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034|回复: 8

【小说】兰桂腾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28 16: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兰桂腾芳
文 / 兰桂腾芳
兰桂腾芳。百家姓里王家的人。族谱字派“才学克全”中排在“学”字辈。祖上崇尚兰花,于是,取名“兰”。姓氏 + 辈份 + 名字的组合即为“王学兰”。网络兴起之日,电脑问世之时。顺应时代潮流,漂进虚拟世界,泊驻社交网站,注册百度博客,拟名“兰桂腾芳”。意为:甘洒热血写春秋。何以见得,有诗为证。大唐帝国右丞相张九龄在《唐诗三百首》首篇《感遇》里说过:“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谁知林栖者,闻风坐相悦。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兰叶桂花,草木君子,时逢春秋,欣欣向荣,生机盎然。春兰秋桂生意勃发芳香袭人并非寻求折取吸引欣赏。故曰:甘洒热血写春秋。巧的是,王氏家训为:世士传诗礼,声闻达九重。吻合了春兰秋桂的本性。兰叶桂花本是草木君子,王氏后裔欲做仁人志士。兰桂之芳香,王氏之声闻。何其相似乃尔。到了春秋两季,兰桂即芳香四溢,适逢天时地利,王氏声闻欲腾达九重天。两者都没有求人赏识之意,也没有博取高名之心。只是自己行芳志洁而已。有什么办法呢,听天由命嘛。
兰桂腾芳二十岁之前十六岁之后做过几年中学理化教师。执教初一、初二两个年级四个班的《物理》《化学》课程。全公社年纪最小报酬最高的民办教师。也就是说,在全公社民办教师队伍里,年纪没有更小的,报酬没有更高的。也没有比肩的。年纪和报酬没有之二的。原因很简单,逻辑很清晰。两个年级的两门课程,理应是两个老师来承担。就是说兰桂腾芳一个人当两个人用。所以,公社教育当局就把两个老师的报酬都装进了兰桂腾芳一个人的荷包里去了。有什么办法呢,社会主义的分配原则就这么规定的嘛。
兰桂腾芳又何止是只完成额外的任务。还要干许多份外的活。份外的活就没有计报酬了。美其名曰,能者多劳。结果是,多劳不多得的。课堂上,兰桂腾芳必须给学生们传授《物理》《化学》知识。课堂外,兰桂腾芳还要为名列公社前十名的数学教师学校的教导主任指点迷津。按说指点迷津应该是很轻松的活路。其实有时候指点的蛮吃力。凭教导主任的迂腐劲钻进迷魂阵里去了是难以自拔的。对付难题教导主任还是有一套的,也算得上是一个解难题的高手。天若降超级难题于斯人,教导主任还是欠点火候,功力达不到,临门一脚踢不进去。有一道几何体害得教导主任苦战了两个整夜,不知道抽了多少包烟,就是捅不破最后的一层膜。无可奈何只好央求兰桂腾芳解决。可是,教导主任不知道是吃错药了,还是熬了两夜熬昏了头。大清早就在教师会上公开点名批评了兰桂腾芳。说什么兰桂腾芳傲慢清高,还说什么兰桂腾芳喜欢炫耀聪明。更是补了一句“其实只不过是一个不学无术的浪荡公子”。前面的“傲慢清高”后面的“不学无术兰”桂腾芳都可以接受。“炫耀聪明”就冤枉了兰桂腾芳。何止是冤枉,简直就是冤屈。到了下午,放了晚学。教导主任还是解不开那道难题,又不好意思直接寻求兰桂腾芳的帮助。教导主任的脑袋瓜子毕竟还是蛮灵光的,鬼点子蛮多,馊主意也不少。放学后,又召集全体教师到他任课的班级的教室开会。教导主任事先就把难题写在黑板上,企图引诱兰桂腾芳到黑板上解出来。兰桂腾芳其实是一个很不喜欢炫耀的人。加上早晨受到“喜欢炫耀聪明”的指责之委屈。根本就不把黑板上的题目当回事。教导主任眼看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大声叫嚷:全校只有一个人能把黑板上的题目解出来。指望把兰桂腾芳激将上去解题。兰桂腾芳就是无动于衷,继续与几个淡定教师日白聊天。倒是有几个真正喜欢炫耀的人不淡定了,踊跃跑到讲台上争当那个“一个人”。眼看着该上的没有上,不该上了。还在黑板上挤位置抢地盘奉献智慧。教导主任简直就气急败坏了。俗话说怒不择言。教导主任把怒气毫不客气地撒到讲台上的几个人身上:你们跑上去凑什么热闹。那几个不服气:你不是说我们学校有一个人可以解出来吗?教导主任火上浇油了:是啊。这个人在这个教室里坐着,不在你们几个当中。那几个人就是不服。不管你教导主任反复地尖刻地咆哮,继续在黑板上尽情地表演。教导主任忍无可忍了,怒不可遏地叫嚷:全公社包括高中教师在内只有三个人可以解出来。能解出来的不是你们。不管你教导主任如何嚎叫。那几个人自信地任性地继续做这个作业。闹腾了半天,最后那几个人宣布,题目是错的。没有任何人可以解出来。教导主任鄙夷地怒吼:题目是百分之百的正确。能解题的我们教室里就有一个。那几个死不服输:这个人是谁呢?其实,明耳人一听就知道,唯有兰桂腾芳才是“这个人”。有几个淡定的人齐声回答:兰桂腾芳。兰桂腾芳听到喊声连忙问:干什么?有人说:到黑板上解难题呀。兰桂腾芳淡定地回答:解难题?我不会。教导主任实在是憋不住了:舍尔其谁耶。兰桂腾芳呵呵一笑:我解出来了是炫耀,解不出来是献丑。我既不想炫耀,更害怕献丑。此题与我何干喽。教导主任知道自己早上把话说过火了。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无法挽回。试图赔礼:你是个浪荡公子没错吧。兰桂腾芳轻松地回答:没错呀。我本来就是一个吊日浪荡的花花公子嘛。看到兰桂腾芳毫不生气教导主任终于放下架子道歉:“不学无术”是我说错了。兰桂腾芳笑着问:何错之有?教导主任开始奉承:全公社范围内,不管民办教师也好,公办教师也好。不管初中老师也好,还是高中老师也好。《物理》《化学》数一数二的就是你了。《数学》摆在第三位也是没有话说的。可是,我还胡说八道你不学无术。兰桂腾芳大度地回应:算了,算了。何事相求?教导主任趁着兰桂腾芳宽容之时诚恳地央求:黑板上的这个题目我熬了几个通宵,抽了好几包香烟,写了几瓶墨水,用了好几个本子。就是解不出来。请你指点指点。兰桂腾芳并没有因此而惊讶:哦。这么难吧。教导主任继续奉承:在你手里应该是迎刃而解。兰桂腾芳不好再推辞了:好吧,我试试看。在讲台上做了题的老师极力泼冷水:试都不用试,做不出来的。题目是错的。兰桂腾芳终于没有被瓢泼桶倒的冷水浇灭帮人解难的热情。兰桂腾芳走上讲台拿起粉笔刷刷刷写个不停。泼冷水的在继续泼,看热闹的在等待看,求结果的再虔诚求。泼冷水的发现兰桂腾芳写出来的解题步骤跟他们的一模一样,高兴地叫嚷:是说做不出来吧。完全按照我们的方法在做。事实证明,我们的方法此路不通。教导主任余怒未消,趁机又把怨气往泼冷水的身上撒:你们修一点耐心好不好。瞧你们这德性。你们等他的手和笔停下来了再嚷就显得你们没有先见之明了。兰桂腾芳把这些口水当成窗外事,把那些嘴仗当成耳旁风。只管不停的挥笔书写。几个泼冷水目不转睛地盯着兰桂腾芳的手中的粉笔。只等笔一停下来就大举攻击。兰桂腾芳终于书写完了。只听得一声高叫:做出来了。大家定睛一看,那几个泼冷水的兴高采烈地就要欢呼庆祝了。教导主任明知故问:谁把什么做出来了?把你们兴奋成这样子了。泼冷水的抑制不住喜悦:兰桂腾芳把难题做出来了。教导主任故作惊讶:什么。没有听清楚,你们再说一遍。泼冷水的犹如自己解开难题一样嘚瑟地重复了一遍。教导主任算是逮住了机会开始对几个泼冷水的修理:哦。这么说题目没有错?泼冷水的口气十分肯定:没有错。教导主任步步为营:也就说,这个题目有人可以解出来,而且,我们这个教室里就有。泼冷水的洋洋得意:是的,我们里面有人可以做出来。教导主任穷追猛打:这个人不是你们其中的一个。泼冷水的狡辩:我们只剩一步就解开了。教导主任语重心长地说:这一步之遥害得我好苦哦。我为这一步之遥熬白了头发,熬红了眼睛,熬黑了眼睛圈。你们看看兰桂腾芳不费吹灰之力一笔挥就。高明就是高明。不得不服啊。泼冷水的还是心存不服:他脑袋长得好,特别灵。教导主任也无可奈何:有什么办法呢,他爹妈给的嘛。
兰桂腾芳有时还跨界打劫。当然是自愿的,也是义务劳动。校长一般都是教政治课。初中的政治课程是《社会发展简史》和《政治经济学》。有一次,校长的课堂时间有事外出,安排兰桂腾芳照看课堂纪律。课堂上,学生们低沉的读书声把兰桂腾芳的耳朵嗡嗡得发麻,心脏都会被嗡得蹦出喉咙了。兰桂腾芳实在受不了如此折磨。决定给学生讲课。虽然学生们都很惊讶,都觉得蛮不可思议。兰桂腾芳还是采用《语文》课的授课模式讲起了政治课。学生很不理解,很不接受,非常抵触。一个理化教师讲一讲数学课还差不多,现在尽然讲起政治课来了。兰桂腾芳无可奈何地妥协。只好改换另一种方式向学生们灌输要讲的知识。那就是日白聊天。日白聊天学生们倒是蛮乐意接受的。反正一节课的时间也背不出来。不知不觉中下课铃声响了。兰桂腾芳按照课后习题提了两个问题。学生们都异口同声回答对了。兰桂腾芳点了一个最笨的学生单独回答。还是答对了。可以百分之百地肯定,全班同学都背诵过关了。一个学生干部非常费解,理科老师日了半节课的白。怎么全班都能背过关了。费解归费解,事实归事实。有什么办法呢,事实就摆在面前嘛。
兰桂腾芳很不喜欢按常规出牌,却蛮爱剑走偏锋。最典型的一次悬乎到邪门了,结果居然以成功告终。一年年终期末考试,公社教育管理部门组织了全公社全课程统考。而且统一阅卷,物理、化学阅卷组由一位一九六五年毕业的高中生担任组长。这位组长以有事不能参加阅卷为由要求兰桂腾芳代理负责。什么代理都可以,代理领导就不好意思。阅卷组长找来阅卷总指挥宣布理化阅卷组由兰桂腾芳负责。赶鸭子上架,不上也不行了。往往情节惊险故事才精彩。动作心跳游戏才传奇。一天的阅卷时间,兰桂腾芳上午要参与数学阅卷,下午还要参与语文阅卷。忙得不亦乐乎。蛇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代理负责人不在场,阅卷老师只能手中无网看鱼跳。看得见的活又不能干,他们只好空手加甩手卯起劲来玩。玩得心慌,玩得意乱,玩得坐卧不安。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理化课的试卷还在睡觉,阅卷老师们等得好心焦。盼星星盼月亮,在阅卷老师们痛苦的煎熬中,兰桂腾芳终于像救星一样出现了。老师们焦虑地问:别人都要收工了。我们的试卷还没有打开,怎么办的。兰桂腾芳轻描淡写地回答:那就干脆不打开了。阅卷老师们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还长在自己的脑袋瓜子上,满腹疑惑:好你个阅卷负责人,何出此言?兰桂腾芳满脸不肖:代理。是代理。有人不高兴了:既然“代”了就应该“理”呀。兰桂腾芳继续笑答:是啊。我现在就是在负责“理”呀。那人还是不高兴:阅卷负责人叫阅卷老师不打开试卷,我们怎么阅卷啦。你这是在歪"理"。兰桂腾芳还是笑笑:歪打正着嘛。众人都不能理解:太歪狠了吧。兰桂腾芳终于改笑脸为严肃:我问你们,我们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众人不假思索:阅卷啦。现在归兰桂腾芳疑惑了:阅卷,我们的目的是阅卷?大家被反问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是阅卷还是什么呢?兰桂腾芳不得不以负责人的口吻讲话了:告诉你们,我们今天的目的是评分。阅卷是过程,评分才是结果。所要的结果才是我们的目的。大家还是很疑惑:没有过程哪来的结果呢?兰桂腾芳不再兜圈子了:免去过程,直奔结果。直接按名次拟分数评分。阅卷老师们理解了也在执行,未理解也在执行。也只能这样了。一眨眼功夫,评分结果搞定。名次皆大欢喜,组长老牌高中生第一名。代理负责人兰桂腾芳第二名。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理化阅卷组第一个收工。公社教育主管部门竞以此发榜,公布了初中《物理》《化学》全年的教学业绩。事后,老牌高中生在和兰桂腾芳日白聊天时调侃:我就知道你会用妙招。没想到你用了一个绝招。太绝了,太妙了,太绝妙了。兰桂腾芳不好意思:谬赞,谬赞。老牌高中生恳切的说:哪里,哪里。不得不服哇。有什么办法呢。你的实力摆在那里嘛。
时势易移,世事变迁。“人民公社”下岗,小农经济登场。农村不再众人捧柴,田间只管自扫门前雪。兰桂腾芳年方二十八岁,就真正的“汗滴禾下土”了。从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站过讲台拿过教鞭的花花公子飞跃成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脸朝黄土背朝蓝天的泥里来水里去的标准农夫。千人嘲笑万人鄙夷。有道是,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兰桂腾芳只有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大肚皮。宰相肚里能撑船嘛。兰桂腾芳虽然是四肢笨拙之人,但是干起农活来还是可以大显身手的。毕竟是七窍通了六窍,只剩下一窍不通了。割麦虽是常在后,栽秧却是总在前。耕田犁地赶不上秀才们的“牛走后来我走先”,只是从日起到日落原地转圈。而立之年,兰桂腾芳开始担当养家糊口的重担,之前都是在爹娘的树荫下乘凉。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巧就巧在责任田重新分配。吉人自有天照应,神灵降下福运来。兰桂腾芳的水田得到了一块高产宝地。长期杂草丛生,年年颗粒无收。人人心惊胆战,生怕手气太差。苍天有眼,将降大任于兰桂腾芳。把这块蛮荒之地交给兰桂腾芳之手。有人幸灾乐祸,有人同情怜悯。幸灾乐祸者幸灾的是自己幸免于荒芜之地,收成无忧了。乐祸的是兰桂腾芳那小子蜜罐里长大,终于要有难熬的日子过了。同情怜悯者同情的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公子四手不伸的懒虫,这样的田如何种的好。怜悯的是田里没收成,一家人的生活怎么过。不管幸灾乐祸也好,同情怜悯也好。都是同一句话:这块地在兰桂腾芳手里收了稻谷要讲古话(意思是要载入史册)。人人都伸长脖子在等着看笑话。搞得满村子的长劲鹿,兰桂腾芳是功不可没的。这块地在满湾人心中都占领了非常重要的位置,大家天天都要来这里视察,日日都要来这里观望。早也盼晚也盼,盼穿望双眼。只盼着兰桂腾芳的恶果早日出现。偏偏兰桂腾芳是一个存心要让别人难受的人,常常干让人难受的事。尤其是要让那些幸灾乐祸的人。苗期,全村没有一块田里的秧苗有兰桂腾芳田里秧苗郁郁葱葱。到了分蘖期,没有一块田里的秧苗有兰桂腾芳田里的秧苗篼大梗粗。花穗期,兰桂腾芳田里沉甸甸的稻穗是全村人从来没有见到过。收割脱粒的时候,大家都围着打谷场等着兰桂腾芳收工。兰桂腾芳把场子收拾完毕,众人迫不及待地将谷子过秤。其结果害得大家舌头吐出来收不进去了。计算出来的单产的数据不仅大家没听说过,就连想都不敢想过。全村人都琢磨不透:兰桂腾芳的投入比谁都小,费工也不比别人多,田的质量是差得不能再差,重要的是兰桂腾芳之前从来都不到田间地头瞄一眼。这样奇特的收成是大家有目共睹着长出来的。真是奇怪了。还有怪的哩。棉花营养钵育苗兰桂腾芳同样是让棉农们称奇。大家三倍于兰桂腾芳的营养钵苗床期间还重做一次,也就是六倍于兰桂腾芳了。到了大田移栽之时人人都还是缺苗,甚至还有的缺苗还很严重。兰桂腾芳的营养钵移栽下来,还有备用胎。大家百思不得其解,但是,又不得不服。只有一个理由,只有一种解释,就是种田也要靠知识,要靠《生物学》知识和《化学》知识。后来那些久战农田的老农们都来拜兰桂腾芳为师。有道是姜是老的辣,搞成了嫩姜更比老姜辣。有什么办法呢。兰桂腾芳肚子里墨水多嘛。
兰桂腾芳不敢说上知天文。观天看云识天气,还是一说一个准确。谈天咵地说星月,还能一说一个明白。日头执勤一次也就是日起白落一个回合为日,月亮值班一回也就是月缺月圆一个周期为月,金、木、水、火、土、天王星、冥王星七星联合值班为星期,地球累死累活围绕太阳一圈跑团圆为年。圆有三百六十度,年有三百六十天。兰桂腾芳是可以说下知地理的。凭书本知天下了如指掌。兰桂腾芳是一个超级宅男的典范。两耳不闻窗外事,任你东西南北风。外面的世界再精彩,一切都在掌握中。成千上万的农民开始走出家门闯荡江湖之初。交通靠绿皮火车蒸汽机,信息靠有线广播收音机。一些常年在外闯荡的老江湖每次外出前都要向兰桂腾芳咨询目的的出行路线,请教目的地的风土人情。要是兰桂腾芳忽然脑子灵机一动,动了戏耍之心,企图害老江湖们南辕北辙,是不用费吹灰之力的。兰桂腾芳终于没有干出有违天理良心之事。有些人就不理解了:你们不说走遍天下,也快跑遍中国。外面的世界你们怎么还要问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兰桂腾芳呢?老江湖们一语道破天机:有什么办法呢,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嘛。
花红酒绿对兰桂腾芳没有魅力,吃喝玩乐对兰桂腾芳没有磁性。赌博抹牌搓麻将与兰桂腾芳不相往来,抽烟喝酒讲大话与兰桂腾芳未曾相识。众人眼里兰桂腾芳就是一个枯燥呆板的机器人。兰桂腾芳曾经是风流倜傥、叱咤潇洒的翩翩公子。玩牌聚餐怎么缺少得了兰桂腾芳呢?打起牌来,牌过三巡兰桂腾芳就能基本估计各个牌家的牌况。牌过五巡兰桂腾芳就对全桌牌局了如指掌了。谁赢谁输完全按兰桂腾芳的心情来左右。牌桌上谁还敢与兰桂腾芳为伍呢。兰桂腾芳就这样成了不受牌桌欢迎的人。牌桌上兰桂腾芳丢掉了参战资格。兰桂腾芳的棋牌兴趣就这样被无情地湮灭了。聚餐喝酒,兰桂腾芳不喝则已一喝惊人。无论白酒啤酒,果酒药酒,只要与兰桂腾芳的舌头一接触,酒还来不及下喉,马上就会出现一组精彩镜头。兰桂腾芳站也站不稳,坐也坐不定。左摇右晃,前翻后仰。丑态洋相全都登场。尽管如此。酒桌上出现了兰桂腾芳,全桌都要遭殃。往往是众人皆醉唯兰桂腾芳独醒。酒桌上谁还敢要兰桂腾芳作伴呢。兰桂腾芳就不受酒桌欢迎了。酒桌上兰桂腾芳失去了说话的权力。兰桂腾芳的聚餐乐趣就这样被残酷地摧残了。网络问世之前,兰桂腾芳只好以读书为趣,以看报为乐。电脑出世之后,兰桂腾芳的娱乐就只有上网敲键盘,写一些文字自娱自乐。兰桂腾芳的兴趣只能是网路文学爱好。贴一些原创在博客社区里供人阅读。刚开始是玩QQ博客、玩百度博客。玩着玩着玩到了百度贴吧。以后还不知天高地厚地玩到新华网博客社区。在社区里新华网的十大名记中有两位还和兰桂腾芳称兄道弟起来了。更为好笑的是那些真正的高级知识分子们居然断定兰桂腾芳肯定是个高级知识分子。还要求互相学习,相互切磋。搞得兰桂腾芳哭笑不得。他们哪里知道,兰桂腾芳连知识分子就算不上,只是一介农夫。当山寨的高级知识分子与正宗的高级知识分子玩得正欢之时。荆楚网东湖社区面世了。兰桂腾芳便跑到东湖社区当起了潜水员。偶尔在中部崛起版块冒一下泡。一冒泡不打紧,贴出的帖子被版主赏个“精华”。尽管如此,东湖社区也没能吸引兰桂腾芳来常驻。兰桂腾芳还要继续在新华网做南郭先生。东湖社区天门论坛版块的版主在中部崛起版块里发现了兰桂腾芳的那个获得“精华”的关注家乡的帖子,在后面更贴邀请兰桂腾芳到天门论坛里玩。美不美,乡中水。家乡的论坛还是进去玩一下为好。不玩是不玩,一玩还难以自拔。玩来玩去还玩成了版主。就这样兰桂腾芳在东湖社区就常驻下来了。东湖社区慢慢的由一个时评社区发展成一个综合社区。荆楚文坛在东湖社区应运而生。一个文学爱好者,哪怕是业余的。对社区里的文坛当然会感兴趣。兰桂腾芳就时常到文坛去凑热闹。湖北网络文学大军的领军人物谷未黄主帅推荐兰桂腾芳做了荆楚文坛“东湖副刊”版块的版主。随后又跟着谷帅转战《荆楚网》《汉网》、《长江网》雄踞湖北的三大门户网站做文坛版主。文坛里高手如林。有好很多版主可以称之为文学老师。元辰老先生是一位堪称湖北文学创作和文学评论的泰斗,是一个热心肠的良师益友。年逾古稀,老当益壮。善于拉新手,乐于推新手。毫不保留的传经授道。兰桂腾芳受老先生指点颇多受益匪浅。文坛里业余文学爱好者版主的写作能力长进斐然。文坛主帅谷未黄便推荐武汉城市圈内的这些文坛版主加入武汉作家协会。兰桂腾芳也混进了这支文学队伍。有什么办法呢。浑水摸鱼嘛。
兰桂腾芳四月初八生人,西天佛祖也在四月初八出生。如来佛爷生日快乐之时就是兰桂腾芳生日快乐之期。相同的生日会产生相同的心灵感应。兰桂腾芳的灵魂深处就深深地烙上了佛性。商品社会,物欲横流,邪念膨胀,西天佛祖,义无反顾,将挣扎在欲望苦海里的贪婪之徒摆渡到佛系彼岸。优胜校园,学海竞舟,丛林角逐。兰桂腾芳,拔刀相助。愿尽绵薄之力助中小学的蒙昧学子摆渡到智慧彼岸。如来佛爷普渡众生,兰桂腾芳也普渡众生。一个泛指一切生物,一个限于中小学生。兰桂腾芳是人还未成佛。如来佛爷度众生,兰桂腾芳度学生。有什么办法呢,慈悲为怀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 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晶苑 发表于 2019-5-4 22:59
兰桂腾芳好霸气。欣赏好文章!

谢谢水晶版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 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郭乃龙 发表于 2019-5-5 10:18
主人翁出神入化。语言诙谐有趣,读来受益匪浅。欣赏美文,问好兰版!

谢谢龙板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 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逝去如风 发表于 2019-5-8 17:16
挥洒自如,欣赏。

谢谢风版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8 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挥洒自如,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5 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主人翁出神入化。语言诙谐有趣,读来受益匪浅。欣赏美文,问好兰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5 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优秀文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5 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优秀文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4 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兰桂腾芳好霸气。欣赏好文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长江论坛

GMT+8, 2019-7-20 07:12 , Processed in 0.05526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