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市民观察团
查看: 9045|回复: 23

【第二届消夏故事会】006辛铧:择自南瓜垸奇人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4 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消夏故事一则 (择自南瓜垸奇人录) 良金一进屋就听见环子在嘀咕。他把陶盆放到地板上,还没问,她又絮叨起来,窗户也不关,昨夜要是来仗南风雨,这十几袋灰面不丢了?良金一怔,不对呀,昨晚打烊时,钵儿关窗,他亲眼得见,这窗怎么就开了呢?他望望窗外,深塘边有的人家已亮起了灯火,不早了,得赶快和面,莫误了早上的油绞。环子朝盆里舀面,良金去拉满开的窗扇,留一半通风,天快亮了,下雨也不怕。 一阵柴烟飘进来,环子咳了几声,良金朝外面喊,钵儿,炉子还没升好?快了师傅,我正加扇哩,火苗窜老高老高哩。良金把地板上的半盆灰面端起来,想起了么事,又把陶盆放回到地板上,从腰间掏出一串钥匙,去开东墙的小门,一边对环子说,把灯掇进来。狭窄的小房里洒满了朦胧的光,良金盯着墙角的柜子,上去拉了拉,锁着,他稍一犹豫,还是打开了锁。木盒在,那蜡染布的布袋也捆得紧紧的,噫,不对,蝴蝶结的疙瘩怎么一边翅膀大,一边像小了些?他有点慌,急忙去解带子,扒去布袋,那紫檀木匣子就展现在眼前,闪着乌油的光。锁也在,良金松了口气,去开锁,匣盖一揭,良金愣住了。环子不由叫出声来,佛呢?佛呢?墙上的黑影子晃动起来,拿灯的手在颤抖。良金接过环子手里的洋油灯,说,莫喊,莫声张,天亮了再说。环子歪到地板上了,泪流满面。良金朝西厢房里喊,莲枝,把你娘扶进去,她的头晕病又犯了。 那是一尊紫金佛像,祖传的。良金心乱如麻。 秦老七今天教伢们单枪进双刀,拖了些时刻,日头老高才散场子,早已是饥肠辘辘。上了张公堤,一进良金的铺子就说,莲枝,快跟我冲碗蛋酒,多把些糖,咦,你娘呢?莲枝一边挎蛋一边说,头痛又犯了,躺着哩。啊,得弄点天麻炖只老母鸡,老七说着,在油锅架子上拈了根油绞,一边在桌边坐下来,蛋酒也等不得了,咬了一大口,眉头就皱了起来,说,良金,你这面还没发起来啊,这哪像你做的油绞!将就些吧,良金答得无精打采。老七看良金那愁眉苦脸的样,寻思着,环子也不在,良金那脸像霜打了的南瓜叶,店里有事?他接过莲枝端来的蛋酒,啜了一口,站了起来。良金见了,说,你把酒喝了,跟你有话说,一边对莲枝说,跟你七叔上盘昨天炸的麻花,又对清捡桌凳的钵儿说,你到案板边去,招呼油锅。 此时已日上三竿,过早的人也寥寥无几。秦老七嚼了几口麻花,呼呼啦啦三两口就喝完了蛋酒,问良金,出了事?良金说,跟我来。他把秦老七带进库房,关紧门,说了昨夜的事。库房不大,丈来宽窄,两丈来深浅,窗户却高,离地板齐了胸口,东墙里面那间密室极小,柜子一摆,只能容得下三两人而已。秦老七里里外外转了一圈,就手拿了一把柳枝椅放到那窗下,站上去全开了窗扇。窗下是一条土路,对面一排临塘的茅屋,屋后即是碧波荡漾的深塘了。老七将身子探出窗外,下面是依堤而建的吊脚楼,一排海碗粗的杉木作柱,方木斗榫,严丝合缝,十分的坚固。这库房的窗沿离地高近两丈,仔细看去,窗框上果真有浅浅的踏痕,老七暗忖,这人轻功了得。扭头看窗上的过河,见那粗实的横木上有一浑圆的小孔,定睛细看,这孔洞木筷粗细,深达三寸,痕迹新鲜,不像以往留下的钉孔。老七沉吟良久,认定这孔洞十有八九是用来攀援的器物所留。 秦老七回身从木椅上下来,对良金说道,这人对店里的情形了如指掌啊,似是家贼。良金大吃一惊,问,你说是钵儿?老七道,这伢住下面吊楼里,又是你店里的人,再无别人有他方便啊。良金断然说道,不可能,这伢在店里做了半年多了,勤快,起眼动眉毛,看事做事,人也至诚,我试过,一摞现洋搁柜子里好几天,一块都没动,他怎么会做出此等事来,再说,深更半夜,爬一两丈高的窗户,他有那个本事?老七想了想,说,此事先莫说死,也莫声张,估计那金佛一时也难以出手,你到宗关、硚口几家金铺打个招呼,防着有人销赃,容我再细细查查,看能否寻出些蛛丝马迹。 紫金佛失窃后,秦老七有事无事总在深塘边转悠,常常远盯着良金店铺下的吊脚楼看,他也觉得,那钵儿虽然灵活,但也不会有那样的攀援腾越本事。要进得良金的库房,一要高超的轻功,二要对良金的店铺了如指掌,三要娴熟的撬门开锁技巧,四要胆识过人。四行缺一不可。何人有此能耐?做得此等事来,必是江洋大盗!哪里去寻此江洋大盗?秦老七翻肠搅肚苦苦思索。 这天清晨,他转到冬子门前,见他在临路的窗扇上敲敲打打,便随口问他。冬子笑笑,换个窗栓。老七信步走拢去,刚说了两句,她堂客芦花端一杯茶出来了,还拎了把小椅子,一边说,七哥喝口水吧,冬子,你把那事跟七哥说唦,吓死人的。么事?老七接过了茶杯。冬子只好把钉锤放下来,笑笑,说,七哥,前几天半夜里,芦花想起窗户没关,摸黑到堂屋里,猛见对面良金的吊楼下站一人影,吓得把我拉起来,我蹲在窗下,见那黑影纵了几纵,像是钻进了良金的窗户,黑咕隆咚的,怕看错了,不敢喊,等了一会,不见那人下来,准备关了窗睡,忽然吊楼下又现一个黑影,这时钩子月移过来了,看清楚了,你道是谁,犁耙儿,崔家墩的犁耙儿。老七一惊,问,被环子撵走的那个犁耙儿?是他,跟莲枝好上了的那伢,跟良金当了一年多的徒弟,烧成灰我都认得。啊,秦老七轻轻叹了口气。芦花也在一旁感慨,哎,环子嫂也是的,两个伢要好,你管得住,何况犁耙儿也是一表人才,跟莲枝也般配,如今弄成这个样子,藕断丝连,时日长了,非出事不可。老七点头,说,这些话你们跟人说了没有?芦花说,男女是非的事哪个敢说。不能说,不能说,老七应着,慢慢朝张公堤走去。 这犁耙儿是什么人,秦老七去了崔家墩才摸了点底细,他也觉得这伢做那事的可能性不大,可他三更半夜为何现身那吊脚楼下?老七百思不得其解。从崔家墩回来,秦老七就去了良金的铺子。良金连忙迎上来,一边喊,钵儿,泡茶。老七在屋角里的桌边坐下来,跟良金说犁耙儿的事,良金听了气得浑身乱颤,他咬牙切齿地说,小杂种,下午到崔家墩去一趟,老子要把他扭到乡公所是问。老七连连摇头,说,捉贼拿赃,捉奸拿双,你有么证据? 茶端上来了,钵儿笑眯眯地说,七叔慢用,师傅,您的杯子也拿来了,刚兑了水,您慢慢陪七叔。钵儿转身走了,老七瞟了一眼钵儿,随口道,这伢来店里怕有半年了吧。有啊,花园口决堤,逃难过来的,良金喝了一口茶说。老七端起了杯子,凑到良金的耳朵边说,犁耙儿不在崔家墩了,跑了。跑了?良金有些沮丧。老七呡了口茶,说,良金,我问你个事,你要实话实说。良金看了看老七作古正经的样,答道,你问吧。这犁耙儿跟你做徒弟一年多了吧?良金点头。你觉着他人品如何?说起人品,良金的气就上来了,不由大声道,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老七赶忙拦住他的话,说,儿女间的事不谈,你说真话,那犁耙儿会不会偷你那金佛?这一问,把良金问住了,半天做声不得,沉吟良久才自言自语道,这伢骨子里不像那号人。老七听了,慢慢点头,站起来说,不早了,堂客快弄饭了,我得回去。良金说,今天就在店里随便吃点吧,我陪你。二人正说着话,忽从张公堤上进来一人。来人在门侧的一张桌边站定后问道,有人吗?案台边忙着的钵儿连忙应声,客官用点什么?那人问,有酒么?有的,南酒,汾酒,清酒,米酒都有,店里自酿的南酒还有些口碑,客官用两碗如何?好,那就烦你炒一盘热菜,切一盘牛肉,说着在桌边坐下来。钵儿拎了长嘴儿铜壶到了桌旁,一边倒茶,一边嘻嘻笑道,本店专营冷拼卤菜,不做烧炒,要不跟您来一碟儿花生米如何?那汉子桌子一拍,中,酒也一并上来。来咧——一盘牛肉,一碟儿花生米,一罐儿南酒——钵儿吆喝着。良金赶紧起身去铫子里取肉。 秦老七此时已坐了下来,听那汉子南腔北调的几句话,正琢磨是何方人氏,一个浓郁的中字出口,老七晓得,又是个河南胯子。老七呡了口茶,顺势扫了一眼那汉子。那人中等身材,四十上下年纪,面容精瘦,高颧凹眼,一对绿豆小眼中隐着炯炯精气。着一件皂青色宽袖紧口短褂,下面灯笼裤打了绑腿,一双脚奇大,穿了双厚底布鞋,一副远行的衣著。老七知道,是个老江湖。 这边钵儿一手掇了盘花生米,一手拿了只青花瓷碗,一起放到了桌上。那汉子从肩上的褡裢里摸出一双筷子,喊道,上酒哇,一边拈了两粒花生米,丢入了口中,又唤道,牛肉!良金赶忙将切好的牛肉端过来。钵儿已将那酒碗倒满,那汉子端起碗咕了一口,道,果然好酒,只是这花生米差了些,他一筷子下去,又拈起了两粒,对钵儿道,你看。只见他指头一紧,那两粒花生米竟成了齑粉散在了桌上,筷子头上仅剩了两片花生皮。钵儿正待争辩,切肉的良金道,跟那客官换一盘,拿坛子里的,新鲜。钵儿瞅那人一眼,端了碟儿走了。 这边桌上喝茶的秦老七却吃惊不小。那粉碎花生必是金刚指的手段了,金刚指力其实也算不得稀奇,奇的是此人一筷子碎了两粒花生,若无精湛的内力和稳健的拿捏功夫,那是万难办到的。最是那筷子教老七震慑。那是双铁筷,精钢打成,浑黑如墨,小头尖尖,大头扁扁,扁平处有一椭圆小孔,如缝衣针的鼻子。老七知道,这铁筷既是兵器,又是暗器,两条铁筷间穿一长索,将那铁筷抛射入高墙大树之上,攀援那垂下的长索,又成了飞檐走壁的神器。老七依稀记得,这铁筷有个名头,叫什么虎狼连环刺,早年间,有个虎狼帮横行川陝一带,即用此兵器,不过这帮派早已淡出江湖,在武林中无声无息。老七猛然想起了库房窗外过河横木上那小孔,他恍然大悟,那是虎狼连环刺所留的痕迹!是犁耙儿留下的?秦老七知道,犁耙儿也非等闲之辈,他父亲早逝,母亲将他托付给沧州押镖的叔父,十年寒暑,应该有些本事,但他不会做出那龌蹉事来,连良金都说,这伢不是那偷鸡摸狗之人。除了这犁耙儿,哪个有这个可能,只能是他! 此时,花生米端上来了,老七眼睛一直没离钵儿,他端了那小碟儿在柜台边转了一圈,坛盖都没开,换什么花生米?为何不换?他不在意那气势汹汹的河南汉子?还有,你送碟送碗,怎偏不送筷?怎知那人带有铁筷?那可是虎狼连环刺啊!这钵儿与那汉子脱不了干系,与虎狼帮脱不了干系。此时,那汉子拈了几粒花生米,连连赞道,这味儿就是不一样,中,中。演戏么?秦老七晓得,这两天,南瓜垸不得安宁了。 疏云片片的远天上悬着半边月亮,朦胧的月光洒向深塘的水面,像铺洒了一层薄雾;瓜地边的柳林深处,偶有夜鸟的啼叫声传来,这万籁无声的夜便有了几分恐怖。此时,张公堤上现了两条夜行的身影,一前一后,相距三五丈远近,片刻间即下了堤坡,朝那两塘间的麻石桥奔来,随后,无声无息地来到了柳林边。 果然是那钵儿。秦老七隐在柳林的暗影里,目不转睛地盯着钵儿和那使铁筷的汉子。钵儿穿过一片瓜地,站在一株高大的水杉树下,嘀咕道,就是这树了,只见他从腰间解下一物,腰肢扭动间,一道黑光脱手而出,接着是噗一声闷响。老七知道,那枚虎狼连环刺已钉入了树干。钵儿施展身手,借那绳索之力,瞬间便蹬上了数丈高的杉树,只见他在枝丛中取出一物,然后飘然落地,小声道,这便是良金珍藏的紫金佛,请师傅过目。那汉子小心翼翼打开了外裹的布帕,在淡淡的月色中,金佛竟闪耀出灿灿的金光。汉子不由倒抽一口冷气,说道,徒儿,你可知这紫金佛的出处么,此乃古波斯国之宝物,经由丝绸之路进入汉唐时期的中国,十余年前我走茶马古道时见过一尊类似的金佛,物主说是在兰楼所得,当时便是无价之宝哇。 师徒二人正述说间,忽觉黑影一闪,手中佛像竟脱手而去,那汉子大惊,急朝后滑移丈余,紧贴了那株水杉,持双刺在手,喝道,呔!太岁头上动土,你也是来者不善了!两丈开外,屹立一仗剑后生,他左手高擎那金佛,朗声道,看你二人身手,也算得上非等闲之辈了,庙宇之高阔,江湖之广大,尔等行侠仗义流芳百世之事不做,却偏作此偷鸡摸狗之事,你们羞也不羞?无礼!那钵儿突然大喝一声,右手铁刺激射而去,那后生宝剑一横,噹的一声,刚将那铁刺荡开,另一枚已到了胸前,那后生微一侧身,就势一个箭步,剑尖早近了钵儿的眉间。钵儿本以为占得了先机,万没料到虎狼连环刺连击不中,对手竟出了这以退作进之招,此时两手空空,只一截空索在手,情急之中,只得闪身躲避,怎奈那剑风驰电掣般刺来,钵儿纵是身手矫健,也难脱此血光之灾,那剑锋贴了钵儿面皮疾疾而去,唰一下削去了钵儿的半片耳廓。钵儿大叫一声,一个就地十八滚,连滚带爬来到了师傅身边,双手紧紧捂住了耳朵。那后生长剑挽起一团剑花,一个童子拜观音,贴剑于怀,凛然言道,钵儿,吾今不取你性命,放你一条生路,日后却不得为非作歹,且随了你师傅去罢。那汉子一声冷笑,黄口竖子竟敢口出狂言,你若胜得我手中这虎狼连环刺,我师徒二人夹了尾巴走人,从此不入这湖广之地半步,你若胜不了我这连环刺么,哼哼,小子,你要记牢了,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了。那后生听罢,仗剑喝道,既如此,也就怪不得我了,阁下请。长剑一挥,只听得剑鸣之声铮铮然不绝于耳。 柳林边的秦老七暗暗赞道,这犁耙儿剑道已达炉火纯青之境界,真是后生可畏呀。正自慨叹间,忽听犁耙儿说道,这尊金佛有劳七伯代管了,挥臂间,那金佛在空中划一道弧线,急急朝秦老七藏身处飞来。秦老七没料到犁耙儿已知他隐身之地,晓得他内功亦达上乘,他正待接拿,忽见那佛凌空几个翻滚,在空中团团乱转。老七暗道不好,是那汉子使铁刺绳索缠住了金佛。老七急腾身而起,手中那柄月牙弯刀削绞撩挑,将那裹佛的绳索尽数切断,那尊佛像早已坠落手中。这边欲夺佛那汉子大怒,喝道,你这厮竟敢坏了我大事,今日我与你是不共戴天了。秦老七呵呵一笑,我南瓜垸人一向重渔樵耕读,喜宁静平和,又不曾招惹你虎狼帮,是你等觊觎那古佛方起这无端烽烟,怎反说我秦某坏了你的大事,天下哪有如此道理。见来人提起虎狼帮,那汉子大惊,道,我帮隐退江湖二十年,敢问阁下,如何竟知我帮名头。秦老七凛然道,虎狼帮在甘陝一带胡作非为,恶名昭著,后帮内火拼伤了元气,淡出江湖,武林中何人不晓,今日你等重现江湖,也该有前车之鉴,怎地又为非作歹,重蹈覆辙。那汉子闻言大怒,喝道,咱凉州独狼不耐烦听你这厮胡诌了,还是教手中的家伙说话。秦老七正欲上前,犁耙儿早跨前了一步,道,杀鸡焉用牛刀,七叔且少待,我与这匹狼有约在先了,说罢,长剑只指那凉州独狼。 那独狼竟不答话,持了双刺径直袭来。犁耙儿撩起剑尖荡开了双刺。独狼一击不中,一转身晃到犁耙儿身后。但见白光闪处,剑锋早扫至身后。独狼大步腾挪,避过了剑锋,双刺齐出,频频进击。那独狼果是了得,围定了犁耙儿,一忽儿左,一忽儿右,一忽儿前,一忽儿后,两根铁刺如万千箭矢般,一阵阵朝犁耙儿袭去。犁耙儿神情自若,将一柄宝剑舞得个风雨不透,月光下,只见一团护体银光,前后游移,飘飘荡荡,闪闪烁烁,剑气所到之处,那虎狼连环刺纵是连连进退,终找不出半点破绽。攻击良久,这独狼见占不到丁点便宜,显是焦躁起来,只见那如豆之目精光暴露,仰天发一声长嗥,凄厉无比,随即腾身而起,右臂急挥,那枚铁刺如离弦之箭,居高临下朝那团银光射去。只听一身响亮,那铁刺从剑光之中反弹出来,竟已断为两截。这独狼见状,长嗥又起,狂嗥声中,旋动身躯,顺势将另一枚铁刺射出,以成连环之击。铁刺刚刚脱手,独狼定睛看去,那团白茫茫、浩荡荡之剑气竟已荡然无存,只见那后生怀中抱月揽剑于怀,一手拈了那枚连环铁刺,道,你这破铜烂铁还有么,若有,就尽数交出来吧。独狼听罢呵呵大笑,小子,这次南行,也就带了这百十枚虎狼针,今日就成全于你罢。说毕,双肩抖动,广袖一挥,只见月光之下,一簇簇钢针闪闪烁烁,如飞蝗般扑来。秦老七见状,急喝道,犁耙儿小心了。犁耙儿见机好快,剑尖击地,一个白鹤亮翅腾身而起,就势上了身旁的柳树。 避过这虎狼针阵,犁耙儿从树上下来,见那独狼携了钵儿已上了深塘的麻石板桥,便对从林中走出的秦老七道,就让他们走了么?秦老七望着那远去的身影,道,穷寇莫追,由他们去罢。 犁耙儿收好长剑,重新与秦老七施礼,谢七叔鼎力相助。他告诉秦老七,他要连夜去沧州,接老母回,十年了,母亲要落叶归根,要回她的崔家墩老屋;犁耙儿说,他拜良金为师,确是为莲枝而来,两人私下里早已是海誓山盟,一个非他不嫁,一个非她不娶,接老母回来,即托大媒蹬门,谈婚论嫁;犁耙儿说,自从被良金逐出店门,他放不下莲枝,夜夜都来南瓜垸,那夜得见了那钵儿的勾当,可惜被他走脱,所以更是天天守候,务必要替良金夺回那传家之宝。秦老七喜欢这犁耙儿,这后生是他眼里的奇才,他要助犁耙儿一臂之力。 翌日,秦老七怀揣紫金佛去良金的店铺。秦老七将那尊紫金佛放到桌上,惊呆了良金,喜煞了环子。良金将金佛紧紧捧在手中,道,七兄啊,你找回了我这传家之宝,就当是找回了我的三魂七魄,此佛若失,我这老命必失,死,不足为惧,可是九泉之下,我良金无颜见那列祖列宗啊。秦老七讲了昨夜之事,良金道,难怪今早不见了他,还道是去宗关收账去了,哪里料得到这小杂种竟是江洋大盗。环子把那木匣拿过来了,良金将金佛小心翼翼放入匣中,说,把莲枝唤出来。不等喊唤,莲枝从西边房出来,默默站在了良金面前。良金定定地盯着女儿,半晌方问道,你是死心塌地要嫁与崔家了?爹,恕孩儿不孝,莲枝今生非崔黎不嫁。莲枝答得神色坦然。良金颓然坐了下来,盯了那金佛发呆,半晌方说道,儿呀,爹舍不得你远走天涯,爹早就摸清楚了,崔家祖上是江湖上的豪强,你跟了那犁耙儿,日后必在江湖漂泊,爹怎能心安,哎,这是缘,也是命啊。说罢,又从匣内捧起了金佛,端详良久,忽对秦老七说道,七兄,这红尘之中,世事难测,人生无常,何处才是彼岸哪。 老七暗自心惊,做生意一辈子的良金竟有了如此心境,便接口道,芸芸众生,茫茫苦海,当然回头是岸,良金兄你竟通达了啊。 良金长叹一声道,七兄,我要将这紫金佛供奉到汉阳赫山迴元寺去,做得么? 此话一出,满堂皆惊,站一旁的环子更是张口结舌。见无人应声,良金对秦老七道,七兄,你说做得么?老七忙应道,此乃天大的善事,当然做得。既如此,烦七兄陪我走一趟如何?老七心中一震,知良金主意已定,稍一沉吟道,秦某愿往。一旁的莲枝说,爹,女儿也陪您去。良金笑道,也好,你快去找水卿叔备船,今日顺风顺水,太阳落土前可赶寺里的斋饭。 白日高高,浮云飘飘,秋风萧萧,江流滔滔,一叶扁舟正顺流东去……

评分

参与人数 3威望 +90 收起 理由
异型叶 + 15 原创内容
卖热干面的 + 30 精彩!
长风剑客 + 45 优秀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21 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内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7 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9 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3 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意思,最喜欢看新铧老师的文字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2 00: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卖热干面的 的帖子

卖热干面的:哈哈,不是盼,是用掭子把虫儿掭出来了![s:180][s:180] (2017-07-20 10:0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0 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元辰 的帖子

元辰:辛老终于把你盼出面了 (2017-07-18 00:02) 
哈哈,不是盼,是用掭子把虫儿掭出来了![s:180][s:18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0 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蟭蟟虫儿 的帖子

蟭蟟虫儿:这个值得说评书的名家来说,一定能说出味来。 (2017-07-17 19:20) 
呵呵.....,虫儿老师来说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9 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辛铧 的帖子

辛铧:谢谢长风剑客超版鼓励! (2017-07-19 10:04) 
得好好向辛老师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长江论坛

GMT+8, 2021-3-8 14:11 , Processed in 0.10858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