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市民观察团
楼主: 蟭蟟虫儿

16 【消凉故事会】蟭蟟虫儿:是谁在深夜悄悄说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13 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看过的,再看依旧好。尤其对紫衫儿眼睛的描写,记忆非常深刻!虫虫老师是不多见的语言高手,简净自然,不输任何大家,可惜了!这么好的文字只我们几个人看,不能流传出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13 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卖热干面的 的帖子

卖热干面的:很好的一个中篇。我说过,效耘是真能够写的,不写糟蹋了。也许我说得还不够准确,不是仅仅在能写。好的作品是有底蕴有想法的人才能写出来的。那些连生宣熟宣都搞不清白的人,你能指望他写出高水平的东西来? 唉,这个时代,浪费了、可惜了多少人才! 问好! (2016-09-06 15:06)
同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7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建福兄有见地,“效耘是真能够写的,不写糟蹋了。”不要觉得老了,何况虫兄这个中篇写得如此地时髦精彩。不由想起了汪曾祺,民国时代的作家,七老八十还风生水起老树新枝,与几代的晚辈争一日短长。希望不断欣赏到你的作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6 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蟭蟟虫儿 的帖子

蟭蟟虫儿:好吧,把最后两节贴上来,算是一个交待。 中间的就略过了。 这篇以后,再也没有写过这么长的东西。 写的时候觉得挺好玩的。 (2016-09-06 14:50) 
很好的一个中篇。我说过,效耘是真能够写的,不写糟蹋了。也许我说得还不够准确,不是仅仅在能写。好的作品是有底蕴有想法的人才能写出来的。那些连生宣熟宣都搞不清白的人,你能指望他写出高水平的东西来? 唉,这个时代,浪费了、可惜了多少人才! 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9-6 14: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丰子恺真好。 不但好,画意居然暗合文意,很有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9-6 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卖热干面的 的帖子

卖热干面的:好东西再长也不会嫌长!莫卖关子了,继续! (2016-09-05 15:05)
好吧,把最后两节贴上来,算是一个交待。 中间的就略过了。 这篇以后,再也没有写过这么长的东西。 写的时候觉得挺好玩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9-6 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究意捉住过她的手吗? 我忘了。 我真的忘了。最近我有点失忆,往事如淋漓的墨汁,在记忆的生宣纸上肆意漶漫,一片模糊。我说不清哪件事和哪个人有关,也说不清那些人事是现实还是虚构。也许这一切仅仅是个梦呢?有朝一日从梦中醒来,我会发现人生其实是荒谬的。 紫衫儿的倩影,在我长长的人生之梦中,只能算是惊鸿一瞥,为她写这么多字,已经很奢侈了。 我们见面之后,就再也没去过聊天室。 我们想念彼此的时候,可以打电话。那时候的电话资费还没有现在这么多选择,多少钱就可以包接听,也没有小灵通大灵通之说。打一个长长的电话,要花很多钱。由此我们想出了很多省钱的办法。我不坐班,不用去单位,因此也没有公家电话可打;一般是在她上班的时候,我找一个电话亭,把号码用手机发给她,她再用公家电话拨过来,这样就可以尽情地说话,不用花一分钱了。我找的电话亭通常很隐蔽,在绿树掩映的小区深处,偶尔有人走过,一定会发现这个煲电话粥的男人已经煲得物我两忘,脸上一副春风沉醉的表情。 想念得狠了,自然就要见面。我们坐遍了这个城市的咖啡店。名典咖啡语茶,真锅,星巴克,等等等等。去得最多的还是房子。房子有正宗的意大利咖啡,我喜欢喝最浓的那种,小小的一杯,很苦很苦。我不喜欢加奶和糖。 我们从来没有一起出现在大街上。有一次家里人诈唬我说:有人看见你和一个女人在街上走。我坦然一笑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我在人们面前一直是一个好男人。 在我的私心里,不去聊天室,还因为那个地方我再呆下去就危险了。 聊天室里的女人们,彩彩和素颜,喜宝和心字,等等等等,她们一大群终于结成了帮伙,开始给我这样藏头露尾的男人做拼图了。当她们拿出各自手中的图片,最终将图拼好,她们将发现那些五花八门的马甲所遮掩的只是一个灵魂,我们这些男人朝秦暮楚朝三暮四的真面目就将无处遁形,我自然也无法幸免。面对她们即将发起的声讨,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我把电脑一关,让她们咬牙切齿哭天抹泪去吧。我反正看不着,眼不见为净。 幸而紫衫儿并未和她们掺和。紫衫儿一向独往独来,只是借那儿一块地聊自己的天。试想想,如果紫衫儿和她们打成一片,把失声痛哭这块图也拼上去,我会是一副什么样的形象呢? 我都觉得自己丑陋不堪! 我会无脸见人的。 但,我并没有停止聊天,我只是换了一间聊天室。 有一次在一如往昔,我和一个陌生的女孩聊天,聊到网上有一种叫“作诗机”的东西,是一种软件,你只要把相关条件和要求输进去,它就能给你做出一首诗来,甚至还可以填词,连格律都不会错,只是有点呆板。我是不信的,女孩便要我和她一起去找她的老师,说她老师参与制作过这东西。她的老师在一间名叫风荷流香的聊天室。我和她进去一看,立刻就被那儿的气氛迷住了,好一排优雅的马甲,一看就是高人雅士们的服装。屏幕上出现的文字更雅,好象正在聊着楚辞,大家说的话莫不是文绉绉的,有一两句还极有见地。女孩的老师叫抱瓮老人,说话一副苍老的口气,我以为是哪个大学的教授了──后来熟了才知道他才不到三十岁,是一家图书馆的清洁工,他收了很多网上弟子,当然都是女弟子了,因此有了老师的身份。 我当即决定留在这儿了。 于是就有了新相识,学会在BBS发帖,做了版主和管理员,又去了碧聊……很多很多的精彩徐徐展开,丰饶了这一场人生大梦。 和紫衫儿的交往,也在某一些突然中止。 那一天紫衫儿出差在外地。我以过客的身份进入一如,想看看这间久未涉足的房间现在是什么样子了,也想看看那些久未谋面的女人现在是否安好。那些熟悉的女人居然都不在,当然也许只是熟悉的马甲不在,因此让我产生了陌生感。我一时无聊,便改名紫衫儿,以表达对她的想念之情。 就在我眼前,有一个过客,忽然改名叫作砂子。 你来了……他对我打字。 嗯,来了。 好久不见了,想得来…… 哦,这口气不对啊。砂子不是紫衫儿的老公吗?他们怎么会好久不见呢?我疑惑起来。于是我问:你是谁啊? 咦咦,他说,连我都不认识了?上海的砂子啊,如假包换。 哦哦,我故意说,最近有些人喜欢冒名顶替骚扰我,对不起啊。 哈哈,你也和我客气了啊。先罚你,啵一个。 我脑袋嗡的一声涨大了。我和紫衫儿此时可算是知交了,我都一直不敢“啵”,而他居然── 喜欢你的小嘴儿,再啵再啵再啵…… 我沉默。我愤怒。 咦咦,你怎么没反应,你不啵我了?5555555555,你变心了…… 我心里硌得慌。这上海小男人让我气结。我敲过去两个字:混蛋! 啊! 混蛋!滚! 他没有滚,事实上是我自己滚了。因为我立刻退出了聊天室,关上了电脑。 那夜我失去了思考能力,整个人都是飘浮着的。 我为什么要愤怒?我为什么要在意?我为什么会魂不守舍,伤心欲绝?我与紫衫儿也许并没有任何越轨的行为,可在我的灵魂深处,我还是把她当作了情侣,不然我不会醋意大发,也不会因她的谎言而气恼。她如一座冰清玉洁的雪人,在阳光下迅速坍塌,化成一滩肮脏的水…… 那夜的半夜时分,我收到她的一条短信:我在千里之外静静地想你。 我没有回。 她后来给我打过几次电话。我只接过一次。我说:到此为止吧。 她问:为什么? 我本来不想说为什么。但我毕竟是个俗人。我说:你问砂子。 她默然。 任何感情都容不得一粒砂子,除非你们的关系不叫感情。 好啦,故事到此告一段落,喝口水,休息休息。 再见。 ins33.gi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9-6 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紫衫儿呷了一口咖啡,抬眼看着窗外。 那一窗的葱笼,染绿了她的眸子,一对翦水双瞳,像两粒秋水莹然的翡翠,能够洇湿人心。 她叹口气说:说真的,我本来不打算和你联系了。 哦,为什么? 她微笑,笑意中似乎藏着一丝苍凉:不联系,到此为止,这样对你对我都好。 我默然。 懂我的意思了? 是的,我懂。 不用再解释,她的意思很清楚了,原来我的照片还是很有杀伤力的,她心动了,所以她要压抑,要隐藏,所以不理我。 我的自尊心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我应该很开心,对吧?可是我不开心。我深深感觉到了沉重。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活得这样沉重呢?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压抑自己呢?责任和义务,像两座大山,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难道这就是快乐与幸福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可是,即使我们这样做了,我们能快乐吗?我们能幸福吗? 好啦,她说,不要那么沉重了。 她又荡起秋千,一霎儿远,一霎儿近,嘴角顽皮地翘起来,像个孩子。她是个能让人轻松下来的女人。 告诉我,牺牲是怎么回事? 也没事,都过去了。是一次重大的追逃行动,我坚决要求随队采访,他们同意了。收网的时候,一个歹徒一把抱住我做了人质,尖刀抵着我的胸口,要求放他走人,不然就戳了我。追逃小队整整和他对峙了四十分钟,才说服他放人。 四十分钟?他一直把你抱着? 她使劲点头。 开始我吓坏了,以为这次必死无疑,慢慢才镇定下来,后来居然还和他对了几句话。唉,穷是万恶之源,他们这伙人犯罪就是因为太穷──我准备写篇通讯,就叫虎口脱险,怎么样? 好啊,我说,亲身经历,一定能写得很精彩。 后来她的这篇《虎口脱险》果然在报纸的头版登了出来,还被评上了当年的好稿,她用那笔奖金请我喝咖啡,不过不是在房子,是在很远的远郊,一个高尔夫俱乐部附近。 真险啊,她说,现在想起来都后怕。 是很险。你干嘛要去涉险?又不是你份内的工作。 我想做一个最优秀的记者嘛。 看着眼前这个英姿飒爽的女人,我感慨良多,人们都把网络看成洪水猛兽,都说网络如何如何混乱,网络感情如何如何扯蛋,网上基本上没有好人……可今天和紫衫儿相对而坐,我感觉到的却是无限的美好。 猜猜,被歹徒的尖刀抵着胸口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是谁? 谁? 说来奇怪,不是父母,也不是老公,是你,哭哭! 哦!我真有点感激涕零了。一向以为自己无人疼爱,无人牵挂,是个孤家寡人,竟不曾想有人,而且是个女人,在生命遭受威胁的最后关头,想到的居然会是我!我的酸劲上来了,我想,人生长路漫漫,能拥有这样一份想念与牵挂,夫复何求? 下意识的,我想去捉紫衫儿的手,此时此刻,也许惟有肌肤的接触才能最大程度地排放我心中涌动的激情。可我不敢。我怕唐突佳人。紫衫儿一定感觉到我内心的冲动了,她将手放在我眼前伸手可及的地方,是一种暗暗的鼓励吧,书上是怎么形容来着?柔荑?青葱?总之是极美极艳了。坠落只在一念之间,我应该坠落吗? 做一个自由落体,一定非常非常幸福,对不对? pic020.gi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5 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蟭蟟虫儿 的帖子

蟭蟟虫儿:蛮长,浪费版面资源,算了。 想看你写的。 (2016-09-05 14:09) 
好东西再长也不会嫌长!莫卖关子了,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9-5 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白薇 的帖子

白薇:是啊,先生,大伙都等着下文啊,您快更新啊。 (2016-09-04 16:17)
过时的老故事,意思不大。算了。 反正天天有新的,够你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长江论坛

GMT+8, 2021-4-23 19:48 , Processed in 0.10404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