庙,马戛尔尼倒很满意。佛殿、厅事都很整洁。房屋也宽敞干净,“吾辈住之,颇觉快意。”
  也有人不满意,这个人就是有点洁癖的副使斯当东。也很可能,他的运气不好,分配到了一个较差的房间。他说,房间里“蝎子甚多,夜间时时爬上床”(有点夸张)。不敢入睡,就到外面树下躲蝎子,外面的蚊虫又多,弄得整夜没睡好。
  有洁癖的斯当东还说,这个庙里“和尚性乃极懒”。他说,这些和尚平时又没多少事,总该把庙里各处收拾一下吧,至少也要搞一搞个人卫生,可是和尚们穿的衣服都是污垢不堪。
  通洲小住,马戛尔尼最关心的,还是那些礼品货物。陆路颠波,要把货物安全运抵北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三十七船货物加上人员,所需人、畜、车辆数额庞大。而装车捆扎比起装船,难度也大得多。极短时间内,中国人要把这些准备到位,工作量之大之复杂,可想而知。
  未料,第二天,即818日早晨,王文雄就来到庙里,告诉马戛尔尼,到后天,820日,车辆、人畜全部就位,只需一天,全部货物可以装完车,821日上路。路过北京城的时候不停留,直接运往圆明园暂时存放,十九英里一天可到。请特使放心。
马戛尔尼多次见识过中国人的组织能力与劳动智慧。丝毫不怀疑王文雄的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长江论坛

GMT+8, 2020-7-14 19:57 , Processed in 0.094134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