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市民观察团
楼主: 花楼百子

说说武汉老行当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3 08: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六、代写书信
  过去,有些文化的人身体弱,虽肩不能挑背不能驮,但识得文字也可以混饭吃,这代写书信就是这样。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代写书信的小摊在武汉并不少见,一般设在邮局门口或车站、码头。一张桌子两只板凳,桌上摆放着小牌子,上书“代写书信”四个大字,白纸黑字十分显眼。一叠信封信纸,一支毛笔或自来水笔,桌前端坐一位老先生,便构成了代写书信摊的全景。
  前来求人代写书信的大多是文盲,有的也认得几个字,但不善表达书写,写信先生对顾客很热情,先请坐,再面带微笑耐心听对方说一道二,继而对来者重复一下所要表达的内容,然后才戴上老花眼镜动笔。写完了,一字一句念给对方听并解释,直到对方满意为止。
代写书信的费用不高,写一封信才壹角钱,但这在当时已经算不错的收入了。当然除了书信之外,他们偶尔也有意外进账。有人打官司请他们写诉状,诉状不必书信,洋洋洒洒十几张纸,字字句句讲究,虽然收入不菲,但需要懂得一点法律条文,有理有据有节,把握得比较到位。
这代写书信的老先生有的书法不错,有些小商店、小作坊装修门面,若请书法家题写润笔费惊人,请代写书信的老先生,一挥而就,一两块钱就可以对付了,把题字挂在店堂内,那个晓得是否书法家的笔迹呢?
要是到了春节前,写春联也是老先生的强项,黄历往桌边一放,结合生肖属相吉祥话语,许多人家纷纷拿着红纸请老先生挥毫,老先生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看到了自身价值,摆好架势,满面红光,洋洋自得,笔走龙蛇。
如今,随着国民素质的不断提高,靠代写书信吃饭的这一行已经看不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6 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111054wtscy8fseh0iats8.gi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4 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六、修脚

前不久,女儿邀请我去洗脚店洗脚,除了用药物相配的温水泡一泡以外,那些服务人员就帮着你修脚。这使我想起以前在浴池澡堂里的修脚师傅。

修脚是中国的一门传统医术,是中医外治的一个组成部分,它采用中国传统医术和刀法相结合治疗,与中医的针灸、按摩并称为中国的“三大国术”。

修脚业的祖师爷在民间有多种传说。有的说是志公,俗称“智公禅师”和“志公禅师”。相传他禅杖上挂有修脚刀,曾为佛祖释迦牟尼、达摩老祖及周文王修过脚,治疗过足疾。还有的说,是江西饶州府陈七子,他幼年拜理发师祖师罗祖学艺,因贪玩嬉闹让师傅大为恼火,一怒之下摔坏了他的剃刀。陈七子只好用半片剃刀为人修治脚疾,后来得真人指点创下修脚这一行当。

武汉冬天冷,家里没有洗澡条件,人们一般去澡堂洗澡,当你泡洗完毕,有澡堂师傅给你递来热毛巾擦脸,干毛巾擦脚,并问你修不修脚。修脚师傅不仅铲老皮、修趾甲,还能治脚病,什么灰指甲、嵌甲、鸡眼、脚气、脚藓等。治一般厚趾甲用“枪刀”,讲究下刀准、吃刀稳、吃口小,平整而光滑;治脚垫类用“片刀”,根据老茧生长的部位,一般用宽口刀来“片”;治嵌甲、甲沟炎用“摘法”,趾甲通过断劈后,用条刀剔开趾甲和皮肤链接处;治鸡眼、刺窝类脚病,一律采用“挖治法”,根据病灶大小,用刀沿角化外围分离,后摘掉硬心。顾客的脚修好了,人更显得轻松精神。

说起来,以前扬州人这方面厉害,俗称三把刀“厨刀、剃刀、修脚刀”,而扬州人在武汉的澡堂里干这一行的人比较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2 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四、修伞
  中国是伞的故乡。伞的起源有两种传说。一是鲁班造伞,另一个是鲁班妻子造伞。这里只说后一种吧。鲁班妻子云氏,见丈夫常年在外奔波,遇到下雨很不方便,便想做一种能遮雨的工具。她将竹子劈开剖成细条,然后蒙上兽皮,形似“八角亭”,张开若盖,收拢像棍。后人见其方便实用,便开始模仿,并陆续传开。传说虽然不很可靠,但能研究出攻城云梯的鲁班家里,再研究出一把小小的雨伞,也不算什么。
伞虽然轻捷灵活,但伞面很容易戳破,大人用伞比较小心,小伢们用伞就大大咧咧,不当回事,拿着伞好玩,搞不好伞面就留下一些窟窿。这伞扔掉可惜,用又不成,于是,街上就出现修伞这一行当。有时就听到,修伞师傅沿街叫喊“修理洋伞——洋伞修理咧!”有的人家刚好有需要修理的,急忙把师傅叫住,拿出坏伞,请师傅修一修。师傅与主人讲好价钱,随手将马扎打开,朝墙角边一坐,立马开工了。
修伞这活技术含量不太高,油布伞和纸伞的修理区别在于伞面上,一是布,一是纸。油布伞从前都是木柄的,伞面换好几次伞骨还很牢固,但时间一长竹制的伞骨就会断,断一根伞面就支离破碎不成型。修油布伞首先要把折断的伞骨换掉,然后将骨眼和布面连接处用针线重新缝牢。有破洞的地方用布缝一下,缝的时候不能粗针大眼,关键是针脚要好,在洞口周围涂一种从桐油里炼出的白油,将丝绵纸小心地覆盖在洞口上,用小毛刷轻轻在纸面上刷几下,使其平服。油纸伞伞面一般都有颜色,或棕色,或栗壳色,修伞师傅会取出相应的颜色涂在纸上,使其和整个伞面的颜色尽量接近,再涂上一层白油,最后吩咐人家,必须将伞撑开,半天或一夜之后才可使用,如此这般,一把破伞便又可使用了。
如今,雨伞改进为塑料布的伞面,不太容易破。一般人们喜欢使用折叠式雨伞,但伞骨子却爱坏,现在沿街吆喝修伞的师傅几乎看不到,坏伞就扔在家中。不过,你若细心找,也有少数修伞的老爹爹在集贸菜市场门口摆摊修理,他们除了修伞,也修鞋修自行车之类,大概是闲着也是闲着,好混个时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8 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四、挑水、送水
汉口江汉路步行街有一座雕塑《挑水》,反映了过去人们的用水情景,如今的年轻人会问,汉口何时开始有自来水?证明有挑水这一行。
汉口虽然面临长江汉水,在过去的岁月里居民用水却相当困难,汉口所挖掘的水井“全不涌水,或涌水但量少,多不能预期使用。”所以汉口人以前“家少凿井,多仰汲于襄河。”为了生活用水,汉口每天下河挑水者川流不息,街头还出现一批专门的卖水者。挑水的人们穿梭于大街小巷,所过之处,日无干地,以致当时的《汉口竹枝词》感叹道:“多水巷,炎天时节不曾干。”
1906年,宋炜臣等筹设的既济水电公司,建起一座自来水厂。该厂设立在我市宗关上首,建有浑水池、滤水池、清水池等。同时,还在后城马路附近建水塔,作为水厂供水的配套设施,与水厂同时建成供水。“塔作八卦式,计高十四丈余,塔内铁水柱一,用机器吸水至塔顶,再由塔顶分布四旁以供居民之用。”自来水厂于1909年7月竣工供水,其供水范围在今江汉路以南,硚口以北,今中山大道以东,面积约4·3平方公里,日供水量达近3万吨,人均日耗水量约114公斤,供水人口当在10万左右。这在当时的中国,规模上堪称翘楚。
解放前的既济水电公司,主要为官僚、富商以及租界的洋人服务,一般市民是无钱安装自来水管的,只得到售水处买水。水电公司在街头巷尾安装分水管,大多数水管拥有者,均为水电公司的关系户,有些是当地的“水霸”,他们可以自行确定水价,老百姓要受到中间剥削。普通人家有的自己备有担水桶,一担水自挑自用。有的家缺少劳力,便雇请送水夫挑到家中。新中国成立以前,汉口的送水夫还有820人之多。
解放后,武汉人民有权享受自来水了,全市用水普及率达98%,昔日的售水牌和挑水者成为历史。江汉路步行街上的《挑水》雕塑,再现了这一历史风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6 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三、肉案子
   一大清早,最先忙碌是卖过早的卖肉的,猪肉早早运来,都是半片屠宰好的整猪,武汉卖肉的师傅就得把猪肉各部位解剖,排骨、脊骨、猪脚、蹄膀剔出来,板油花油掏出来,还有猪肝、猪腰子、猪肠子等清理出来。解剖好的猪肉就用铁钩子钩住挂在肉案子上的横架子上。有的还装上电灯照着,有个好看相。
   卖肉这一行,一不怕油腻,二不怕腥气,三要有力气。半片猪肉大块五六十斤,中块二三十斤,无论挂在架子上,还是放在案板上,割肉时搬来搬去,没力气干不了这一行。割肉离不开刀斧,一把斧头五六斤,割肉的厚刀也有三四斤,手起刀落,白花花的猪肉很快被人买走,生意好时,一早上要挥刀斧几十次上百次,累得腰酸背痛,一方案板刀痕交错,够卖肉师傅的辛苦了。
我的内弟冷小毛就是个肉案子师傅,分别在汉口长胜菜场、百子菜场工作过。计划经济时代,卖肉的蛮吃香,对于一般顾客,他们只是瞟一眼,接过肉票和钱,一刀下去,又准又狠。这准体现在重量上,又体现在质量上,肥廋搭配,骨头与肉也搭配。过去人们买肉总希望买到排骨,但却是个稀罕物,得起三更睡半夜去排队,有的人搞个筲箕,砖头什么的占位置,想抢在前头买到排骨,有些还扯皮打架。那肉案子师傅就有这种特权,可以暗自留存一些排骨或好部位的猪肉,照顾熟人和关系户。
至于猪下水,价钱不贵而且不要肉票,猪肝、大肠、猪腰子是高级滋补品,凭医院证明可以买一副,其他人想买必须有关系,走后门。至于想买点梅子肉,那比登天还难。到过年,若是买到猪头、猪舌头、猪心头,把这些一加以卤制,那绝对是下酒的好菜,这些物品肉案子师傅可以搞点小特权。
市场经济放开了,猪肉市场大改变,如今买肉可以上大超市,可以去集贸市场,不需要票证,而且想买什么部位都自由选择。肉案子师傅一改过去的冷面孔,笑脸相迎,热言暖语,再不是以前那样俏皮风光了,市场经济嘛!顾客为上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 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二、独轮车


独轮车传说是三国时期的诸葛亮所创,它的前身就是木牛流马. 其实,独轮车应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的结晶。

独轮车,由六块弧形木片投榫组合而成,故称“六合车,”因它前头尖后面有两个推把如同羊角,也称“羊角车”。北方人把这种车与大排车相比,就叫“小车”。

独轮车只有一个车轮,按说容易翻倒,巧的是,人们怎么就喜欢它,用它载人、载物,若是长途还觉得平稳轻巧,成为我国最经济、运用最广泛的交通工具。  

以前,在武汉附近的农村经常可以看到这种独轮车,木车轮外面包一圈铁皮,走在石板路上发出的“的笃的笃”声响。推车人通常肩搭一根麻绳编成的扁型“车辫子”,用其两端勾住车把末端的“车刷子”,四肢同时用力极力保持车身平衡。转弯时,要善于扭屁股。载人时右边坐人左边放行李,坐车的和推车的一路走一路聊,既轻松又自如。有人就做这种生意,帮人运货和送人,赚力气活的钱。

那时,农村女子结婚后回娘家就坐这独轮车,丈夫推车,新媳妇坐在上面,夫妻双双把家还。过了年把两年,独轮车又换成另一景象,穿大红袄的媳妇回娘家,抱着胖娃娃坐一边,另一边是给爹妈的鸡和鸭,豆丝和糍粑。丈夫精神十足地推着,满心的欢喜去见老亲爹老亲娘。

上世纪60年代,独轮车的木轮换成胶轮,劳动效率明显提高,多用于农村水利工程建设和农田作业。这种车走大路行,走小路一样行,负重过大,还可以在车架前面套一根麻绳,由另一个人背着前行,其运载能力比人力、畜力还大得多。1971年,宜昌葛洲坝开工时,从湖北各地调来大批民工,在修三江、二江围堰时,就有不少农村的农民用独轮车运土,川流不息,一派繁忙景象至今印象深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7 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一、打草鞋

  在我家里,有两双草鞋我没有舍得丢。一双是小孩穿的,是2014年在成都青城山古镇买的,另一双是在黄陂木兰古寨攀援时配送的。我把这作为我家的艺术品而收藏。

草鞋早已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回想起在农村下放当知青时,也买过草鞋,也看过农民在凳子旁打草鞋。打草鞋的凳子不是一般的凳子,看上去像一张平凳,但有勾头、腰杆、凹槽、叉杆、木拍。以前晚稻收割后,男人将稻杆扎成捆,甩开晒在田边,晒干扎成捆,收藏在柴房内或放在房屋的横梁上。农闲时,女人得了空闲便开始打草鞋。

打草鞋前,男人要先做两件事:一是撮麻绳,那是草鞋的经;二是捶稻草。每户人家门口都有一块石板,将稻草放在石板上,喷点水,用木锤捶散揉软,一捆稻草往往要捶个把小时才能上手用。

打草鞋时,女人骑坐在长凳上,把麻绳按两长“口”型挂在勾头的和腰杆上,将捶软的稻草搓成条绳编织进长“口”型的麻绳之间,打一截就的用叉杆顶在凹槽中将其夯实,用木拍左右拍齐。再打一截就得依照鞋的规格宽度更换 的个数。如此循序渐进,一晚能打三五双。手巧的打到深夜,会打一排(十双)。男人呢!就在旁边陪着做些零碎事,打好一双,就拿剪刀将不齐整的毛边剪掉,再用草绳扎好,每排十双。积少成多,赶集时让家中老爷子挑到街去卖,三分钱一双,换些油盐钱。

你还别看,尽管草鞋很单薄,有底无帮,但它很实用,农民、挑夫、纤夫、等都喜欢它。穿着草鞋赶路爬坡,趟水过河,脚板底确实不滑。由于结实,草鞋是经过揉捶打压的,走在细碎石子路或者陡峭的石驳岸上,踏实沉稳。有一年,我随农民去临近的村子挑稻谷秧苗,春天又下过雨,田埂上湿而滑,农民给了我一双草鞋,又贴脚,挑担子行走比打赤脚要稳当多了,也就在那个时候,我喜欢上草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3 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打夯
  这一行我在农村当知青上水库时见过,也参与过。当挑土垒起大堤,要想大堤结实,就得要层层打夯。
  夯锤有石头的,也有铁质的,有四方形、圆柱形、菱形,都是下面大上面小。有的夯锤上有眼,上面插着木棍;有的焊上铁环,用粗麻绳子穿起,系八根至十六根绳子,每根绳子一人,连喊号子的,组成了一个班子。喊号子的人手拽着夯锤的柄杆,高喊号子,其他人随声应和,夯锤能举起一人多高。
打夯是个力气活,也是技巧活,需要大家一起用力,怎么样统一呢?交响乐队有指挥,这打夯就要靠喊号子的人,好统一大家的手脚。不然,有的使力举起,有的还没动静,行动不一致,蛮影响大家的情绪。有时,夯锤举得不高,还会拉偏伤人。
打夯的号子是劳动者为自己增添力量,激发动力而自编自唱的歌,不仅能起到激发干劲,听起来还十分风趣。这喊号子的人是个“现编”队长,看见什么就唱什么,看见美女决不会唱儿子伢,看见山水树木及天上太阳云朵都随意编唱,其他人跟着应和,还是蛮好玩的。有时来点荤段子,常把人笑得合不拢嘴。
上水利那会,不仅只有一个打夯的群体,还有其他也在一起打夯,有时互相之间像拉歌一样,你挑衅一下我,我也反击一下你,看谁的嘴巴厉害,也十分逗趣。在一个大的水利建设场面,几百个乃至几千个夯锤彼此喊着唱着,工地成为歌的海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 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九、打草鞋

在我家里,有两双草鞋我没有舍得丢。一双是小孩穿的,是2014年在成都青城山古镇买的,另一双是在黄陂木兰古寨攀援时配送的。我把这作为我家的艺术品而收藏。

草鞋早已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回想起在农村下放当知青时,也买过草鞋,也看过农民在凳子旁打草鞋。打草鞋的凳子不是一般的凳子,看上去像一张平凳,但有勾头、腰杆、凹槽、叉杆、木拍。以前晚稻收割后,男人将稻杆扎成捆,甩开晒在田边,晒干扎成捆,收藏在柴房内或放在房屋的横梁上。农闲时,女人得了空闲便开始打草鞋。

打草鞋前,男人要先做两件事:一是撮麻绳,那是草鞋的经;二是捶稻草。每户人家门口都有一块石板,将稻草放在石板上,喷点水,用木锤捶散揉软,一捆稻草往往要捶个把小时才能上手用。

打草鞋时,女人骑坐在长凳上,把麻绳按两长“口”型挂在勾头的和腰杆上,将捶软的稻草搓成条绳编织进长“口”型的麻绳之间,打一截就的用叉杆顶在凹槽中将其夯实,用木拍左右拍齐。再打一截就得依照鞋的规格宽度更换 的个数。如此循序渐进,一晚能打三五双。手巧的打到深夜,会打一排(十双)。男人呢!就在旁边陪着做些零碎事,打好一双,就拿剪刀将不齐整的毛边剪掉,再用草绳扎好,每排十双。积少成多,赶集时让家中老爷子挑到街去卖,三分钱一双,换些油盐钱。

你还别看,尽管草鞋很单薄,有底无帮,但它很实用,农民、挑夫、纤夫、等都喜欢它。穿着草鞋赶路爬坡,趟水过河,脚板底确实不滑。由于结实,草鞋是经过揉捶打压的,走在细碎石子路或者陡峭的石驳岸上,踏实沉稳。有一年,我随农民去临近的村子挑稻谷秧苗,春天又下过雨,田埂上湿而滑,农民给了我一双草鞋,又贴脚,挑担子行走比打赤脚要稳当多了,也就在那个时候,我喜欢上草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长江论坛

GMT+8, 2020-9-21 11:21 , Processed in 0.07625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