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市民观察团
楼主: 蟭蟟虫儿

丙申年的栀子花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16 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蟭蟟虫儿 的帖子

蟭蟟虫儿:栀子香里饮香茶 ....... (2016-06-16 15:24)
怎么忽然就想起了妙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16 1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有香,我便有许多话说,有许多文涌,有许多字写。一年整整过去了一半打什么紧?一年一年有栀子花香!待到栀子花开时节,又可赏读虫兄赏花抚瓷小品(上品)美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16 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的也香,若隐若现的,我散步的地方一大片一大片的。今年的绿花小区多种这些,只可惜体育场没看到一朵开放,锻炼的人太多,都是提着袋子把苞子摘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16 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花开的真是温润。栀子不光香,还白,是处子花。最最让人爱的凡家花!都看过的,再看依旧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6 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年竟然得了五篇写栀子花的文字,一并发在这里,请各位闻香,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6 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栀子花 (2016-06-16 14:10:47)
我们这里卖栀子花的历史应该很久远了。从我记事起就看到有人卖。记忆里都是老婆婆,提一只细篾编的竹篮,装着三种花:栀子花,茉莉花,白兰花。吆喝时将花的名字分开,栀子花茉莉花呀,白兰花呀。单叫白兰花的时候居多,因为卖的时间长。栀子花花期最短,只卖半个多月。 花上搭着一条干干净净的湿毛巾,多半是白毛巾,为花儿保湿。 老婆婆的吆喝给我们这个地方留下一句俚语:栀子花茉莉花。他栀子花茉莉花地搞了半天,意思是说他东扯西拉胡扯半天。你莫跟我栀子花茉莉花的,意思是说你不要对我之乎者也顾左右而言它,说得天花乱坠却没有任何实际意义。这句俚语有多老,卖栀子花的历史就有多长。俚语已经快被人们彻底遗忘,年轻人根本不知道这句话的存在。栀子花却越卖越火,卖得满大街都是。 乡下嫂子背着蛇皮袋子进城大把大把卖栀子花,也差不多卖了二十年。她们来了之后,提细篾竹篮的老婆婆就很难看见了。多半在栀子花下市之后才偶尔出现,只卖白兰花。 八十年代我住了一段时间的水果湖。我家门前有一大排一人多高的栀子花树。每到花季,绿苞暗结,就有人开始打花的主意。常常不等花开就将刚刚露白的苞子摘走了。每天清晨,我去寻花,只能在最隐秘的树荫深处找到一两朵。因为难找,找到了便非常开心。又因为新白初绽,带着清晨的露水,不但香得纯净,花色亦是最新鲜美好的,捧在手心里真像捧着一件什么宝贝,十分珍爱。我想后来我年年买花,养在清水细瓷中闻香观色,就是那时候种的因。 我曾经种过一棵大花栀子,开过两年花,第一年开得不错,花大而香。第二年勉强开了三两朵,很小,徒具花的模样,也没有什么香味了。栀子花不难种,花枝水养即能生根,但很容易缺铁,缺了便长不好。我弄来很多硫酸亚铁,搞得到处铁锈斑斑,那盆花还是长不好。据说要换大盆。我懒得换,放弃了。 如果有个小院子,用这样的栀子花树做绿墙,我想一定是很相宜的。地栽的栀子,应没有缺铁之虞。 有一种小型栀子,据说是专供盆栽的品种,花小,且不够香,我没兴趣种它。今年我在母亲家楼下发现一片新种的小栀子,盛开如雪却无人理睬,估计就是因为不香。 我走近细看这些小花,是单瓣的,显得很单薄,不好看。不像重瓣的大花栀子,花开如莲,肥白细腻,极具现在孩子们爱说的所谓存在感。这也是大花栀子能够卖断街的直接原因之一。 我见得最早的写栀子花的文字,是我一个从前朋友写的小说,题目叫《清香清香的栀子花》,当时他还是个文学青年,业余写点什么,让我替他把这篇小说找个地方发表。我第一时间读了,感觉很清新,也给他找到了发表的地方。我与之失去联系多年,他后来写了很多很多的小说,获得了世俗意义的极大的成功,成了大人物。不知为什么,他的文字我一直记得的却只有这一篇。 是因为他写了栀子花吧。 我还记得苏州有个名叫范小青的女作家,写了一篇小说叫《栀子花开六瓣头》。我看过,记下了这个篇名,内容是什么却一点都没有印象了。从前我很爱读她的文字,琐琐碎碎地写她的苏州,很有生活质地,很真实,没有刻意地去寻找意义。这在前些年很不容易。九十年代我与之有过一,面之缘,在北戴河,她和另一位女作家黄蓓佳一起,很安静的一个人,让我想起静面色的苏州丝绸以及蓝印花布。不知为什么后来再也没有看到她的作品。也许有,只是因为我选择了避世的生活,没有去关注。我记得她亦正是因为她写过栀子花。单瓣栀子,大概就是六片花瓣,六瓣花。 十几年前我最初写栀子花的时候,翻过一些前人写栀子花的诗词并加以引用。那时候喜欢这样,以为可以让人觉得自己渊博。现在我特别不喜欢颇颇引用别人佳句的文字。自己的文字,虽不如别人精彩,也许粗糙无趣,到底总是自己的。孱了几句别人的话在里面,味就变了,算怎么回事呢? 前天新买了一大捧花,屋里还有花香。但已经不打算续新花了。新花得等到明年再买。纵是明春再见,隔年期——还是忍不住引了别人一句。 明春见不到,要等到明年夏天。 519.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6 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残香 (2016-06-10 11:00:49) 橙叶老师晚间来做客。忽然抽动鼻子,说有花香。可不是有花香吗,满屋都是栀子。他看到一大盆已经枯黄了的,说,是它在香,栀子花香。 已经是残香了。 但仍然浓郁醉人。尤其无事静坐时,这残香它会轻潜入心,悄悄替你掰碎许多梗在心中已然坚硬的块垒,将其化作无形。 橙叶老师提来一串粽子。他说是他们食堂的师傅亲自去塘边采的苇叶,用上好的糯米包成的。橙叶老师的单位在远郊,风景很好,有自己的菜园子,喂了猪,塘里还养了鱼。常在年节时给自己的职工提供最新鲜的食物。粽子自然是清水粽。我之前已经给自己买了几只,先放入冰箱,吃橙叶老师拿来的。上火蒸透了,稍稍摊凉,缓缓剥开——此时才发现连粽绳都和人家不一样,是用的一根青草。粽肉洁白晶莹,软糯清香,却又有颗粒感。本来取了一只咸蛋佐它,吃起来将蛋忘了,就这样一连吃了两只,觉得不用什么东西来佐,白口吃最好。一边提醒自己不可多吃,一边又吃了两只。 以后吃东西,不能老去理智地提醒,要吃得随心所欲,才能吃出自己最想要的那个滋味。 在残香中吃最好的粽子,已经是昨天的事。 端午也成了昨天的节日。 时光总如昨天,一股残香,好像从不曾新鲜过。不管是淌走了的,还是朝我们涌过来的,总是淡淡的微黄,滑如鳅鳝,捉不住。 175.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6 15:26 | 显示全部楼层
花器 (2016-06-08 14:52:31)
和卖栀子花的嫂子聊了几句。她说栀子花只有半个月的生意,已经卖了七八天,还剩七八天。说到还剩七八天时,神情中竟有怅怅之意,颇不像个终日推着一只小车和城管打游击靠做点小生意挣钱养家的乡下人。栀子花之后,卖莲蓬。我们这儿莲蓬刚开花。但有些地方品种不一样,开花早,已经结了莲蓬,过了端午节就能上市。莲蓬卖得长,由夏到秋,到深秋,一直卖。初冬有荸荠接上来。削荸荠可以削到春天。最冷的日子迎着寒风削荸荠,十个指头冻得像胡萝卜,生冻疮。还是得削。不然日子没法过。 一边聊,一边又买了一大捧花。 花拿回来不用青花瓷养它了,换了一只浅绛彩温锅。在温锅里注入清水,插上花,摆起来,效果还是比青花瓷好。前日有朋友说,你整天花花草草,怎么不写瓷器了?说得我有些惭愧。曾经写瓷器写得神魂颠倒,似乎爱它爱得死去活来。忽然心情淡下来,想想也不过就那么回事,从前实在是太夸张。写去写来,胎釉彩绘,不就那几样吗。物就是物,恋物亦非恋人,没有温度,没有情感,只是一些最本能的喜欢,因此不能持久。这样看来,我并不是个很长情的人,做事只凭兴趣,变得很快。 但捧起这只温锅我还是很愉悦的。它上面画了一幅乡村小景,一个顽童骑在老牛脊背上放风筝。老牛摇头摆尾,童稚牵线引鸢,很是生动有趣。远处青山隐隐,生着杂花的小树林子掩着村舍,留白处是一泓清水悠悠淌过。主画面本来是顽童在玩儿,整个调子却是静极幽极,让人心生清凉。温锅背后用近于枣皮红的矾红写钟鼎文,用墨彩写释文,十分古雅。用它作为插栀子花的花器,称得上是古色古香。 温锅无款。我以为是贾月舫作品,至少和他的风格相类。 我手中好瓷不多,贵重的更少。但那些残瓶烂瓮,都很适合做花器,有的适合盛清水插花,有的甚至可以直接装上泥土种花。普品残器,不上档次,如果只把它们当花器看,却还是很高端的。至少它们都是少则上百年的老物,比现在的东西有玩头。 141.JPG 147.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6 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栀子香里饮香茶 (2016-06-06 14:32:29)
天有点热,好像真的要过夏天。 静坐可以收汗。 栀子花前天续购一束,昨天又买了一束,今天没有买。本打算每天买一束的,今天绕着走了一条没有卖花人的路,没有买成。 最早买的一大捧已经黄了。前天的微黄,昨天的仍旧白如玉。黄了的花还有香,老香新香略有差别。老香沉着,是焦香。新香飘逸清新,还是湿润的。说不清哪种香更好,反正闻在鼻子里都是舒服的。 在花香里泡了一杯茶,是几片干了的荷叶,也有香。摊凉了喝,极能去暑。闭上眼睛细品,竟像站在荷塘边,闻着那略苦的香风。真正的别具滋味。和轻呷一口上好的龙井大不一样。两只小杯也摆出来。它们本来说是买来喝茶的,打算洗干净了放在一只布袋子里,提出去赴雅人们的茶会。不用人家的茶具,用自己专用的老瓷。一只是同治年制八瓣花口的粉彩暗八仙,一只是四方倭角的光绪浅绛花鸟,杯中都施松石绿釉。虽不算贵重东西,拿出来也能让人眼睛一亮,显得与众不同,给自己挣点小小面子。这正是我的虚荣处,想让人知道一个玩老瓷的究竟与普通人不一样,连喝茶都用老东西。或能换来一两声赞叹,心中就觉得很熨帖。可怜我只是这样想想,其实一次都没有用过。我没有这样的机会。做古玩的朋友喝茶都用纸杯或塑料杯,一边喝着,一边讨论着多少多少万的大生意。茶可能是很贵的茶,也可能是极便宜的低档货色。至于高档茶会,我根本不知道开在什么地方。这两只小杯子,我只是喝茶的时候将它们拿在手中玩玩。我喝茶用大杯子,一口喝下去大半杯,再一口就能见底。 佐茶得有一本书。新买一本三联出版的《颐和园测绘笔记》,觉得很好。近来愈不喜欢讲道理的书,有态度的也不喜欢,抒情谈爱的更不用说,似此就事论事的工作纪录,很实在,读来很踏实,是最好的。消闲的东西,也要笃定有内容,不能云山雾罩。那种调调儿,虽然都喜欢,但不能装,不然会装出一股子馊味。那调调儿是某类人的本色,别人谁都装不像。 香花香茶,总要伴书香。但一本书的香味儿可不只是纸香油墨香。好多新书只是看上去香,一翻开就得掩鼻。想挑一本真正的香书捧在手中阅读,很不容易。 983.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长江论坛

GMT+8, 2021-4-23 19:55 , Processed in 0.101354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