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市民观察团
楼主: 元辰

【同题推理】元辰:关公战秦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3 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敌后谍战,十分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3 09:34 | 显示全部楼层
谍战。好吸引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 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12 宜昌抗战史上最惨烈的一天终于到来。天气也特别阴沉,云层很低,雾气沉沉,还刮起呜呜的北风。广袤的铁路坝长满没膝深的枯草,四周的日军工事和擂台上查的膏药旗在风中猎猎舞动。影子队员隐藏在擂台两箱的帷幕中,宪兵队日军荷枪实弹将整个铁路坝围得水泄不通。铁路坝附近的民房和巷道里部署了更多的日军部队,进出城区的各条道口部署了伏击部队,东山部署了日军炮兵,日本舰艇封锁了江面。整个宜昌城变成一座庞大的杀人机器,张开血盆大口,等待猎物进来。 第六战区已事先安排十支突击队进城潜伏,专打日军外围伏击部队;并令江防军组织聊快艇队,潜伏于南津关内,擂战开始便顺江直下接应;军统宜昌站联络汉流西陵社、民间武馆、地下游击队组织了十支武装敢死队,配合突击队粉碎日军的围堵;另组织200人爆破队潜伏到策反过来的伪军营中,待战斗一打响,冒充增援伪军冲进铁路坝对付宪兵队;冒充群众进场的两支特战队,死守擂台两厢的影子部队,比赛一结束,立即咬死影子部队,不让一个窜出来与宪兵队联手;国术总教官唐海云带攻擂手戚少楠、特战处长王予风带攻擂手胡汉林入场签到,准备攻擂;谢东阳一早带东山游击队大部分成员进了陆光烈的伪军中队,出其不意向陆光烈摊牌,陆光烈同意自己的人全部缴械关押,让游击队冒充伪军进铁路坝擂场;何明远、冯雅芬带少数人装扮老百姓按时进场观察、监督。 九点整,日本联军司令部少将参谋长宣布“关公战秦琼”无规则擂台战开始,拳脚无情,枪弹无眼,台上比拼,各显本事,愿赌服输,死伤自负。 第一擂手立马翻滚跃出,立定擂台中央,亮出背书“关公”二字。王予风立马喊胡汉林上场。胡汉林正脱军装,台下一人高呼“秦琼来也!”,只见一个民间壮汉飞上台了。也不答话,施展拳脚,就向影子擂手发起猛攻。 日军主要目的本是向中国军队挑战,但因为是擂台赛,民间高手来必须应战。影子擂手接招凶猛,欲必置对手于死地。而这位民间高手也不赖,连续撤招,不见败迹。 本来,军统宜昌站已奉命通知宜昌各大武术门派不得派人打擂,以免节外生枝。但上台的汉子是流落此地的外乡人,并不知道日军的阴谋与国军的安排,所以才有这一幕。 影子眼看徒手不能尽快取胜,从腰间摸出剧毒扎钉扣于手指,一个黑虎掏心向壮汉打去,壮汉用臂一挡,扎钉刺入大臂,身心一惊,影子又接连出招,在汉子的前胸连轧两下。汉子跌撞踉跄,被一脚踢下擂台,不一会儿中毒身亡。 台下大惊。胡汉林立马跳上台,并大声报出姓名:“中国现代关公胡汉林!”在场的鬼子无不心头一震:“这个魔鬼来了!” 影子一看对手穿着美制防弹武功服,跟自己一样只露鼻子眼睛嘴巴和耳朵,知道真正的对手来了,抖擞精神迎战。事前王予风交待,必须速战速决。胡汉林上台站着一动不动,架式都不摆,只是两只眼睛死盯住对方。影子不管三七二十扑上来就打。胡汉林一错步、弓腰、转身,左手挽住对方打来的胳膊,右手狠狠击向对方的手腕,指上的扎钉扎进影子的颈部,再一个扫腿摔,就把对手放倒在台上,纵身跳下擂台。待日军脱下去,已毒发身亡了。 日军第二个影子擂手立马上台,叽里呱啦地喊道:“我就是秦琼,关公——你在哪里!” 为防止再有民间义士冒失上台送命,早已脱下军装,穿着美制防弹武功服的攻擂手戚少楠一个箭步冲上擂台,高喊:“武圣关公来也!” 这时,远处的巷道里、江面上想起噼里啪啦的枪炮声。江防军舰艇部队和陆军突击队、民间敢死队分头发难了。听到枪炮声起,潜伏在为军营里的200人爆破队、东山国民游击队冒充伪军疾驰铁路坝增援。 影子擂手双眼冒火,恨不得立刻把戚少楠撕了,替死去的队友报仇。戚少楠按照国术总教官“不要企图进攻制敌,只打防守反击,冷静观察敌之动向,务必一招克敌,不留退路;得胜即飞身下台,防止敌人几鈡火力扫射”的建议,牢牢站定,双手抱拳,并不进攻。就在影子擂手疯狂扑来的时候,立刻飞身而起,越过营子头顶,在后背狠狠蹬一脚,落地转身站定。影子差点跌倒,回身再度扑来。戚少楠出溜倒地,从影子胯下穿过,两腿左右横扫影子下盘,然后跃起。影子转身,连发两支飞镖,均被戚少楠闪过。只见后台飞出一把战刀,戚少楠飞身跃起,抢先夺得战刀。影子已经扑近身前,戚少楠在空中一个回旋,战刀随身画出一个漂亮的圆弧。影子来不及躲闪,被拦腰切开一道长口,立即跌倒,鲜血喷射出来。戚少楠一脚踢到台下,立刻飞身下台。台下的两支特战队立即脱去便装,露出跟擂手一模一样的武功服,涌向擂台两边的厢房,撤下帷幕。20多名影子战士在众目睽睽之下,举起战刀迎来。一场恶斗,隐天蔽日。 13 200人伪装成为军的爆破队纷纷将手雷、炸药包、手榴弹投向宪兵队,然后端着枪一阵狂扫,明处的宪兵死伤过半。日军隐藏机枪和狙击步枪也吼叫起来,爆破队倒下一片。东山国民游击队的伪军装和便衣装会合以后,杀进影子队寻找胡汉林,一连击毙几个胸前贴着太阳旗的影子。胡汉林杀得正欢,王予风喊道:“带你的人先撤,剩下的留给我们。”胡汉林说:“要撤一起撤!”王予风说:“快撤!免得你的人碍手碍脚,快!”胡汉林只得说:“好!枪给你们留下?”“不,你们快突围,我们马上就到。” 两支特战队人数本类比影子部队多,又有总教官、处长、戚少楠三大高手,影子部队渐渐不支,不少人倒下。特战队有了刀的,更加勇猛,连劈数人,又得到一批战刀。剩下的影子被团团围住,国术总教官、王处长、戚少楠结果战刀,杀入战团,三刀两刀结果了他们的性命。立刻与爆破队剩余的人会合,边战边向江边突围。 日军机枪吼叫起来,封锁了路口。王予风对一个爆破队员说:“把枪给我!”端起枪,结果了机枪手。他手一挥:“快冲!” 隐藏的狙击手开枪了,冲在前面的队员被打倒。王予风寻声发枪,结果了这个狙击手,指挥部队继续冲。又有狙击手开枪,有队员倒下,王予风又将狙击手击毙。其他队员一边作战一边拥簇着唐云海、王予风、戚少楠冲出了铁路坝,迅速街道两边的墙角冲向江边。但在不远的街口上,遇到日军顽强阻击,机枪、步枪一起吼叫,子弹压得人抬不起头。王予风指挥爆破队轮番冲击,都被打回,死伤无数。这时在城内各街巷突袭日军的陆军突击队、民间敢死队陆续向江边围过来,绕到阻击日军背后,狂轰滥炸。日军遭受南北夹击,抵挡不住,被撕开一条口子。里面的人员迅速冲出口子,直扑江边。江防军突击队已在码头上下占领制高点,接应撤出的队伍上船。 江面上围过来的日军舰船,对岸磨基山上的日军炮兵,一起将愤怒的炮弹和子弹砸向码头。江防军十来条快艇也一起向日舰船开火,阻止其接近。 王予风站在码头石阶上高喊“快!快!”突然一颗子弹击中他的头部,咚地一声栽进江里。戚少楠欲飞身入江,被唐云海一把拉住,吼道:“带你的人上船!快快!”他又站到岸上,打声招呼部队上船。 江防军七条战斗快艇护卫三条载人快艇在江边展开,两条载陆军特战队、爆破队、突击队、民间敢死队的人,一条载江防特战队的人。眼看陆军的人差不多全上船了,江防特战队正准备撤下,大批日军赶过来,疯狂扑向江边,特战队不得不继续战斗。江防军舰队指挥官眼看敌舰已压过来,炮弹在江面掀起无数道巨大水柱,几枪也不停地怒吼,果断下了开船的命令! 唐云海本想喊等等,可是他也知道喊了舰队指挥官也听不见,而且再耽误很可能全军覆没。只好脱帽向丢在岸上的江防军特战队致敬。 快艇怒吼着冲出日军的包围圈,开足马力向南津关失去。码头的激烈枪声持续了一段时间,渐渐平息。不用说,留在岸上的人全牺牲了。快艇一边飞驰,一边鸣响长笛。后面的日军依然猛追不舍。密集的炮弹纷纷落到快艇左右,水柱颠得快艇左右摇晃。有一发炮弹落到一艘快艇的甲板上,船上起火。舰长迅速指挥舰炮对敌开炮,并放慢速度,等九艘驶出一段距离,立马调转出头,出入追来的日军舰船之中,日舰猝不及防,开炮又怕伤了自己,眼睁睁看着起火的快艇全速撞上日军旗舰,将头部送人敌船的腰部。两船一起震动、倾斜。江水顺着口子涌进船舱,两船渐渐一起下沉,日军纷纷跳水。快艇上的士兵却抱起枪狂扫,拿起手雷猛扔,旗舰的旗杆被炸断,膏药旗落了下来。 快艇进了南津关,开始清点人数,进城近千人的队伍,回来不到三百人。江防军特战队50名队员全部殉国。民间武装损失大半,东山国民游击队未见一人,军统特战队损失三分之一,战区特战队损失近半,爆破队、陆军突进队都损失一多半。 14 胡汉林当时并未强行突围,他退出战斗后,立即让谢东阳等着伪军装的人员混入日军身边,尾随日军追击,伺机潜回伪军驻地。自己带便衣人员混杂到一片百姓之中,并指挥他们匍匐在地,等日军追赶突围部队时再逃散。存活日军集结起来追赶突围部队的时候,他和便衣队员们迅速拖来日军阵亡的尸体,剥下军装,捡起武器,化妆成日军,大摇大摆来到伪军驻地与谢东阳会合,立即带领队伍出东门,经石板铺,过茶庵子,沿东山山脉向北,回到了布袋塘一带。路上也有日军阻拦,查问他们是哪一部分。胡汉林用日语说是宪兵队的,逢中村大佐之命追捕东山游击队。这些日军深信不疑,放他们过关。偌大一次战斗,竟然没有伤亡,队员们都高兴拥抱在一起。 2016年12月2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 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元辰 的帖子

9
驻宜日本联军司令部。司令官嘉代藤田中将正在查看军事地图,为部署鄂西大战宜昌陆路和江防的进攻次第绞尽脑汁。兵力不够,山地作战重兵不好展开,水路协同配合难度大,一个个问题等待他去解决。宪兵司令中村一正大佐跌跌撞撞来到门外,喊了一声报告。嘉代藤田中将的侍卫长说:“进来!”中村一正哭丧着脸说:“报告将军:‘影子’计划疑似失密。放在机要室保险箱的计划文本疑似被人偷拍。我已下令追查,并让机要员剖腹自尽了!”
嘉代藤田气得将手中铅笔砸向中村一正的脑袋,骂道:“笨蛋,猪!好好的计划,让中国人偷拍,还怎么出其不意?你的计划,放在你的宪兵,你还有脸报告我?滚!” 嘉代藤田眼里,这种闹剧式的搞法,维护治安还有点用处,对于上升到战略层面的鄂西大决战,近乎儿戏,打赢也只能打击中国人的士气。可中国人受到的打击还少吗,上海失守,南京失守,北京失守,中原失守,武昌失守,南昌失守,宜昌失守,大半个中国没了,不还在拼死抵抗吗?损毁中国人的信心,最有效的方法是打开峡江通道,拿下陪都,把蒋介石赶进云南,再南北夹击,围而歼之。所以,并不看重“影子”计划,不过折腾一下,分散国军备战的精力,也有益无害。谁料想笨猪式的宪兵队还失密了。
中村一正敬了礼,要出门。嘉代藤田有喊道:“回来!”中村一正赶紧回来,原地站好。
嘉代藤田说:“你怎么办?”
中村一正吓出一身冷汗,连忙说:“任将军处罚!”
嘉代藤田说:“剖腹吧!”
中村一正一脸冷汗,心想剖腹谢罪,耻辱啊耻辱。
嘉代藤田噗呲一笑:“你个猪,就是猪。我是问接下来你怎么做!”
中村一正说:“时间已经来不及了,追查出来也没有意义,干脆集中精力照样进行,确保强力碾压行动不再出任何差错。”
嘉代藤田说:“这就对了。一切为了西进计划,保证鄂西大战顺利打开直逼重庆的大门。这才是重中之重。所以,影子计划照常进行,不顾一切,武力碾压,以皇军的霸气粉碎敌人赢得舆论战的想法,让他们未战先输。”
中村一正连忙说:“将军英明!将军英明!”嘉代藤田说:“少来马屁!记住:关公战秦琼就是绞杀战,影子战队要霸气、碾压、粉粹,全歼擂手!宪兵队要绞杀所有掩护擂手的特战队、乡勇、民众,其他作战部队扼死各要冲路口,堵死营救和突围。明白不?再出纰漏,剖腹谢罪!”
中村一正连连“嗨!嗨!”
10
胡汉林走后,谢东阳和胡汉林在的时候一样,几乎每天转一次窝。因为胡汉林有交待,老董和冯雅芬上山来,未必没有日伪和军统跟踪,甚至说,既然老董和冯雅芬知道了驻地,就不能再住这里,不管他们是不是自己人,我们的行踪必须随时变化,叫敌人摸不着,自己人也摸不准。我打敌人,盯得准,看得清;敌人打我,两眼一抹黑,没门。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保存壮大自己,才是毛泽东游击战争的精髓。谢东阳非常同意胡汉林的这个做法,拉起一支抗日队伍不容易,不能因为指挥员的粗心大意招来不必要的牺牲。
这就苦了冯雅芬。她虽然有艰苦作战的思想准备,也不怕被怀疑和不相信,但是对这种穷转悠并不认可,以为是想着法折腾她,撵她走。胡汉林没去参加打擂选拔时,她就建议,少转悠,多研究怎么迎战。可胡汉林说,你怕转悠我偏转悠,直到你认可转悠是游击队生存的法宝。迎战当然要研究,边转悠边思考,晚上碰头,不就得了?你累,你不方便,我知道,可我们就这条件,你受不了的话可以走,去搞你适合的抗战宣传和地下工作。在游击队当联络员,就得跟游击队共存亡,我们离日本这么近,没有实力建立巩固的根据地,不转悠,不仅会害死游击队,也会连累驻地的百姓,你懂不懂?
冯雅芬感到委屈。没想到胡汉林这么不信任她。她不希望姐夫走上另一条路,或沦为土匪,或被消灭,或被国民党拉回去。完全是为了继承姐姐的遗志,帮姐夫把这支为报仇拉起来的队伍带好,才自告奋勇申请来当这个联络员的。可是当下她又不能把话挑明,她是地下党,姐姐也是地下党。胡汉林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老婆是地下党员,也不知道冯雅芬是他没见过面的姨妹,更不知道老董和冯雅芬的打算是把这支队伍改造成八路军游击队。冯雅芬只好忍受,嘴上却好饶人:“我汉奸,我特务?或者我二百五?我把日本人引来?把军统引来?是联络员,是来帮你的,不是来和你吵架的”“谁说我不了?我一个女人跟着你们是不方便,洗澡睡觉、拉屎拉尿,难堪;半夜转移、来回奔袭,累得人死去活来。可是我叫苦了吗?我耽误行动了吗?要你们背、要你们抬了吗?
她说话总像打机关枪,突突突,置别人于死地,容不得半点反击胡汉林也不再说下去,毕竟人家是八路军联络员,而且是自己找老董要的,不可能真退回去。他只是认为,既然来当游击队的联络员,就得适应游击生活,和游击队拧成一股绳。所以他交待谢东阳坚持游击队的生存方式,在打赢擂台战之前,不要听联络员摆布。什么时候她的话算数,必须看她的适应程度和作战表现。谢东阳牢牢记住了胡汉林的交待,任冯雅芬怎么嚷嚷,他只是不吭声。
转悠归转悠,迎战准备却毫无放松。行军中,歇息时,宿营后,谢东阳一直不停地同何明远、冯雅芬及其他弟兄交流探讨一个个棘手的问题。其中最严重的问题是,这次进入城内,鬼子肯定严加盘查,人可以找董之国搞到良民证,武器弹药万万运不起进去。用拖粪车、卖菜卖粮车、货郎挑担等办法偷运都想到了,都认为日本对看热闹的人一定查得很严,不可能让这些东西靠近赛场。有的人说,进城以后抢他娘的。可是,怎么盘算,就只二十来人,现抢没问题,但时间来不及,早抢晚抢,成功了也来不及冲到擂场,对护擂和撤退没有一点用处。最后冯雅芬提出一个办法,策反或者胁迫伪军头目,让我们的人装成增援赛场治安的伪军,这样时间上就没问题。成败的关键在找准对象,保证伪军不论自愿或是被迫都不张扬。
谢东阳终于想起一个人,是他和胡汉林小学同学陆光烈,陆军学校毕业后分到国军85师。1940年守备宜昌时,所在团被日军击溃,他所带的营断后被日军包饺子,弹尽粮绝,100余人被俘。日军劝其投降改变成伪军,他不干。日军便开始枪杀俘虏,杀一个问一次干不干,杀到第十个,俘虏们一起高喊:“营长!”他才含恨答应。日军把这样的伪军放在层层包围的城中,平时让他们负责城区治安,战时让他们踏雷当炮灰。城门、要道、军事重地都由日军把守,不怕他们造反。战俘头目成了伪军头后,有的死人塌地跟日军当走狗,有的郁郁不乐寻花问柳醉死梦生,有的则都守清苦等待时机。据何明远了解,路光烈是不是第三种人不知道,但肯定不是第一二种人。所以,谢东阳决定把他作为策反或胁迫的对象,并做了详细的计划与分工。
11
开擂前三天,宪兵队司令官中村一正把整个宪兵队摆进铁路坝,封锁道路交通,强征民房,驱赶居民和闲散人员,构筑明暗工事,搭建比武擂台。
离铁路坝三四百米开外的东山宪兵训练营里,不时传来影子部队训练的喊声、撞击声、惨叫声。
第六战区在宜昌城区周围开展的袭扰战、破袭战、爆破站、伏击战频频得手,喊杀声、爆炸声、枪炮声、冲锋号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宜昌已经被搅成一锅粥。鬼子的多路扫荡、奇兵偷袭、重点清剿遭到迎头痛击,只能弃攻为守,龟缩进城里、据点里。
谢东阳和冯雅芬、何明远也带领部队连夜奔袭小溪塔、龙泉一带的鬼子据点,一连拿下四五个炮楼,撤退时又在杨家畈成功设伏,狠狠敲了尾随追赶的日军原田中队,让鬼子丢失多具尸体。
国统区各大报纸和共产党领导的延安广播电台、重庆新华日报、新华社全文广播、刊载日军“关公战秦琼”擂台赛战书、赛事规则和安全确认书,把日本的擂台战阴谋曝光在众目睽睽的监督之下。
各类战况汇到第六战区最高长官陈诚和驻宜日军联军司令部司令官嘉代藤田的案头。
陈诚捏紧拳头,砸在桌子上,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副官长,备马,看攻擂手和特战队去!”
来到军统特战队和战区特战队各自的训练连,陈诚在战区国术总教官唐云海和战区特战处长王予风的陪同下,分别检阅两支队伍,并作简要动员:“各位要明白,日军所谓关公战秦琼计划,根本不是什么擂台战,就是绞杀战、舆论战、示威战,妄想霸气碾压我军抗日士气,打击我军固守长江防线、拱卫陪都重庆、等待时机反攻的信心。我们此战,不仅要攻擂全胜,而且要歼灭影子部队、重创驻宜宪兵队。任务十分艰巨,唯有破釜沉舟、拼死一战,挫败日军阴谋,打击嚣张气焰,为鄂西保卫战树立树立光辉榜样,振奋军民信心。你们说有没有信心?”
“有!”大家齐声回答。唐海云和王予风带头呼起口号:“拼死一战!”“碾压日军!”“捍卫陪都!”“保卫家园!”群情振奋,吼声如雷。
嘉代藤田在司令部气得七窍生烟,跳骂道:“呀希!跟我搞舆论战了。公布规则,老子偏要无规则,就是绞杀战,霸气,碾压,粉粹,往死里打!去他娘的安全确认!”随即摇响电话,向各部队下达绞杀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 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6 董之国奉褚一安之命,秘密联络胡汉林,不只按照褚一安的转述,传达陈诚长官的命令,还为民国游击队送来一位八路军联络员。 胡汉林一看冯雅芬,懵了。他想,他是要过独当一面的联络员,来的怎么是一个两眼会放电的美女还和亡妻冯雅惠长得一模一样。心里埋怨,老董啊老董,这不是往我心窝子上戳刀子吗?我俩也是穿开裆裤的朋友,对我的无奈非常了解我听你的劝,同意为匆忙拉起来的东山国民游击队找个八路军联络员来。你怎么送来一个大美女来?以为我是山大王,要选压寨夫人啊。 心里这么想,嘴里却不能说。人家八路军联络在旁边站着呢。楞了一会儿,才开口说,哨兵,快叫谢队长来。然后才说,坐,请坐。 董之国刚要开口,胡汉林马上示意至致。他只知道董之国是他老乡、同事,负责与地下党、八路军这一块的情报、联络,跟军统闹翻以后,才让他找个八路军联络员,并不知道他和冯雅芬的另一重身份。他们都是双料间谍,明里是军统成员,暗里是地下党。两方面都趁着合作抗日的时机,互相渗透,但身份绝对保密。在军统哪儿,董之国帮冯雅芬备注的身份是军统派往东山国民游击队的谍报员,实际上却是中共武汉地下党给东山国民游击队选派的政委。想到胡汉林还不知道这一切,董之国按下话头,等待胡汉林的安排。 谢东阳大大咧咧进来,看见董之国带个美女来,而且跟胡汉林妻子长得一模一样,一下愣住了。胡汉林连忙说:“东阳,这是老董给咱们请的八路军联络员。你带她到你那儿休息一会儿,我跟老董说点事,然后一起跟联络员介绍情况。” 谢东阳说:“好呢!”转身说:“谢谢董兄啦!”然后说:“联络员请吧。” 冯雅芬没想到一见面胡汉林就来个不冷不热的下马威,心里特别屈。可是她想到姐姐冯雅惠刚刚去世,姐夫胡汉林未必知道他有个姨妹,更不会想到自己会来到他身边,而且自己要继承姐姐的遗志,把这支队伍引上正道,不是来赌气。所以极不自然地一笑,跟这个叫谢东阳的大高个儿走了。 胡汉林关上门,轻声问董之国:“你怎么弄这么个宝贝来?” 董之国说:“看不上?人家可是受过特训的,军事技术不比你差!” “不是,我是说弄个大爱女,像选压寨夫人似的,多不方便!” 董之国说:“你还挑肥拣瘦?没有军统身份,我咋能过褚一安这一关?你还让不让我在他哪儿呆下去?” “原来真是军统的卧底?你要坑了哥们,我可跟你没完?” 董之国说:“咋会?冯雅芬都不怕我,你还怕我不可靠?” “好了,相信你不会出卖兄弟!你说还有什么事?” 董之国说:“下面的事更重要。相信你也知道日军设擂挑战的事,战书下给了陈长官。陈长官跟戴局长商谈了迎战方案,正在紧锣密鼓组织实施。陈长官让褚一安带话给你,如果想成为擂手,必须参加第六战区的选拔,如果赢了,就代表战区攻擂。另一名攻擂手由戴局长在军统选拔,和军统特别行动队一起交由陈长官指挥。你的意思如何?我好从中安排。” 胡汉林说:“我肯定去。是单独去还是和战区、军统一起去,没考虑好。” 董之国说:“既然陈长官出面了,我觉得还是一起去比较好。陈长官发话了,褚一安不会把你怎么样,他吃了豹子胆,也不敢薄陈长官面子。” “好吧,你可别告诉褚一安见到了我,只说你让冯雅芬带话了,等待回话。” “行,我知道怎么做。我再告诫你,千万不要薄待冯雅芬,将来你就知道我的一片苦心。我走了,你保重!” “放心,我有分寸。我定了会让何明远联络你。” 7 十天之后,军统攻擂手与特别行动队20多人秘密抵达晓峰新编74师营地,陈诚派副馆长和战区国术总教官唐云海两名少将前来接待安置,并任命战区国术总教练为联络官,直接对陈长官负责。战区选拔也进行完毕,共选出30名特战队员和一名攻擂手。名单报到陈长官那儿,他总觉得攻擂手不够理想,没有签字。离攻擂还有五天,他希望胡汉林能来,日军一听刀劈铃木的胡汉林是攻擂手之一,一定会受到心理打击。 军统特别行动队安置停当以后,副官长肖森立即召集会议,透露了日军守擂的绝密方案。我方攻擂手将面临12名影子擂手的轮番袭击,最害怕的不是格斗技术,而是体力。怎样破坏影子擂手的轮换,抓着时机,尽快把一上场的影子擂手打到在擂台中央,才是至关紧要的技术。从现在起,特战队员就陪攻擂手练这个。如果攻擂手做不到,谁能做到,谁担任攻擂手。 军统攻擂手戚少楠中校是抗日名将戚继光18代孙,自幼练习戚家拳,加入军统后不仅接受了军统最为严厉的系统训练,特战技能样样过硬,毕业后升任军事教官,平时却很少教课,只干一件事——遍访天下名师,从而吸纳了各大武术门派精良的技击精华。先后出战军内最高级别的比武赛几十场,一直保持不败纪录。这次他是志在必得,自然不把这些陪练放在眼里,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只要他玩得尽兴。 联络官、战区国术总教官唐云海看了一天的练习,一声未吭。他深知军统这些特战队员虽是层层选出,算是顶尖高手,但与日军影子战士相比还有不少差距,戚少楠打得再好看,也不代表他面对影子擂手还有这样的轻松。大战当前最怕是心有懈怠、大意轻敌。为煞煞戚少楠的傲气,第二天他客气地说:“戚中校,你昨天把这些队员折腾得不轻,好多人体力不支了,今天我陪你练习,我只有一个要求,你把我逼在擂台中央,不准我逃至场边区域。这样,影子擂手无法大明其白换人,一对一你就胜定了。” 戚少楠没在意,随口说:“有劳联络官了。” 二人上台,戚少楠使出看家本领,上三路、中三路、下三路,拳脚如风,尘土引起,隐天蔽日。唐云海左闪右闪,虚步腾挪,上下翻滚,身轻如燕,健步似飞。唐云海几次滚出常有滚进来,戚少楠总逼不住,也打不着。心中纳闷,加大攻击力度。不料背唐云海一个粘衣摔,跌了一个跟斗,站起来面红耳赤。 唐云海停住,说:“今天到这儿,回去想想,明天再说。”说完,跳出场外,扬长而去。 戚少楠回过神来,心生懊恼,又不好发火。的确遇到了高人,只能回宿舍反省。如果耍横,得罪第六战区,被撤了攻擂手,戴局长必然大为光火,今后别想在军统混了。 辗转一夜,第二天一亮,戚少楠敲开联络官的门,诚恳地说:“唐长官,不,师父,你教教我这个徒弟吧!” 唐云海笑着说:“哪里哪里。戚中校年轻有为,又是抗倭名将之后,为了打赢这次擂战,我才出此下策。目的是好好沟通够一下。” 戚少楠说:“弟子愧不敢当,请师傅不吝赐教!” 唐云海见戚少楠态度诚恳,让他坐下说话。他三言两语就把问题说清了。 他说,你的问题不是战力不够,而是神情不对,心没沉下来。置于死地而后生,你没把自己致于死地,你把自己已经当当成了胜利者,没有冷静观察敌人动向。你的注意力应该放在敌人身上,敌不动我不动,敌欲动我先动,死死堵住敌人的后路,先防后打,力争一招致命。这就是诀窍了。 戚少楠如醐醍灌顶,自己的傲心的确没放下,连一个高手上台的基本信念都忘了,差点误了大事。连说:“谢谢唐师父在关键时刻的点拨,弟子终生不忘。恳请师父继续指导我训练。” 唐云海说:“好吧,那我就好为人师了,我陪你练。” 8 就在戚少楠开训的第二天,胡汉林通过董之国拿到褚一安开出的军统通行证,找到陈诚副官长肖森少将。肖森报告陈长官后,将胡汉林送至黄花场141师营地,交给战区特别行动处少将处长王予风为指挥官的战区特别行动队,参加攻擂手的选拔和训练。 王予风说:“胡中校,你来晚了,要不是陈长官特别关照,就没有资格参加选拔了。既然来了,你得不负重托,必须一气打败已经召集起来的30名别动队队员,才能成为攻擂手。你知道,这30名队员都是战区擂台比武选拔上来的,他们将按照日军的守擂计划演练,每次明里上场一人,暗地可以轮换。你也不必轮流把三十人打到,只要把上场的队员逼在擂台中间,不准他溜边换人,然后将其打到,这场你就赢了。一共打三场。三战皆赢,铁板钉钉。听明白没有?” “不明白!你是说日本擂手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若在擂台上的人自觉不敌,就将溜边换人,用车轮战法将我困死?” “正是。我们将采用日寇制定的守擂办法考核训练,你要赢三场。” 胡汉林说:“这回明白了,现在开始?” 王予风说:“明天吧,你先安顿好,领装备。擂手服和别动队员服都是美国进口的超薄防弹服,防止暗器,便利撤退。” 胡汉林是个头脑冷静、思维缜密的人。凡事先谋而后动,没有十足把握,不轻易下决心。尤其是爱妻冯雅惠遇难、手刃铃木之后,血仇在身,且遭遇日寇与军统双重追击,一举一动关于东山国民游击队十来个兄弟的生死存亡,行动必须更加周密、谨慎。这次主动要求攻擂,也是做了充分的心力准备和预后安排。幸而得到陈长官认可,比单打独斗减少很多风险,使他能集中精力争取攻擂胜利,因而他的准备主要放到了心理调节上,保持良好的迎战心态,使所有技术能够在残忍的搏斗中流畅发挥出来。攻擂守擂相搏的不仅是势力,更是意志和智慧。单论技术,他知道自己不足为顶尖高手,但如能将平日所学用到关键的时候,打击敌人的关键部位,战而胜之是完全可能的。听了王予风处长的交待,他对自己更有信心。 第二天上午,他准时来到训练场,等待选拔赛开始。王予风亲自主持,宣布竞赛规则,完全模拟日军擂台战方式,守擂方30人充当影子部队,每次上场一人,暗地轮换速度最快的在前面,搏杀能力最强的在中间,不准用枪,其余不论,生死相搏,不计死伤。攻擂手一人,输一场即淘汰,胜三场为定。 最先的一名守擂手在场中站定,胡汉林随即上场。两人拉开架势,并不立即动手,双眼逼视,手脚佯动,互探虚实。胡汉林已判断出眼前的这个擂手轻功了得,但力量明显差自己很多,一记重拳重腿就可以把他打趴下,但不想上场就赢得胜利,要多找几个人练练,熟悉更多生死相搏的技术,看自己能否流畅发挥。所以他基本不主动进攻,全力打防守反击。只要对方出招,他立马又狠又准地迎击上去,逼得对方撤招。一连几次,对方心急,抢攻过来,胡汉林迅速避让,然后一记重腿还击。对方被踢倒,自觉不是对手,迅速翻滚出了场线。等候在场外的第二擂手立马翻滚进场,在擂台中央跃起。一样的衣服一样的身形一样的动作,看不出接替的破绽。 双方正要开打,王予风喊:“停”!对胡汉林吼道:“为什么不阻止他换人?”胡汉林答道:“我要多打几个,平时找不到陪练!第十五个,我一定不让他下场!” 王予风一想也有道理,说:“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 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3 汉子回到布袋塘已是深夜。东山国民游击队驻扎在这里,队长胡汉林的窝棚里亮着昏暗的油灯。他在灯下,一边读《论持久战》,一边等侦察员何明远归来。抬头见流动哨带何明远进来,连忙起身,抓住何明远的胳膊说:“你可回来了,来,喝口水!吃饭没有?我这还有老百姓送的生苕。” 原来那汉子就是东山国民游击队的侦察员何明远 何明远说“来一个吧,吃是吃了,没饱。” 胡汉林说:“哨兵!快把谢队长叫过来”。 胡汉林、谢东阳、何明远哥仨是少时的玩伴,前后哇哇坠地,一起玩耍,一起上学,一起成长,后来一起读军校,南湖三道巷子有名的少年三杰。宜昌沦陷后,三人不约而同回宜昌谋职,以公开身份为掩护,暗地联络抗日,当然又混在一起。 胡汉林在军统站和冯雅惠结婚,哥俩跑前跑后秘密张罗。日本宪兵队铃木少佐出席婚礼,怀疑冯雅惠的军统身份,以商谈转运药品为名将其诱捕。胡汉林请求站长褚一安秘密组织营救,被以军统要以战场大局为重长期潜伏执行秘密任务的名誉拒绝。冯雅惠宁死不屈,惨遭枪杀。胡汉林又请求褚一安端了宪兵队为烈士报仇,再次遭到拒绝。胡汉林和褚一安闹翻,只身潜入宪兵队刀劈铃木,遭到日军和军统双重通缉。谢东阳和何明远找到胡汉林商议秘密起事。三人分头约了六七个亡命好友,再闯宪兵队司令部,抢了一批轻重武器,随即朝北门,进东山,扯起起东山国民游击队的大旗,隔三差五扰袭驻宜日军。哥仨是游击队的顶梁柱,凡事一起商议。 何明远一边啃苕,一边汇报情况。侃侃而谈,再没有一丝猥琐的情形。 听完何明远的汇报与分析,胡林说:“鬼子歹毒,想一箭四雕:诱杀抗日志士;宣扬日本军威;复铃木被杀之仇;挫杀老蒋抗战信心。不去,值此生死决战之际,中国输不起;去,凶多吉少。需要好好谋划。” 谢东阳说:“鬼子算盘打得精,想通吃统收,必须挫败这个阴谋。可以我们目前实力,单打独斗,很难取胜。即使擂台上胜了,也没法脱身。我们又不受军统、战区国军、共产党地下游击队待见,无法和他们联合行动。” 何明远说:“现在我们可以利用的力量,一是宜昌青红帮,二是民间分散的武术社团。他们作战、打擂可能都不行,但是,掩护撤出,应该没有问题。” 胡汉林说:“我们再来设想一下,因为日本是双擂主,谁出战都只能挑战一个,必须到最后才能挑战另一个;因此我方至少要有两名擂手才算有准备之战。也许,民间会有高手出战,但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也许上。我算一个,还必须找一个!” 谢东阳说:“我应该也还可以吧?” 胡汉林说:“单就格斗来说,你和何明远都不差。但国民游击队不能把宝全压在擂台上,台下的保卫和掩护更重要啊。所以,我们还是要动用各种关系,军统、国防部、第六战区的工作都要做,争取重庆能派出一两名擂手。同时联络宜昌汉流西陵社与民间武术会馆,掩护撤退。” 谢东阳说:“我通过军校老师,联系冯玉祥将军、何应钦总参谋长、陈诚司令官,明远联络汉流西陵社和民间武馆,你精心备战,如何?” 胡汉林说:“行,就这么定了,大家分头行动。” 4 日本宪兵队秘密训练营内,灯火通明。日军久负盛名的影子特战队40名特战队员正在进行强化训练。队长伊藤少雄亲自下场训练队员,一次一次把他们打倒,又一次一次吼着让他们再来。他是有名的训练机器,只要他下场,没有人不被打得鼻青脸肿;只要没死,还必须再来;否则,他就执行军法的名义活活打死。这样的训练在影子部队除了作战,从未间断。来到宜昌,训练比以往更加严格。中高级军官都明白,这一仗不仅仅是复仇伸冤、为日本军国主义的荣誉而战,更是为日本的生死存亡而战。战而不胜,就将被赶出中国;战而胜之,中国就将不复存在。武士们,帝国的军人们,已看到胜利在向他们招手,岂能因为一丝懈怠而功败垂成? 全队穿着超薄防弹影子服,只有眼睛、鼻子、嘴巴、耳朵露在外面。胸前印着大日本帝国皇军影子部队日文字样,头上、臂上绣着太阳旗军徽。个个趾高气扬。疯狂,垂死的疯狂,一击必中的疯狂。日本影子,东京影子,天皇影子,疯狂到群魔乱舞的皇军影子! 关公战秦琼,说的是一对一打擂。实际才不会真正地一对一呢!他们将分成两队,一队为关公,在后背贴上关公二字,衣着、身形、招式全一样。一队为秦琼,在后背贴上秦琼二字,衣着、身形、招式也一模一样。打擂时,擂手在台上自觉难以取胜,就迅速滚进左右一侧的帷幕,在后台等候的另一个立马按前一个退场的招式出场接替,就像同一个人蹦出场外又蹦了回来。台上台下的人发现猫腻也不要紧,反正架着枪,上台就得死,台下喊出来也得死。明摆着要来一场屠杀,你怕就躲着别来,没有什么道义可讲。 训练营坐落在宜昌城内东山茂密的森林中原来是日军宪兵队日常训练用的。周围架满了铁丝网,哨塔上的探照灯可以穿过市区直达江面,也可以转过来照亮整个营区。铃木队长被胡汉林刀劈之后,宪兵司令中村一正大佐纠结驻宜陆海空军,开展城内、江上、周边各县的大扫荡大搜捕,可是宜昌的山太大,驻宜国军是重兵把守,共产党地下游击队活动频繁,民间帮会和武馆也不时捣乱,除了抓捕一些抗日分子的亲属,几乎一无所获,还损兵折将。中村下令把包括谢东阳未婚妻、何明远老爹在内的抗日家属统统枪毙,仍不解恨,电请侵华日军陆军总部派来影子特战队,要在一场轰轰烈烈上演一场关公战秦琼的好戏,以雪铃木被刀劈之耻。 当时侵华日军的重要战场在宜昌、常德、长沙一带。日军的如意算盘是从宜昌向西推进,迅速拿下重庆,把中国军队赶进云南再南北合击围歼之。可是日军在宜昌南津关以西和宜昌县小溪塔、黄花、分乡一带受到不可逾越的拼死抵抗,遭遇战、破袭战、阵地战、拉锯战,海陆空军都用上了,战场形势犬牙交错、反反复复,双方都不能推进半步,两边的高层都在谋划新的大战。陆军总部同意在鄂西大战前,先在宜昌上演一场“关公战秦琼”的角力大战,狠狠打击中国军民的战斗意志,因而动用了影子部队,要求他们战必胜,不论用如何残忍的手段,必须确保胜利。 影子部队来到宜昌,开始了周密的部署和严格的训练。方案提交到驻宜日本联军司令部,又经过反复推演、论证,才召集影子部队、宪兵队和海陆空各部队下达任务。具体的分工是:影子部队负责打赢擂台,宪兵队负责围剿混入擂台区铁路坝一带的抗日武装,驻宜日军各军兵种部队负责全面围堵清剿,不让一支抗日武装攻进城内,也不让一人逃出。整个行动由驻宜日本联军司令部指挥。 整个部署完成后,通知各县维持会派人大街小巷鸣锣告,并派人向第六战区司令官陈诚公开送达了战书。 5 太平溪花栗包湖北省国民政府驻地,第六战区司令官兼湖北省国民政府主席陈诚办公室。陈诚副官长肖森少将拿着军统戴笠局长的电报、驻宜日军联合司令部长官嘉代藤田中将的战书进来,神情庄重地递给陈诚司令官,并报告了军政委员会副委员长冯玉祥、总参谋长何应钦托人转来的口信,以及战区情报处关于日军在宜昌策划“关公战秦琼”擂台战的情报,向陈诚请示对策。 陈诚仔细查看了电报、战书,听取了汇报,沉思良久,说:“此事虽小,却关乎抗战大局。处置不慎,全国军民的抗战信心与党国的国际形象就会严重受损。委员长重设第六战区,就是要我们严防死守,不让日寇西进一步。鄂西决战在即,日寇无非想用这种请君入瓮的战法,先打一场敲山震虎的精神战。国人必须迎战,我们必须迎战!而且要战则必胜。所以,要慎重其事。你马上准备,我要进重庆和戴局长面商选任事宜。” 傍晚,陈诚带着副官长、卫队渡江,两夜从三斗坪进秭归,赴恩施,沿途战区部队掩护接应。第二天一早从恩施乘专机到达重庆,面见何总长,汇报迎战的初步打算。随即会见戴局长,详尽商谈选人办法与迎战部署。达成的基本方案是: 由陈诚负责此次行动总指挥; 军统从全系统挑选打擂高手和特别行动队员,交由陈诚指挥; 陈诚在第六战区各部队公开选拔攻擂手,通过选拔鼓舞士气,并组成陆军特别行动队,与军统特别行动队一起,负责打擂时的安全保卫和擂战后的撤退突围; 战区各部队、江防司令部、空军飞行队战斗机群、轰炸机群、防空炮兵严阵以待,随时粉粹擂战前后的日军清剿、进攻,支持擂战,接应撤退; 尽快盗取日本此次擂战的详细作战计划,在擂战即将打响的当天提前公布,大造舆论,打日军一个卒不及防; 军统宜昌站联络各方抗日武装,组织偷袭战、诱敌战、伏击战、扰敌战、破袭战,钻进日军防区,把敌搅得越乱越好; 临战前,集中攻擂手进行最后选拔,进入一二名的出战,其余编入特别行动队。 方案等级绝密,仅限陈诚、戴笠及各自副官长掌握,执行命令分下达。 商议完毕,戴笠拿出珍藏多年的法国白兰地,酙入四只高脚杯,陈诚、戴笠各自副官长一起举杯,预祝合作胜利。 而后,陈诚和副官长连夜原路返回。在恩施视察驻军部队、交待了近期任务,在三斗坪江防司令部重点讨论了水上突击队的行动方案和江防事宜。又召开战区司令部作战联席会议,部署陆军特别行动队、攻擂手的选拔和各军兵种的联合作战方案,要求至精至严、不留死角、万无一失。 会后,陈诚单独召见军统宜昌站站长褚一安,再次强调了宜昌站的任务很重要,必须完成好,这是戴局长的命令。同时,必须找到胡汉林,让他参加攻擂手选拔。否则他就没有机会面对日寇的挑战了。我不管你们过去有无恩怨,现在是用人之际,要大局为重。如果有异议,我跟戴局长沟通。如果觉得他代表军统出战不合适,可以代表第六战区,只要他在选拔中胜出。 陈长官如此说,褚一安那还敢有异议?要知道,陈诚在老蒋心中的地位,一点不比戴笠差,是一位军统也得罪不起的大佬。 褚一安连说,是,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长江论坛

GMT+8, 2021-4-23 19:45 , Processed in 0.153052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