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市民观察团
查看: 11252|回复: 4

“等待”和“希望”——《基督山伯爵》的人生智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8 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等待”和“希望”
                     ——《基督山伯爵》的人生智慧
    《基督山伯爵》是十九世纪法国作家大仲马的经典作品,讲述一位名叫爱德蒙·邓蒂斯的《埃及王号》年轻大副受到陷害的不幸遭遇,以及日后化名基督山伯爵并成功报恩复仇的故事。小说的结尾是四个字:“等待”和“希望”。爱德蒙·邓蒂斯,即后来的基督山伯爵,在最后留给《埃及王号》船东之子小摩莱尔的信中说:“人类的一切智慧是包含在这四个字里面的。”
    爱德蒙·邓蒂斯因遭人诬陷,在与心爱的姑娘美茜蒂丝的订婚喜宴上,被警察抓走。又因为案件牵涉代理检察官维尔福的父亲诺梯埃,维尔福害怕影响自己的前途,不惜枉法,未经审判,将邓蒂斯作为政治犯发配到伊夫堡监禁——相当于无期徒刑。
    在狱中的邓蒂斯成为死囚,34号成了他唯一的名字。他在黑暗的地牢里度过了漫长的十四年,他要求对自己作法庭审判,但被置若罔闻。他经历着希望——绝望——再希望——再绝望的过程,直至他耗尽生命的所有力量。可就在这时,囚室的墙壁上响起沉闷的敲击声,这是命运在敲门!他重新燃起了希望,不再**,而他也终于在厄运的尽头见到了另一间囚室的狱友——法利亚长老——获救的唯一希望。
    几经周折逃出伊夫堡的邓蒂斯九死一生,然而他也因之有了渊博的知识和巨量的财富。重获新生的邓蒂斯以基督山伯爵的身份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开始了他的报恩与复仇。
    他报恩的方式直接了当。老船东摩莱尔深陷船沉破产的绝境,就在他举枪自尽的一刻,一艘与原来的《埃及王号》毫无二样的新《埃及王号》驶回了马赛港。“这些亲眼见到的,亲耳听到的都证明这是真的,还有这万余的见证人。摩莱尔父子不禁紧紧拥抱在了一起,人们都为他们欢呼鼓掌。”这时,在一个哨兵的岗亭里,有一个满脸黑须的人注视着这一切。“现在,”那人说,“永别了,仁慈、道义、感激!我已报答了好人。现在我要在复仇之神的指引下,去惩罚恶人了!”
    当年年轻的大副邓蒂斯,受船长临终所托送一封信,不巧是一封拿破仑党人的信。同船会计邓格拉司出于嫉妒,到岸即与邓蒂斯的情敌、其未婚妻美茜蒂丝的堂哥弗南相勾结,对即将升任船长的邓蒂斯实施告密陷害。而代理检察官维尔福假公济私,一手将邓蒂斯打入死牢。本当属于年轻邓蒂斯的美好时光、爱情和前程,一夜之间被剥夺殆尽。重返人世的基督山伯爵,为了复仇,深谋远虑,对每个仇人“量身定制”一套方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杀害上司献城投降却冒领军功的弗南,因被揭露无遗而无地自容,羞惭自尽;徇私枉法的检察官维尔福众叛亲离,家庭崩溃,绝望发疯;银行家邓格拉司债务缠身,倾家荡产,一夜白发。复仇者本打算让这位银行家活活饿死,但他对维尔福家的人伦惨剧感到震惊,觉得自己的复仇也许过头了,于是最后时刻宽恕了邓格拉司。正如他自己说的那样,复仇者也需要被宽恕。
    他每次复仇成功,面对仇人的时候,最后总会表明真像——“我便是爱德蒙·邓蒂斯!”这句话像闪电,一下子就击溃了对手的心理防线。而他报恩之后则选择默默离开,反倒是老船东摩莱尔在弥留之际想起来,说是一个永别了的朋友从坟墓里出来拯救了自己,他给儿子小摩莱尔留下遗言:“他是爱德蒙·邓蒂斯!”
    邓蒂斯以基督山伯爵身份去见美茜蒂丝——他曾经的未婚妻,此时她已是弗南的妻子、马瑟夫将军的夫人。虽然伯爵的外貌乃至气质都已大为改变,可美茜蒂丝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她不动声色,观察他、试探他、关心他,直到最后,伯爵要与她儿子决斗,为了阻止悲剧的发生才吐露真相。她一开口就喊出了“爱德蒙!”世上几乎没人知道这个名字了,但他的恋人还记得,还爱着他。
    只有恩和爱才是永恒的记忆!
    《基督山伯爵》是一部关于时间的故事,人生有太多的时间在等待。社会与人生,扬眉转瞬间,无限生成与改变,绝望是否相当于吞噬一切的黑洞?希望是否意味着时间的真正开始?“等待”和“希望”,就是把它浓缩在人生的正面,作一种扶阳抑阴的努力,表明一个人永远不要绝望。“希望”是种子,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萌动,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结出果实,但人只要不放弃等待或可顺势而为!这是不是大仲马所说的“人类的一切智慧”呢?
    《基督山伯爵》被公认为世界通俗小说中的杰作,大仲马编织故事的神妙技巧和丰富充沛的想象力,凡读者无不称绝。萧伯纳评价说,“大仲马之于小说,犹如莫扎特之于音乐,已达艺术顶峰。”1870年12月5日,大仲马在法国西北部诺曼底附近的乡间去世,享年68岁。1872年其灵柩移往故乡科特雷镇。2002年11月30日,大仲马诞辰200周年之际,他的遗骸运抵巴黎,移放入先贤祠,成为继伏尔泰、卢梭、雨果、左拉和马尔罗之后的第六位进入先贤祠的法国作家。时任法国总统希拉克出席大仲马移灵仪式并致辞:共和国向他仿若巨河般的业绩致敬,他以其著作展开了“一个永恒、多虑、战斗、英勇与优雅的法兰西画卷。”
    四十年前我初读的《基督山伯爵》为蒋学模译本。蒋学模在1978年版的译者后记中说,1939年,我在四川大学图书馆里,找到了英译本的《基督山伯爵》。我为这本书曲折情节所吸引,废寝忘食地把它读了一遍。当时,我就有念头想把它翻译出来,介绍给我国的读者。1945年抗战胜利后,为了获得从重庆到上海的交通工具,我整整等候了一年,《基督山伯爵》的翻译工作就是这一年进行的。回上海后,我又继续用大半年的时间来译完全书,于1946年到1947年间由文摘出版社陆续分册出版,但印量很小。蒋学模还说,我不懂法文,这次(1978年)重新出版前,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同志根据法文版原著对一些译法和误译作了订正。
    近期我重读的《基督山伯爵》为中国文联出版社2015年版,译者李玉民。据介绍,该译者为首都师大教授,教学之余,从事法国纯文学翻译20余年,雨果的《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巴尔扎克的《幽谷百合》,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三个**手》,莫泊桑的《羊脂球》《一生》《漂亮朋友》等法国文学名著,皆有他的译本。读来感觉既忠于经典原著的旨义与风格,语言译法也随时代演进,准确精当,流畅生动,赏心悦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7 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朋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 22: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书中的世外桃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9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卖热干面的 发表于 2019-3-18 14:54
这本书,我认为每个写小说的人都应该读两遍以上。大仲马组织情节的功力真是达到出神入化的水平。如果你没有 ...

面兄好!仲马确实是编故事高手,据说,当年法国报纸与他约稿《基督山伯爵》每日连载,撩得读者坐立不安,有性急者竟去报纸印刷厂买通排字工,偷出清样先睹为快。正如你所说,他的文字对话的确精彩,不只是鲜活俏皮,更具有深刻哲理性,耐人品味咀嚼深思。你当年获奖此书,想必为读写上的优秀出众。那时书禁甫开,此书真是抢手,我当时工作上忝列青年干部,家事中初为人父,几乎是一手推摇篮一手读此书,如饥似渴啊。近日重读,一份老而悠然的惬意。谢谢面兄如上的行家见解!谢谢加精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8 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本书,我认为每个写小说的人都应该读两遍以上。大仲马组织情节的功力真是达到出神入化的水平。如果你没有看过也没有听说这部小说,你绝对想象不出他是如何复仇的!另外,他的对话写得特别精彩。至今,我还经常把四十年前上海文艺出版社送给我的那套已经翻破的书翻出来,专门看里面的对话。
问好如风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长江论坛

GMT+8, 2021-3-8 14:46 , Processed in 0.08233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