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市民观察团
查看: 4546|回复: 9

低吟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24 2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白薇 于 2017-10-24 22:12 编辑
之一:无月


1.jpg



      中秋有雨,无月。

      无月的中秋夜,街道依旧车水马龙,歌厅依旧歌声嘹亮,酒桌依旧觥筹交错,舞场依旧裙裾飞扬。不同的是,我的屋子比以往更静了。

      熄了灯,默坐于室,听雨敲窗。

      夜深之时,每一声敲窗的雨声都仿佛归人在轻叩窗扉,不禁想要问你:一路风雨,可曾打湿你的衣裳?一路的泥泞,可曾弄污你的布履?亲爱,我愿化作一粒茶,用思念,用静默,用空寂,用泪水,浸泡出一壶浓的茶水,端来递给你,为你驱散旅途的劳顿。

      如此热闹,如此喧嚣的世界啊,我总是无法真正融入。我能做的,只是以不变的姿势,在这里,守望。

      傻么?在这放眼皆是聪明人的世界里,总会需要有那么一两个执著的傻瓜,就好比草儿们大多生活在低洼肥沃的土壤之上,却总会有那么几根细草会扎根于石缝,花开时节,石缝中的草花,虽纤弱,虽苍白,却未曾蒙尘。

      做一个与众不同的自己,哪怕成为世人眼里的傻子,又有何不可?只有玫瑰才能盛开如玫瑰,我爱这世界的独特性,我爱自己的不一样,就像小鸟迷恋自己的巢穴,流水沉醉于自己的低诉。

      何等美丽,何等繁华的人间啊,我在等,另有一个完满的自我在成长。

      无月的中秋夜,有风掀帘,有雨敲窗,似有人来。

      燃一盏灯,画一轮月,许一回愿:愿得年年,常见中秋月!




之二:欲寄

4.jpg



      寒露秋深,蝉噤了,荷残了,叶落了。

      南飞的大雁,忽而排成“一”字,忽而排成“人”字,在云中写着天书。雁儿啊,你可知道,我不是太昊伏羲,又怎能读懂河图洛书?雁儿啊,你想告诉我什么?是说有一只雁儿折翼离群,还是说有离人托你遥寄锦书?

      若是有孤鸿离群,它与雁群相失于云海,会不会不饮不,思群追伴?会不会望断天涯,哀鸣声声?谁能告诉我,这离群的雁儿今在何方?我想找寻到它,替它疗伤,再一路将其送至温暖的衡阳。

      若是离人遥寄锦书,那锦书何在?亲爱,莫非你要那多情的雁儿以蓝天为笺,以倩影作笔?你看,云上留着日头的影子,雁儿带来你的寄语,虽只“一”和“人”两个字,但我愿把它们看作一句话:一生一世一双人。你托雁儿捎给我的,是这句吗?一定是。

      我也想写信给你,可,雁儿要南飞,谁又能北往?

      深秋念起,唯有用竹篾与素纸制成一盏孔明灯,点燃灯底的烛火,托清风明月将其带到你能看到的夜空之中。亲爱,想知道我如何让这灯盏来替我说话么?我要在孔明灯的纸罩上画上一双在荷塘嬉戏的鲤鱼,“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中有双鲤鱼,相戏碧波间”,聪明的你,见到它,怎可能不知它是在替我问候你?

      我只是想啊,将此刻的一笺心事,也遥寄于你,正如那年,我在桂花荫里,低眉婉转,回眸一笑,你便知晓了我的缱绻情深……




之三:风起

5.jpg


      独自走在归家途中,秋风起,雨纷飞。

      细雨落在发梢,微风拂起裙摆。静听落叶在地面上轻轻扫动的声音,似有人在喑哑地悲泣,声声都牵扯着我的情思,点点凄凉,便亦沿着深秋的寒冷,一路成风。

      街灯之下,闭目遥想,你就陪在我的身旁,睁开双眼,却寻不到你的踪影,唯有长长的孤影和单调的跫音与我相伴。两行热泪,终是忍不住地爬到腮旁。

      刚刚满上枝头的桂花,因这风雨,一小朵,一小朵地在空中飘零,朵朵皆带着绽放时的馨甜,仿佛那哭不尽的泪水,诉不完的深情。造化无情,只叫秋风拿起一把扫帚,泼洒雨水,把满地的落蕊,匆匆刷洗。

      风吹花落,流年轻渡。昔日鹣鲽情深,浅唱芳华;转眼咫尺天涯,襟袖啼泪。

      此刻,你睡了吗?可曾会梦到我?这样寒冷的秋夜,如果你亦无眠,你可曾会想起我?我不知你会如何思念我,亦不知你会不会像我这般时时有流泪的冲动。

      人隔两地,有谁堪怜?长夜盼天明,泪眼望重逢。

      唯有在夜深冷寂之时,把思念镌成文字,字字因你惆怅,句句为你深情。



之四:独坐

6.jpg



      最爱宅在家里。

      家,只不过是一个空屋子,可是,我就喜欢这空屋子里的一切,或许,宅人,前世都是无家可归的人,今生便拼了命地守着自己的屋子,生怕再次流落街头。

      我喜欢从窗外吹进屋里的风,飘洒到阳台上的雨,照在床单上印出几何图案一般的亮光。还喜欢坐在屋里,听屋外各种声音,鸟儿啁啾,幼儿啼哭,车来车往的喇叭声,锅碗瓢盆的叮当声,楼下夫妇的争吵声,对面楼里的男人的高歌声……周遭愈是热闹,屋子便愈是宁静而温馨。

      闲来无事时,常常会去泡一杯苦茶,然后躺在摇椅上,翻开一本书,看,或者不看。如果,把摇椅移到阳台边,有我的花草作伴,有书作伴,有茶作伴,还有思念作伴,这样的感觉,怎可能不美好?

      是的,思念一个人,免不了会流泪,会流很多很多的泪。伤感时人自然会流泪,秋寒时叶自然就飘零,我不想抑制泪水,流泪本身,也是一种美好,正如深秋时,落叶纷飞,自有一番风致。

      原以为自己只会流泪,忘了微笑,没料想,笑容依然会出现在我的脸上。

      这些,无关坚强。

      只因,我确信阳光爱我,无论它离开了我多久,终会回到我的身边。就像东风来了,柳枝就会发芽;秋雨来了,菊花就会怒放。这些美丽事物,哪一样不会守约?不会如期而至呢?

      静静地坐在屋里,想着另一个人,想起了旧时月色,还想起一首老歌,于时,自己便置身于透明又轻盈、明亮又暖和的爱的境地。

      夜又深了。



之五:相宜

3.jpg



      秋夜,躺在沙发上,翻看你往日写给我的信。

      好好的一张信纸,上半截的字是蓝墨水,下半截变成了红墨水,仿佛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莫非是宿命?水与火,如此不相融,却偏偏被安置到了同一空间。

      仔细想想,很多看似不相宜的事物,其实倒也是相宜的。

      热闹的聚会和一个人的角落是相宜的,漆黑的夜空和闪烁的星子是相宜的,殷红的花朵和碧绿的枝叶是相宜的……就像,你与我,一个晴朗,一个阴雨,因为在一起,我们的生活才有阴晴变化,才有四季分明。

      走近你,就是因为你无比灿烂的笑脸,无比阳光的心态。多愁如我,渴望有阳光来驱散胸中的阴霾,而你,不早不晚,刚好出现,仿佛一脚踏空,从屋顶上落下,恰巧掉到软绵绵的稻草堆上。

      走近你,才发现,生活原来可以和以前如此不一样。

      知道吗?因为你,一向循规蹈矩的我当了一回坏学生。那个夏天的晚上,我和你在校园游荡到深夜,结果,女生宿舍楼的大门上锁了,你教我攀爬铁栅栏,待我翻越上二楼,朝你挥手,你双手操在口袋里,吹起口哨,摇晃着脑袋离开。

      足不出户的我,还常被你拉着去校区不远的铁路旁散步,你教我在铁轨上如何伸长手臂保持平衡,我却把目光投到旁边小山包上的豌豆苗、野草花上,被你拿小石子投掷。

      我们也常常争吵,无非是,你撇下我不管,去帮路人搬东西,帮同学做事情。

      坏坏的你,与我不同的你,心地善良的你,如此吸引我。

      如果凤凰须涅槃而新生,你又何惧烈火焚烧?

      如果时间之河能够溯流而上,年轻的我,愿意再一次与你相遇,不为改变命运,只为重温欢喜。




之六:夜语

8.jpg


      这个秋季,很忙碌,也很疲乏。

      除了走路、养花、上课这些旧内容,还添了买菜、做饭、学车等等新事情。忙忙碌碌,辛苦不已,到了夜晚,却又无法成眠,只能坐在电脑前,将心事敲击成文字。

      午夜时分,四周都寂然无声,心底的声音才悄悄浮出,细小幽微,真实具体,仿佛啜了一口清茶,抿嘴细品,唇齿方留余香。

      唯有写,不停地写,将想要说的话,全写出来。

      欢乐遮不住,忧郁更藏不了,就好比桃花到了三月就要开花,桔树到了九月就要结果,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有了喜怒哀乐,却要人生生地强忍住,几人能做到?

      遇上生离死别,没有谁能心静如水,再怎么沉稳镇定的人,或多或少也会流露出一种故作洒脱的舍,抑或一种缠绵悱恻的不舍。

      我一落寞妇人,当然更做不到从容淡泊,心如止水。幸而我早已习惯用文字安抚生活,每每忧伤痛苦,就会躲进书房,用键盘敲击几段不成文的字,来阻挡其侵害,就仿佛江水猛涨之时,不断地码放一袋又袋沙石,来加固防洪大堤。

      好在,无论汛期有多长,江水终有退回之时。那时,江上清风,可以把云朵吹得很轻很轻;水上白帆,可以把天空衬得很蓝很蓝。

      那乘帆归来的人啊,你知道吗?在你不在家的日子里,那些花,还有叶子,它们一刻也没有停止长大。



之七:入梦

2.jpg

      昨夜,你又来到我梦里。

      欢喜地唤着你的名字,而你只是笑,眼睛熠熠生辉,却不应答。

      你习惯性地伸出下嘴唇朝上吹气,将额前的发吹得起起落落。我上前去抚弄你那依旧黑而浓密的头发,我的手未及,你的人却突然消失不见。

      醒来,便无法成眠。

      知道吗?秋风吹散了虫声,吹黄了草木,那些春夏时曾热烈的痕迹,于无人知处逐渐消逝、寂灭。可是,如草芥般的生,也是生啊,哪怕一把火将它给烧了,它也有过活着的时候,它也曾是有生命的,而且,染绿了一寸光阴的枯竭。

      忽然就泪流不止,心底里藏着的深海般的委屈,就这样不合时宜地冒了出来。被泪水浸泡的自己,如洇在宣纸上的一滴墨,被渐渐晕染开,边缘模糊不清。恍恍惚惚间,我竟有些分不清:与你分离,到底是梦里,还是现实?

      或许,人生本就是大梦一场?

      你就这样闯入我的梦中,就如同当年,不由分说地闯入我的世界,一切的一切,我都只能被动地接受,接受你的到来,接受你的离开。

      何处才能寻到你?我如此无助,仿佛一个找不到家的、茫然无措的孩子,哭着敲开一扇又一扇门,去听,去看,去问……

      我总相信:鸟儿飞过,天空会留下痕迹;风儿吹过,树木会摇晃枝头。人在世上留下的脚印纵使再浅再轻,也浅不过鸟迹,轻不过风痕。

      怎么可能没有人看到你?怎么可能没有人愿意告诉我你的行踪?

      又或者,让我醉上一回,重入梦里,去找回属于你我的每个夜晚,每个春天。


之八:低吟

7.jpg



      今日霜降。

      去年今日,我还与你在山旁的一株枫树前,撷取一片红叶,吟诵霜叶红于二月花,而今,却只能独自嗟叹秋深露成霜。

      节日、节气本是先辈们留给后人的福祉,因为有了它们,这一天,与那一天,与那些普通的日子,就有了不同;因为有了它们,生命中便拥有了大把用来矫情、用来虚度时光。

      可是啊,那曾和我一起矫情,一起虚度光阴的人,你何时能回到我的身边?江上哪一片白帆能载着你归来?为什么我立在岸边,身旁唯有枯草蓑叶相伴?踮足企望,见到的也只是云水茫茫?

      而今的我,如此害怕这些特殊的日子,它们的来临,似一把钝口的刀子,一刀一刀地在我的心上刻痕,一刀一刀地提醒着我的孤独,于是,那些尚未愈合的伤口,再次被划得鲜血淋漓,血肉模糊。

      不想再把伤口一次次敞开给人看。玫瑰花开得太盛了,就只有凋零了;人前的泪流得多了,便变得廉价了。所以,我学会了微笑,不是我不再悲伤,只是在努力适应。

      知道吗?一个人的适应性有多强,就有多么伤痛。谁愿意呢?谁愿意生活变成这个样子?!大提琴从不呜咽,而只是低声吟唱,把一切悲痛都变成动听的乐曲。

      所以,我得学会舍得,舍得让你孤独,舍得让你受苦。因为这舍得,你才会壮大起来。那么,亲爱,也请你舍得让我孤独与受苦吧!

      或许,我还得学会等待,等待着你的归来,等待着你我的团聚。以后,我将学着潇洒一点,将深深的惆怅换成长长的等待,将眼前的分离看成一次豪情的挥霍!

      待你归来之日,满城华灯里,总有一为你而亮,你手里那冰凉的钥匙,依然能打开那扇最温暖的门。因为,家就在这里,我就在这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27 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白薇 发表于 2017-10-25 19:16
我一直在关注大家的作品,只是未登录留言而已。能在网上遇到你们是我的荣幸,感谢这一路大家的帮助,有你 ...

关注与陪伴,网络文学的人生美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6 19: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水若寒 发表于 2017-10-26 12:13
最真的情,最美的风景!欣赏,问好!

若寒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26 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最真的情,最美的风景!欣赏,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5 19: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卖热干面的 发表于 2017-10-25 09:03
一组很细腻的随感。
问好!

多谢鼓励!向您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5 19: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蟭蟟虫儿 发表于 2017-10-25 11:57
白薇老师终于出现。
盼归的文字,一往情深,就是不一样。
团聚就在眼前了。

我一直在,只是隐在角落里。您的安慰话总是那么熨贴。但愿如此。一直想模仿您的风格,可是总学不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5 19: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元辰 发表于 2017-10-25 13:35
一组沉静细腻的好文,雅致!系统更新弄丢好多人,你终于找回了,祝贺归来。

我一直在关注大家的作品,只是未登录留言而已。能在网上遇到你们是我的荣幸,感谢这一路大家的帮助,有你们的陪伴也很好,至少不会大孤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25 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组沉静细腻的好文,雅致!系统更新弄丢好多人,你终于找回了,祝贺归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25 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白薇老师终于出现。
盼归的文字,一往情深,就是不一样。
团聚就在眼前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25 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组很细腻的随感。
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长江论坛

GMT+8, 2021-3-8 15:20 , Processed in 0.10021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