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市民观察团
楼主: 花楼百子

说说武汉老行当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6 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这段时间发帖上不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7 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算命
以前,在小巷子穿行着一些算命先生,他们大多是双目失明或青光眼,俗称睁眼瞎子,柱着竹竿子,在青石板路指指点点。或者由一个小孩牵着走。有的拉着胡琴,琴曲大多是中国传统曲目,如《孟姜女》等,琴声悠扬不乏有些凄凉。若是想请先生算命,上前叫一声,算命立即停下脚步,随你进屋,端坐问话。
为什么在民间从事算命的人都是瞎子?瞎子的心静,少一些眼前事物的干扰,记忆力特强。瞎子学算命都要拜师,瞎子授徒不用书本,而是带徒弟背歌诀,每晚半夜起来背一遍,一百天后带徒弟出门实习,指点一下就行了。
算命并不是闭着眼睛瞎吹,有着自己的推理步骤和方法,不管哪路瞎子,他们所运用的都是批八字的理论,这来源于天干、地支、阴阳和五行学说,运用了大量的天文学、地理学知识。对于批八字,所依据的判断准则固定不变,会变的只是查万年历的方法,只要背下一些相关的口诀就可以了。
瞎子算命没有纸笔,只是口中不停地念着各种口诀,大拇指在手上不停移动,这其中是在推算年、月、日和时的干支表示。由于内容较多,他们发明用手代替纸笔的掐指推算。只要你这个瞎子悟性好一点,稍微懂一点心理学,就可以到街上给人算命。
瞎子最拿手的是从一个人出生五行生克中,算出人一生的大运、小运、流年吉凶、利弊顺逆。同时,他会教你如何摆脱凶难、逢凶化吉,所以算命瞎子懂得问对方的心理状态,推算一般不会说得太死板,给你留有余地,可以随机应变,以取得问命人的欢心。有的算命人还说你的命如何如何好,那么你掏钱可能会多一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3 06:58 | 显示全部楼层
花楼百子 发表于 2017-1-20 16:36
感谢“学到老”和“七旬草根”两位版主对本人的鼓励,今后继续发帖。

谢谢您的分享!使我加深了对武汉老行当的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28 00:3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多行当现在都不存在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九、 皮匠 皮匠就是做鞋和修鞋的,也叫鞋匠。 皮匠也分两种,一种是行脚,一种做店面。行脚是担一扁担,一头挑一木箱,一头挑着钉鞋用的铁拐子和小砧子之类的工具。木箱中不同的抽屉里放着不同的工具,如,皮钉、钳子、剪子、锤子、起子、楦头、榔头、铁镇子,还有胶水、麻线、皮线、锥子、弯针、石蜡、皮跟、铁掌等物。此外,还有大大小小的皮子块、皮子头、破皮鞋、破胶底、旧轮胎等等,都是补鞋子用的材料。最重要的是那一把铁拐子,两头是两只鞋底形的铁鸭子嘴。用的时候,夹在腿间,可将要修的鞋底儿朝天地套在鸭嘴上,修起鞋来很是方便。这把铁拐子是鞋匠的专用工具,他们都称它是“八仙”中的李铁拐所用之物。如是,那位唐代叫李铁拐的人,便成了这一行的祖师爷了。 出现走街串巷的修鞋人,是在城市生活较为繁荣之后的事情。尤其是皮鞋大出现,修理皮鞋,需要一定的技术和工具,就产生了这种行当。 第一次鸦片战争之后,来华的西人越来越多,西式皮鞋进入了中国,修鞋这一行当就发展了起来。修鞋人走街串巷,吆喝着“修鞋来……”遇有活计,放下箱担,坐在小马扎子上就干起活来。 我们街坊有位姓严的皮匠,是做店面的,从早到晚,年复一年,系着脏兮兮的围裙,弓腰低头默默低为顾客绱鞋、修鞋,他身后的墙面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鞋,那是他心血和汗水的结晶啦!他这个人不爱多说话,陪伴他的有个小小收音机,喜欢听楚剧汉剧等戏曲节目,不时还小声哼一哼。他手艺好,干活很麻利,他绱鞋的锥子和穿有绱鞋的细麻绳绳的针必须伸进鞋口儿里面摸着缝。这就全凭鞋匠的直觉和手感,手艺高的鞋匠眼睛闭上都能绱。鞋匠绱起来得心应手,有些比较笨拙的妇女,自做的鞋底鞋帮不配套,大小不一,这就难坏了鞋匠,特别是鞋面小鞋底大,需要鞋匠将鞋面不断往紧里绷,将鞋底往弯里窝,才能连缀在一起。鞋绱起来以后,先将鞋子套在铁拐顶上,鞋底朝上,用小铁锤轻轻地砸几圈,使鞋底平整,然后,在鞋口儿里面塞进鞋楦子,把鞋楦圆滑。鞋楦子是木头做的,楦鞋时,先将鞋头楦子塞入,再把鞋跟楦子放入,中间部分根据鞋子的大小放进若干个长方体木块,再用薄一点的木楔楔紧。等几分钟之后取出鞋楦子,鞋就算绱好了。绱鞋时,鞋匠同时用两根针,先用锥子在要穿针的部位扎一个小孔,两根带线绳的绱鞋针相向穿入,两手同用劲缒紧,然后循环往复。锥子扎下的小孔,我们用肉眼急忙看不见,可鞋匠用手摸着穿针准确快速,真是熟能生巧。 绱鞋是个技术活。不同的人穿不同的鞋子,不同的鞋子又有不同的绱法,这是有讲究的。小孩子抓周穿的猫头鞋小而软,要用小号的针,缝制时斜着连上就行。半大男孩多穿松紧口,因为顽皮比较费鞋,这类鞋子得明绱,好处是鞋帮不易坏。女孩子一般穿方口褡绊鞋,明绱才好看,透着大方而本色。成年男人则是圆口鞋子居多,这种鞋子要翻绱,要把线脚藏在里面,这样鞋子的空间才能最大化,穿起来轻快而跟脚。翻绱是难度最大的,价钱也贵。由于皮匠生意的季节性突出,一进冬天,他们就忙碌起来了。但过了腊月二十四送灶日,皮匠铺子就不再收鞋了,他们怕忙不过来,误了人家过年。皮匠店在所有生意铺子中总是最后才关门,他们一直要忙到大年除夕。 鞋匠修鞋,也不像现在的修鞋者用补鞋机子,全靠手工。补鞋面时,用作皮鞋皮衣剩下的下角料按鞋面破损程度将皮渣剪成椭圆或圆形,像绱鞋一样两根针对针缝制在破损处。若是靠鞋底部位的鞋帮破损了,则需要将补鞋的皮子一半儿绱在鞋底上,一半儿缝在鞋帮上。若鞋底破损了,就需要钉鞋,用废旧自行车外胎,剪成鞋底状(鞋底尖或者跟),用专用的鞋钉钉好。钉鞋是需要钉鞋铁拐子顶的,这样鞋钉尖自然就铆平了,穿上鞋后不至于磨脚。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穿布鞋的人越来越少,而穿皮鞋、塑料凉鞋的人增多。皮匠们也跟着学会修皮鞋,修凉鞋。皮鞋鞋底磨薄,经过皮匠师傅打掌后可以再穿很长一段时间。若是修塑料凉鞋,皮匠师傅用电烙铁,来焊接,两三分钟,塑料被焊得天衣无缝。 如今的修鞋已经机械化了。但是在街头巷尾,还依旧可见昔日被称作“皮匠”的师傅,一个简陋的工具箱,加上钻子、钉子、锤子和几把切刀,组成他们养家糊口的摊子。他们有着粗糙的大手,黝黑的皮肤,苍老的面容,他们佝偻着身躯,使劲地搓着鞋帮。干这一行也不容易啊! 如今,有些鞋子的质量不如以前,鞋穿坏了,有些人干脆一丢,懒得去找师傅修理,所以皮匠的生意有还是有,但也有坐冷板凳的时候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4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八、补锅 记得在上世纪60年代,有一出湖南花鼓戏叫《补锅》,其中女青年还是李谷一老师扮演,男青年李小春就是一个补锅匠,两人配合起来,帮助丈母娘改变轻视补锅匠的旧思想。道白及唱腔具有浓郁的湖南风味,至今一些年纪大的人还记忆犹新。 补锅匠,是个非常古老的行当。相传从“黄帝作釜甑”,“始蒸谷为饭,烹谷为粥”(三国谯周《古史考》)起,人类便有了锅釜,与此同时,也便有了补锅匠,但真正出现修补铁锅的补锅匠,还是到铁器出现以后的事,至今也有了二千多年历史。直到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人们还经常可以看到有补锅匠挑着担子游走于乡间街头。 过去物资相当短缺,每当人家的铁锅漏了,只要不到实在不能用的地步,都舍不得扔掉,都会等着补锅匠来修补。补锅匠挑着一副担子,走街串巷地吆喝着:“补锅——,补锅——,补锅——喽!”担子的一头是木制的手拉风箱,另一头是直径约15公分的炉子、作燃料用的白煤、熔化生铁的坩埚、几块废铁锅片、砻糠灰和破搪瓷杯里装着的半杯石灰浆,此外还有一些零星的小工具如小榔头、铁钳子等。 补锅匠其实不仅补锅,还补盆子什么的,但大家习惯上还是叫他补锅的。补锅匠边走边吆喝,那声音特别,一是悠长,二是宏亮,三是有种职业的油滑。 补锅的方法分冷补和火补两种。铁锅上沙眼小或裂缝不长时用冷补,冷补不须动火,只需用补锅钉就行。其方法是,在地上立一铁杆,将需要补的铁锅翻转扣于铁杆上,顶在裂缝处,再用铁锤在锅底外轻轻敲打,打出个绿豆大的小眼,留着穿钉。补锅钉系熟铁锻造,帽顶为伞状,直径不到2厘米,钉脚细软,补锅时,先在钉帽下抹一点石灰腻子,将钉脚从锅内向锅底外穿出,其外再套一片“螺垫”,再将钉脚钳弯,盘扭至紧贴锅底,又用小锤敲打贴实,即补好了一颗钉。若锅的裂缝较长,则挨次再补,直至裂缝补好。 火补时,补锅匠总是先用一根钢钎,在漏处反复刺探,或用小榔头轻轻敲打,一是为去除铁锈,这是火补的需要。二是将小洞敲大,因为补锅的价格是以所补的火巴子数计算的。 火补的工艺较为复杂,当补锅匠接到活计后,便在场头或墙脚跟处放下担子、安装炉子,支好风箱,敲碎白煤(无烟煤或焦炭),将带来的破铁锅片敲碎,放进用于熔铁的坩埚里。然后在小炉子里放柴、生火、加炭,随着风箱“呼哧、呼哧”的拉动,炉火越来越大,越来越旺,这时,将装满碎铁片的坩埚埋进炉子里,上面还要盖上一层煤炭,以便铁水熔得更快、更充分。 坩埚内铁片熔化成通红闪亮的铁水后,补锅匠右手握一把长长的铁钳夹着一把独特陶制小勺,从坩埚内舀起一小勺铁水迅速地倒在摊在左手的垫子上,垫子上面有草木灰,灰中间预留着一个小坑,刚好能装铁水,使它不能滚动,这时熔融的铁水火花四溅,分外好看。然后,将盛有铁水珠的垫子立即从铁锅的外面对准漏洞按上去,同时一手操起那似小扫帚把的短棒(它的质地是刚柔相济的),饱蘸石灰浆在锅的里面迅速一顶,只听得“咝啦”一声,补丁的表面与锅的球面就保持光滑一致了,一个小洞也就补好了。 小的漏洞只要用一颗铁水珠就够了,如果漏洞较大,补锅匠可以一次次反复地用铁水珠火补连接起来,直到补满整个破洞为止。若是铁锅的洞特别大,不是用铁疤火补能解决的,补锅匠就须预先备下一块旧锅的铁片,将其安在大洞的位置,在它的四周用一颗颗铁火珠将铁片与原来的锅“焊接”在一起。 补锅匠补锅的手艺再好,补的铁疤在原先光滑平整的锅面上总会留下疙瘩,使用起来很不方便,煮米饭、米粥还无所谓,炒菜时用铲子炒,不小心就会碰到铁疤,很可能还会把铁疤铲起,造成锅漏水。因此,使用修补过的锅要十分小心。 乡下人喜欢补锅匠来村里,但并不会让自己的子女去做补锅匠。黄陂乡下还流行一个顺口溜是:“有儿不学补锅匠,挑个担子走四方,一天搞不到一碗饭,一生讨不起一婆娘。”补锅匠走南闯北很辛苦,但挣的钱总还是比农人多。其实农人才是最辛苦的,一年四季,脸朝黄土背朝天,除了填饱肚子之外,并无多少余粮和积蓄。而补锅匠是手艺人,靠手艺吃饭总比靠劳力吃饭强啊, 上世纪70年代以后,铝锅、不锈钢锅普遍进入了寻常百姓家,使用铁锅的大大减少,加之人们经济条件改善了,买一张铁锅也花不了多少钱,即便坏了,扔了就算了,不再拿去修补,因此,补铁锅的生意也就日渐衰落了。与此同时,又应运而生了修铝锅、修不锈钢锅、修电饭锅的新行当,原先的补锅匠也就再难觅踪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6 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破烂换钱。 记得小时候在合作社买牙膏,装牙膏的纸盒子可当场换缝衣针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22 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七、 钟表匠 413日的《武汉晚报》记者明临翔等报道了一位71岁的老钟表匠的事迹,他57年如一日守候老手艺,他叫华二东,修表摊点就在武昌徐家棚沟边街126号,不容易啊!华师傅修表最贵不超过50元,一二十年了都没有涨价,只收“人情价”。如今,这样的钟表匠在我们这个城市已经很难找了。 过去,我们在商场门口或闹市街口很容易找到修钟表店,店面也很简单,一个四方桌,桌子上放着玻璃柜,里面挂着修好的手表。桌子有几个抽屉,每个抽屉里装着修理工具,如两脚开表匙、 开底刀、拆表带器、红色钳、金刚挫 、尖咀镊等.以及一些小配件。 钟表匠戏称自己干的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行当。一块手表里面有200多个精密配件,有的小如芝麻,因此,修表时必须紧闭一只眼,另一支眼夹着一个放大镜,时间一长,钟表匠眼睛会变成一大一小。他们旋开表盖,拿起镊子,平心静气地把零件一个个拆下来,整齐低排列到一张白纸上,用120号汽油,精致的小刷子,初洗再精洗,然后放到白纸上或真空玻璃罩子内,小心翼翼地晾干。 传统钟表修理技术包括“粘、补、焊、驳、种”五种方法,遇到一些名贵怀表和手表,一定要拆开细看游丝,能把乱成一团,直径只有发丝粗细的手表游丝,盘整的又圆又平。有些虽然走时准确,但快慢掣偏差大,就规定重修游丝,以保证日后有调试余地。修好后,要再观察几天,确定走时准确后才收取修理费。 修理小小一块手表,也可从中玩出不少“猫腻”。为牟利,利用自身优势,存在欺骗顾客的现象。里面有不少“陷阱”。 有的漫天要价。修理钟表一般没有明码标价,更无最高限价,致使修理者随意要价。一些客户急用钟表,只得违心付高价;有的客户则不会讨价还价,也常吃亏。修理点常有顾客上这样的当,以为只花几块钱,“很大方”的未问价格就让师傅修,结果换一个小零件,就被收取上百元的费用,只能是哑巴吃黄莲。如果之前问好价格顶多二三十元即可。有的偷梁换柱。一些修理者利用修理行业技术性强,客户难于当场鉴别的特点,挂牌修理各种名表,开始一两次正常修理取得顾客的信任后,就变换手法,把待修名表的好部件通通换下来,导致客户的贵重手表三天两头就返修,从而维持“稳定收入”。有的以次充好。师傅购买的修理配件中,储备了一定数量的假冒伪劣配件,质量十分糟糕。等到不识货,又持名表的顾客上门,师傅常常先把来人的手表天花乱坠夸奖一番,直到对方飘飘然,然后再换上一个所谓“进口原件”,收费几百元,以假充真,欺骗消费者,顾客糊里糊涂的就上了当。这样的假冒伪劣配件,既高价出售又保证不了质量,导致手表一修再修。 数十多年前,普通家庭有钟表的不多,当时如果拥有一块手表,还算了不起的事。那时候,钟表用的时间长了,难免出毛病,由此社会上就出现了钟表匠了。 在物质生活极其丰富的今天,世界名表已遍及各大商场的专柜。特别是手机的普及,使手表逐渐被冷落,修表业这一行当也随之衰落而旧式的钟表修理行业,随着时间的流逝,已是“风光不再”。在修理钟表业越来越冷清的时候,依然有那么一些人在执着地坚持着,为有需要的人时刻准备着,给现在的修理钟表业赋予了新的内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5 16:3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六、摆娃娃书摊(小人书摊) 我们百子巷后院有一家姓侯的,父亲因残疾,就在巷子口摆了个娃娃书摊。刚好巷子口靠近后花楼,两边都没有门面,正好摆上书摊,放着小矮凳,小伢们可以坐着看娃娃书了。 一大早,娃娃书摊由他的儿子和女儿抬着装书的薄木架,靠墙摆着,再把娃娃书封面画粘在几张木板上也一并挂出,娃娃书则用牛皮纸装订起来,写上书名,一查就可找到。出租娃娃书当初也是一种谋生手段,我们这些小伢们前来租书一般按娃娃书原价的十分之一,如一角之内的书,只要一分钱,两角之内就两分钱,最厚的也只三分钱。像我们男伢们喜欢看《水浒》、《西游记》、《三国》、《杨家将》、《岳飞传》《七侠五义》等娃娃书,书中故事波谲云诡、曲折离奇,主人翁武功盖世,侠肝义胆,个个是我们崇拜的偶像。 还有一些由电影改编的娃娃书也很吸引人,因为热门电影看不起,就找这些新出版娃娃书解解馋,如《海魂》、《铁道游击队》、《林海雪原》、《野火春风斗古城》等战斗故事,那些反特电影改编的娃娃书,如《国庆十点钟》、《铁道卫士》、《羊城暗哨》、《秘密图纸》等,看了不想放手。娃娃书的特点就是你识字不多,仅看那些画面,就可以知道其中意思,给小伢以知识的吸收和情感的熏陶。 如果没有钱,也可拿牙膏皮子来换,一个牙膏皮子值三分钱,这也可看三本或两本娃娃书,所以有时家里牙膏差一点并没有完全用完,就把家里每个人的牙刷都挤上牙膏,好拿去换书看。还有时几个小伢趁侯爹爹不注意,偷偷在彼此之间换着看,尽量减少花钱,多看书,其实侯爹爹心知肚明,也不那么认真,都是巷子里的伢们,多看几本也不追究。小伢喜欢看书是好事嘛!读小学五年级时,语文老师徐静兰布置写一篇作文《我和我的好朋友》,我就是借鉴这本同名的娃娃书写了交给老师,居然得到老师的好评。更有成就感的是1963年小学考初中时,正好也是这个题目,我轻车熟路写了出来,也得到较高的分数。 有一次到了一本《中锋在黎明死去》,是外国小说改编的,写一位足球中锋和一位歌女为了生存,在资本主义国家拼命工作而最后因伤病和青春不再,被老板抛弃的悲惨生活故事,侯爹爹推荐给我看,我说没有钱也没有牙膏皮子,他毫不在意,说不收钱,拿去看。说实在的,侯爹爹摆娃娃书摊,不仅仅是为了赚钱,当看到我们小伢聚精会神翻书时,他喝着茶,微笑着,悠闲自得很啦! 文革来临时,娃娃书摊不能再摆了,说是书中有许多“四旧”,必须要扫除。侯爹爹叹着气,闲了下来,那些娃娃书也不知道最后到哪里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4 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现在只能在文化广告中能看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长江论坛

GMT+8, 2020-8-4 19:15 , Processed in 0.09689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