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市民观察团
楼主: 花楼百子

说说武汉老行当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 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二、独轮车


独轮车传说是三国时期的诸葛亮所创,它的前身就是木牛流马. 其实,独轮车应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的结晶。

独轮车,由六块弧形木片投榫组合而成,故称“六合车,”因它前头尖后面有两个推把如同羊角,也称“羊角车”。北方人把这种车与大排车相比,就叫“小车”。

独轮车只有一个车轮,按说容易翻倒,巧的是,人们怎么就喜欢它,用它载人、载物,若是长途还觉得平稳轻巧,成为我国最经济、运用最广泛的交通工具。  

以前,在武汉附近的农村经常可以看到这种独轮车,木车轮外面包一圈铁皮,走在石板路上发出的“的笃的笃”声响。推车人通常肩搭一根麻绳编成的扁型“车辫子”,用其两端勾住车把末端的“车刷子”,四肢同时用力极力保持车身平衡。转弯时,要善于扭屁股。载人时右边坐人左边放行李,坐车的和推车的一路走一路聊,既轻松又自如。有人就做这种生意,帮人运货和送人,赚力气活的钱。

那时,农村女子结婚后回娘家就坐这独轮车,丈夫推车,新媳妇坐在上面,夫妻双双把家还。过了年把两年,独轮车又换成另一景象,穿大红袄的媳妇回娘家,抱着胖娃娃坐一边,另一边是给爹妈的鸡和鸭,豆丝和糍粑。丈夫精神十足地推着,满心的欢喜去见老亲爹老亲娘。

上世纪60年代,独轮车的木轮换成胶轮,劳动效率明显提高,多用于农村水利工程建设和农田作业。这种车走大路行,走小路一样行,负重过大,还可以在车架前面套一根麻绳,由另一个人背着前行,其运载能力比人力、畜力还大得多。1971年,宜昌葛洲坝开工时,从湖北各地调来大批民工,在修三江、二江围堰时,就有不少农村的农民用独轮车运土,川流不息,一派繁忙景象至今印象深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7 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一、打草鞋

  在我家里,有两双草鞋我没有舍得丢。一双是小孩穿的,是2014年在成都青城山古镇买的,另一双是在黄陂木兰古寨攀援时配送的。我把这作为我家的艺术品而收藏。

草鞋早已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回想起在农村下放当知青时,也买过草鞋,也看过农民在凳子旁打草鞋。打草鞋的凳子不是一般的凳子,看上去像一张平凳,但有勾头、腰杆、凹槽、叉杆、木拍。以前晚稻收割后,男人将稻杆扎成捆,甩开晒在田边,晒干扎成捆,收藏在柴房内或放在房屋的横梁上。农闲时,女人得了空闲便开始打草鞋。

打草鞋前,男人要先做两件事:一是撮麻绳,那是草鞋的经;二是捶稻草。每户人家门口都有一块石板,将稻草放在石板上,喷点水,用木锤捶散揉软,一捆稻草往往要捶个把小时才能上手用。

打草鞋时,女人骑坐在长凳上,把麻绳按两长“口”型挂在勾头的和腰杆上,将捶软的稻草搓成条绳编织进长“口”型的麻绳之间,打一截就的用叉杆顶在凹槽中将其夯实,用木拍左右拍齐。再打一截就得依照鞋的规格宽度更换 的个数。如此循序渐进,一晚能打三五双。手巧的打到深夜,会打一排(十双)。男人呢!就在旁边陪着做些零碎事,打好一双,就拿剪刀将不齐整的毛边剪掉,再用草绳扎好,每排十双。积少成多,赶集时让家中老爷子挑到街去卖,三分钱一双,换些油盐钱。

你还别看,尽管草鞋很单薄,有底无帮,但它很实用,农民、挑夫、纤夫、等都喜欢它。穿着草鞋赶路爬坡,趟水过河,脚板底确实不滑。由于结实,草鞋是经过揉捶打压的,走在细碎石子路或者陡峭的石驳岸上,踏实沉稳。有一年,我随农民去临近的村子挑稻谷秧苗,春天又下过雨,田埂上湿而滑,农民给了我一双草鞋,又贴脚,挑担子行走比打赤脚要稳当多了,也就在那个时候,我喜欢上草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3 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打夯
  这一行我在农村当知青上水库时见过,也参与过。当挑土垒起大堤,要想大堤结实,就得要层层打夯。
  夯锤有石头的,也有铁质的,有四方形、圆柱形、菱形,都是下面大上面小。有的夯锤上有眼,上面插着木棍;有的焊上铁环,用粗麻绳子穿起,系八根至十六根绳子,每根绳子一人,连喊号子的,组成了一个班子。喊号子的人手拽着夯锤的柄杆,高喊号子,其他人随声应和,夯锤能举起一人多高。
打夯是个力气活,也是技巧活,需要大家一起用力,怎么样统一呢?交响乐队有指挥,这打夯就要靠喊号子的人,好统一大家的手脚。不然,有的使力举起,有的还没动静,行动不一致,蛮影响大家的情绪。有时,夯锤举得不高,还会拉偏伤人。
打夯的号子是劳动者为自己增添力量,激发动力而自编自唱的歌,不仅能起到激发干劲,听起来还十分风趣。这喊号子的人是个“现编”队长,看见什么就唱什么,看见美女决不会唱儿子伢,看见山水树木及天上太阳云朵都随意编唱,其他人跟着应和,还是蛮好玩的。有时来点荤段子,常把人笑得合不拢嘴。
上水利那会,不仅只有一个打夯的群体,还有其他也在一起打夯,有时互相之间像拉歌一样,你挑衅一下我,我也反击一下你,看谁的嘴巴厉害,也十分逗趣。在一个大的水利建设场面,几百个乃至几千个夯锤彼此喊着唱着,工地成为歌的海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 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九、打草鞋

在我家里,有两双草鞋我没有舍得丢。一双是小孩穿的,是2014年在成都青城山古镇买的,另一双是在黄陂木兰古寨攀援时配送的。我把这作为我家的艺术品而收藏。

草鞋早已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回想起在农村下放当知青时,也买过草鞋,也看过农民在凳子旁打草鞋。打草鞋的凳子不是一般的凳子,看上去像一张平凳,但有勾头、腰杆、凹槽、叉杆、木拍。以前晚稻收割后,男人将稻杆扎成捆,甩开晒在田边,晒干扎成捆,收藏在柴房内或放在房屋的横梁上。农闲时,女人得了空闲便开始打草鞋。

打草鞋前,男人要先做两件事:一是撮麻绳,那是草鞋的经;二是捶稻草。每户人家门口都有一块石板,将稻草放在石板上,喷点水,用木锤捶散揉软,一捆稻草往往要捶个把小时才能上手用。

打草鞋时,女人骑坐在长凳上,把麻绳按两长“口”型挂在勾头的和腰杆上,将捶软的稻草搓成条绳编织进长“口”型的麻绳之间,打一截就的用叉杆顶在凹槽中将其夯实,用木拍左右拍齐。再打一截就得依照鞋的规格宽度更换 的个数。如此循序渐进,一晚能打三五双。手巧的打到深夜,会打一排(十双)。男人呢!就在旁边陪着做些零碎事,打好一双,就拿剪刀将不齐整的毛边剪掉,再用草绳扎好,每排十双。积少成多,赶集时让家中老爷子挑到街去卖,三分钱一双,换些油盐钱。

你还别看,尽管草鞋很单薄,有底无帮,但它很实用,农民、挑夫、纤夫、等都喜欢它。穿着草鞋赶路爬坡,趟水过河,脚板底确实不滑。由于结实,草鞋是经过揉捶打压的,走在细碎石子路或者陡峭的石驳岸上,踏实沉稳。有一年,我随农民去临近的村子挑稻谷秧苗,春天又下过雨,田埂上湿而滑,农民给了我一双草鞋,又贴脚,挑担子行走比打赤脚要稳当多了,也就在那个时候,我喜欢上草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 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八、私塾


   过去小伢们读书,除了官学,还有不少私学。私学没有怎么样的条件,规模,办学方式也比较灵活。在武汉附近的农村,有乡党集资在那个寺庙道观内办学,也有宗祠族长牵头集资,请个私塾先生过来,就以宗祠为学校课堂,以族人子弟为教育对象。在市内,同乡会,商会牵头,也请来私塾先生,课堂设在会馆里,招来同乡弟子前来读书。

  张之洞督鄂时期,他也不忘加强私塾教育的建设和管理,在他的倡导下,1809年湖北当局为了使贫寒子弟“知学明理,安分守己,不犯上作乱”,普遍设置了一种短期(两个月)的义塾——即简便小学义塾,经费由政府提供,专一招收贫寒子弟入学。1892年,又设立一种专门针对15——20岁青年人的普及学塾。光绪28年(1902年)11月,张大帅颁布了《鄂省普及教育及学塾章程》,在省城内东南西北、城外上下各地段,由政府出资,建立塾舍,聘请塾师,设置普及私塾30余所。直到1929年,汉口市延续张之洞办教育要两条腿的思路,制定了<<《私塾注册规则》十五条,有此作指导,一些热心教育的群团之人,纷纷集资办学,一时间,汉口的塾学教育发展蛮快。当年登记合格,可以挂牌的,仅硚口至刘家庙,就有180多所塾学馆。

说起私塾先生的水平,肯定参差不齐,有的从科举考场失意下来,仍是饱学之士,熟读诗书,有两把刷子,教伢们比较认真,但教学方法简单,重文偏理,科目不全面。有的恐怕空有其名,教学缺乏计划性,凭兴趣和个人偏好,脚踩西瓜皮,有些混日子。

   当今,虽说伢们进了学校学习,但类似私塾的校外辅导班,培优班层出不穷涌现,从小学到高中,从文化课到艺术课,把伢们的业余时间占的满满的。快乐与痛苦可有多少?只有伢们心里知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 09:2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七、喝彩人

         武汉人以往每逢喜庆节日包括玩灯在内,总是在热闹当中添热闹,要“贺彩”及祈求吉祥安泰,人寿年丰。

          这贺彩又叫“喝彩”,是前面由一个人报一句(七字),比如“狮子龙灯排成阵”嘞!,下边由众人一起接一声:“盛嘞!”“花灯放到六渡桥!”“妙嘞!”前句是什么韵押尾,后面接腔的也必要和一样的韵脚,如果前句是“理、比、启”之类的字押尾,那接腔的众人又自然会和上“右哟!、喜呀!”之类。

        农历一年12月当中,月月有节令,通常在彩声中能听到:“正月天下第一桥、二月来了好花朝、三月清明扫墓去、四月小满满堂娇、五月端阳龙船会、六月菱角来咬巧、八月思亲念不消、九月重阳登高游、十月阳春乐陶陶、冬月众人闲不住、腊月办年看明朝。”这当中,贺彩头总是因时而新,滔滔不绝,从来没见过开口拿不出词儿来的。

         正月间因为许多戏院上演灯影戏《天下第一桥》,这民间贺彩的少不了拿戏中人物“尚德天”、“夏德海”这两个名字插进去打趣。比如:“上得天去嫦娥会,下得海里尝海味”等,都是插科打诨要逗人一乐一笑话,那么,接下腔的众人会喊:“妹哟,对哟”之类字眼凑兴。

           民间办婚姻喜事的,在发出花轿之前和抬了新婚回来,在大门口也有大贺喜彩的,比如:“姑爷生来福不错!”“贺哟!”“找个新娘似嫦娥!”“和哟!”“这边花轿发过去”“喜哟!”“新姑娘会不过意!”“蜜哟!”······尤其是花轿回来,新人在内,那幽默风趣的贺彩声起,总要笑得一湾子人前俯后仰,合不拢嘴。比如:“新娘新娘你莫哭!”“不啊!”“这里是你安乐屋!”“福呀!”“我看你在轿里笑!”“妙哇!”“送小娘娘陪你到!”“要哩!”“下轿进屋不消歇!”“盼嘞!”“明年请我吃红蛋!”“办啦!”

          贺彩人看到这家公公婆婆在一边时,往往又是一番插趣:“爹爹喜得胡子翘!”“婆婆等个孙子抱”等妙语,实在是一片喜气洋洋的氛围。

          那诙谐幽默的贺彩人,一般都是由新郎家特定请来帮忙的,这种人过去多半是自办民学的私塾先生,能照事发话,机灵过人。他们有时在新郎家碰上细姑子,也要插一句彩头话,比如:“明日等你来坐轿,还是接我贺彩号”,姑娘伢红着脸,边笑边说:“我偏不坐轿,我会自己走的。”搞得大家哄笑一堂。这大概是过去的撩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六、驾船的


  我老伴冷家是黄陂滠口冷家大湾人,老伴的上一辈有弟兄四人,早年冷家兄弟靠驾船为生。他们主要在汉水一带行船,三艘大木船一艘小木船。那时没有柴油机之类的动力设备,全靠船工划桨和风帆给力,遇到顺风顺水,扯起布蓬,船呼呼地往前行,若是遇到顶风或逆水而上,往往是两人一起划桨,甚至有时还要由男壮力沿河拉纤。寒冬腊月,滴水成冰,在船上被冷风一吹,衣服冻得像盔甲,人冻得直哆嗦。至于背纤,更是造孽,不管刮风下雨,严冬酷暑,总是卷着赤脚蹬草鞋,遇沟跨沟。逢水涉水。这引证了过去一句民谣:“世上三大苦,行船、打铁、磨豆腐。”

这几艘木船就是他们的生计,一般从汉口的硚口一带码头出发,为商人运输茶叶、酒、盐、瓷器等运到汉水上游的老河口及河南陕西等地,然后再把上游的皮毛、粮食、棉花等又带回汉口,来回一般不放空,赚点运输辛劳费。木船回到汉口,作短暂的休整,补充一些吃喝的储备,购买一些船只的用品,如缆绳,修补风帆等。

我曾多次与二叔叔及他的女儿冷先凤(我们称凤姐)交谈,得知这驾船也是十分辛苦的行当,除了顶风冒雪,风餐露宿,出卖劳力,再就是担心社会治安,毕竟在旧社会兵荒马乱,兵匪凭借武器,肆力横行霸道掠夺财物。在日寇侵略中国的那个时候,家族小船队还遭到日机的扫射和轰炸。听凤姐说,有一次,日机扫射时,把二娘和她的妹妹打死了。

船队中的大木船要载货,小木船算是给养船,船只就是他们的家,吃喝拉撒都在船上,小木船上妇女和孩子们居多,女人忙于照看孩子,主要就是为男人们生火做饭。有时也要帮忙出力。

解放后,这些沿河跑运输的家族船队被收为汉江航运公司,并安排到钟祥市落户。如今,老伴冷家的人大部分都在钟祥生活,当然他们早已不再驾木船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五、接生婆


  我妹夫的妈就是一位接生婆,大家亲切叫她“三太”过去在汉阳汉川一带小有名气。她接生的孩子数也数不清,她九十六岁去世,给她送葬的人也不计其数。

  接生婆不好当,通常拎着蓝布包袱,里面的工具很简单,一把剪刀、一块毛巾、一个脸盆。做这一行主要是经验。过去没有什么检查仪器,对孕妇腹内的情况只能凭经验。三太从四十多岁就干这事,到七十多岁还有人请她去接生。不管什么时辰,什么天气,只要哪家产妇要生了,她必须立刻赶过去,经常是深更半夜被叫醒,甚至冒着大雨、大雪往人家屋里赶。

  产妇家里对“三太”充满期待,一进门主人便双手捧上一碗糖水鸡蛋。“三太”吃完鸡蛋,洗洗手,走进内房,仔细询问、观察,马上吩咐家里人该干些什么,主人俯首站立惟命是从。

旧式分娩有立式、半跪式、仰卧式和坐盆式。经验丰富的“三太”一边轻声对孕妇说:“不要怕,一下子就会好了。”让孕妇尽量减少恐惧和慌张。一边面授机宜:“屏气,用劲、再屏气、再用劲”。当婴儿呱呱坠地,接生婆马上向外房报喜:“生了,生个大胖小子!”或者“生了,得了个千金!”接生婆那剪刀放在灯上消毒后剪下脐带,用干净的布条捆好婴儿肚脐眼,穿上柔软干净的衣服,站在一旁的婆婆急忙接过来,抱着还没有睁眼的婴儿看了又看,喜不自禁。

若是遇到难产,那孕妇痛的叫娘,接生婆也要手脚麻利,自己稳住神,不慌不忙地进行。

如今一般医院都有妇产医院,从上世纪80年代起,接生婆就没有生意了,他们的使命已经完成。但毕竟为孕妇送去希望,为小生命带来平安,为一家人带来欢笑,应该是值得尊敬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7 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花楼百子 发表于 2017-12-27 16:48
二十四、媒婆
媒婆是旧时以说媒为职业的妇女,存在历史悠久,有官媒和私媒之 ...

谢谢王老师继续发帖介绍,最近长江网的确比较卡,我也是很难发帖,希望坚持一段时间后会有改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7 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四、媒婆

媒婆是旧时以说媒为职业的妇女,存在历史悠久,有官媒和私媒之分,是古时男女婚配的重要中间人。

媒人在过去有重要地位,孟子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封建社会的自然经济形态把人局限在家庭里,相互之间不了解很隔膜,即使自己家儿女已经长大成人,还不知道哪家需要嫁女娶媳。就委托他人曲道求之,有一个媒人从中斡旋是最好不过的了。

中国古代许多封建王朝都设有官媒,由他们来管理黎民百姓的婚姻,《红楼梦》中就多次有官媒记载,第77回有“官媒来说探春,由此官媒制度可见一斑。官媒制度早在周代就已经出现,当时的媒官被称为“媒氏,从国家领取一定的俸禄,执行公务。常言道:“说好一门亲,好穿一身新”,反映了媒人的收入状况。

    过去的媒婆以说媒为生,走东家串西家,有多少未婚男女尽在掌握中。为了凑成一对婚姻,有的不惜采用抗蒙拐骗的手段,加上过去没有像今天一样有那么多的社交方式,男女双方的情况全凭媒人一张嘴。曾有“媒婆媒婆,撮吃撮喝”之说,我表叔曹文瑞就是一例。表叔从小双腿残疾,加上又是驼背,人倒长得英俊潇洒,但就是难找合适的婚配。家里只能托媒人撮合。有一位姓陈的姑娘,也是年纪好大了没出嫁,脸上长有蛮多麻子,相貌自然差一些。媒婆就两边说各自优点,说我表叔家底宽裕,老字号曹正兴的继承人。说对方是军队团长抱养的女儿,父亲有权有势。这一说,双方有些动心。随后女方提出看人,那天陈姑娘在维安里店铺远远看去,表叔只是坐着不动,面朝街面,女方一看一表人才,就有些欢喜。男方也远处瞧看陈姑娘,也觉得五官端正,身材苗条,也就答应这门婚事。事后当然有些受骗感觉,但已经是既存事实,退婚也不可能,一想各自都有缺陷,各自也有长处,时间一长,也就想过来了。后来,日子过得还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长江论坛

GMT+8, 2019-12-16 19:42 , Processed in 0.07715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