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市民观察团
查看: 1179|回复: 6

[历史记忆] 回忆武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12 1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槐 于 2020-2-12 13:03 编辑

                                                   回忆武汉
                                                     
                                                     老槐
   
      1956年,不满两岁的我随母亲调动工作从柳州市到了武汉,与在武汉锅炉厂工作的父亲团聚。
      我的父亲叫韦元发,是1951年成立的柳州市建筑工程公司(柳建集团前身)五个奠基创建者之一,也是当时唯一的土木工程技术人员。1953年,新中国开始实施经济建设第一个五年计划,优先发展重工业(含军事工业)。由于大量缺乏专业技术人员,中央于是决定从全国各地抽调,支援大城市重工业建设。在反应建国初期历史的电视剧《东方》,毛泽东主席和周总理谈话时曾经提到此事
      当时中共广西组织部要求柳州市抽调两名建筑工程方面的技术人员,限期到南宁报到。我的父亲是其中之一。那时的国家干部就像军人一样,一切行动听指挥,坚决服从命令。父亲临行前与同事们照了一张合影作为纪念,然后赶到南宁组织部。组织部开给他介绍信,叫他到北京第一机械工业部(简称一机部)报到。
      父亲乘坐火车经过武汉到达一机部后,先被安排到东北黑龙江省哈尔滨锅炉厂,跟随前苏联建筑专家学习。哈尔滨锅炉厂是新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兴建的国家重点大型骨干企业,是前苏联援建我国156项重点工程之一,是中央管理的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国有重要骨干企业。改革开放以后,与其他骨干企业组建成哈尔滨电气集团。
      一年后(1954年),我父亲被正式调到武汉锅炉厂(简称武锅)从事宿舍、厂房等基建工作。武锅位于武昌今洪山区武珞路南面。参照前苏联“先生活,后生产”的建设方针,首先建造职工宿舍。于是先在紧靠武珞路(武昌古城大东门-珞珈山路口)的南边建设了十栋三层宿舍,每栋三个单元,一梯两户。由于国家经济困难,每户只有30多平米。但是参照前苏联的设计,为两室一厨一卫。卫生间有一套带拉式高位水箱的蹲便器和冷水淋浴器。一色的红砖墙,红瓦盖顶。
      武锅第一批宿舍建成后,因位于垂直于武珞路的进厂大道东侧,后来叫作武锅东宿舍区。进厂大道今为宝通寺路。因路口对面是位于洪山山麓的宝通寺。进厂大道边的宿舍是坐西向东。里面的宿舍大多数坐南朝北。从大道进入宿舍区的马路西段南边有一个小花园。花园南面是一座长满荒草的小山坡。
        我家在宿舍区的30栋一单元三楼左户(东头),位于进入宿舍区马路的东端南边。我清楚地记得,楼下的户主是杨书记,他有两个儿子。老大叫杨力,老二叫杨峰。杨力是我的同学。
      听外婆讲,我在武锅幼儿园上完中班,老师对她说:你的这个小孩很聪明,不用上大班了,可以上学了。外婆把话转告我的父母后,他们很高兴,就报名让我到武锅的子弟小学读书。那是1960年的9月,到10月我满6岁。记得新建不久的小学在宿舍区的西面。教学楼好像是三层楼。坐北朝南,楼前是一个操场。我们上学要横穿进厂大道,再走一段路。武锅附近一些单位的子弟也到这所小学读书。我的班上就有一个林业厅的儿童,叫林雄。
      1960年至1962年,国家农业接连遭遇严重的自然灾害,大部分地区颗粒无收。无数农民吃树皮、野菜,依然不能果腹。城市居民的粮食供应定量则下调。后来,武汉居民还搭配一部分高粱米。
      记得有一段时间,父亲天天带我到武锅的职工食堂吃饭,吃的是掺了高粱的米饭。现在回想起来才明白,他是把细粮(大米、白面)让给外婆、母亲和我的弟弟妹妹吃。但是,大人还是吃不饱。于是,父亲就和外婆在宿舍区南面开荒种地,春夏种玉米和一些蔬菜。秋天就种红薯。他们都是从农村出来的,在家乡干过农活,吃苦耐劳。到了收获的时候,外婆就带我去地里掰玉米、摘豆角等。
      我小时候很淘气。当时,在武珞路北面的洪山驻扎一支解放军部队。时不时在一块大草坪放露天电影。大概在1963年的春天,记得一天吃完晚饭后,我没有跟家里大人讲一声,跟随几个小伙伴其中好像有杨书记的两个儿子)跑到洪山看了一场电影,名字叫《地雷战》。解放军战士们整整齐齐地坐在前面,闻讯而来的老百姓松松散散地坐在后面。那天兴奋得不得了。从此迷上了电影。那天晚上,父母按照惯例,九点左右就睡了。我和妹妹弟弟跟外婆睡在外间房。她见我还没有回家着急得不得了!打听到邻居家有孩子到洪山看电影了,估计我是跟了去,才稍微放了心。
      不久,武锅修建了一个露天电影院,面积较小,四面是红砖围墙,买票观看。我父亲也是电影迷,每次都带我去看。那年看了《英雄虎胆》(1958年开始上映)、《我们村里的年轻人》(1959年6月开始上映)、《林海雪原》(1960年开始上映)、《小兵张嘎》(1963年开始上映)、《野火春风斗古城》(1963年11月开始上映)等。著名演员王心刚、王晓棠的容貌深深印在我的脑海。
      后来,大概是1964年,武锅在宿舍区花园后面的山坡修建了一个面积较大的室内电影院及工会办公房。那是利用自然地形建成的阶梯型观影场地,安装的是无靠背、扶手的一排排长条坐凳。记得房柱间的墙体是竹篱笆,两面抹上石灰泥浆。从此,厂工会每周末都在那里放映一场电影。
      每到夏季,武汉热似火炉。工会在电影院那里的一个房间发放防暑降温饮料酸梅汤。我每天下午放学后就拿一张父亲领回的酸梅汤票到那里领取。
      记得有一年夏天,一个礼拜天,母亲带我到武汉著名的东湖游泳。武锅的东北方是武汉大学,靠近东湖的校园里有一座不高的山,叫珞珈山。位于洪山正东面。两山之间有一条马路,叫珞珈山路,西南走向,一直通到武珞路。这条大道向东南的延长线叫珞喻路。珞喻路通到华中科技大学。
      那天,母亲带我越过武珞路,踏上珞珈山路,首先经过“国立武汉大学”石牌楼。我们穿过武汉大学校园,走过珞珈山的北面,直达东湖西南边的一个游泳场。今日查看卫星地图才知道,这个游泳场叫“东湖武大凌波游泳场”。说是游泳,其实那时的我还不会游,只是在浅水区戏水纳凉。
      冬天,武锅电影院东边的山坡马路铺满厚厚的白雪,于是便成了我们儿童的滑雪场。坡度不大。有时放学回家后,我和小伙伴们就带上安了一个小板凳的小雪橇爬到坡顶,然后轮流坐着雪橇抓紧板凳两端滑到坡底。有的不小心失去平衡摔倒了,大家就开心地大笑起来。
      在洪山有一个部队的射击场。靶子后面是把山坡挖成的一面土墙。有个同学(可能是杨)知道那个地方,悄悄地告诉了我。一个礼拜天,他带我去那里挖子弹头。我们在靶子后面的土墙挖到了四五颗。这个同学很有天赋,他把子弹头的铅芯凿出一个小眼,再把子弹头塞进用于缝纫机的线木滚的轴孔中,弹眼朝外。然后在裸体线滚子绑上两根橡皮筋,橡皮筋的另一端绑上一颗铁钉。线木滚轴孔的另一端插紧一束鸡毛,做成一个“zhadan”玩具。我也学着做了一个。在门前水泥马路上玩的时候,我们从家里偷偷拿一些火柴,把火柴头的火药刮到弹眼里,接着拉开橡皮筋把铁钉放进弹眼,然后向上用力扔到空中。“zhadan”掉下来时,弹头(钉子尾端)自然砸在水泥地上,“zhadan”就“爆炸”了,发出“啪”的一声。当时玩得真是津津有味。
   
      (注:杨力等同学如果看见这篇文章,可以联系我-1397727330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16 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楚邮香 发表于 2020-2-15 16:00
好文,谢谢分享!

谢谢楚邮香先生赞赏!

老邮票 008.jpg
老邮票 016.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15 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谢谢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15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学到老 发表于 2020-2-14 13:44
图文并茂!赞一个!

谢谢版主“学到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14 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槐 发表于 2020-2-12 12:48
大概是在1963年,经上报武汉市政府批准,我父亲晋升为工程师。后来父亲告诉我,当时批准的各单位 ...

图文并茂!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12 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概是在1963年,经上报武汉市政府批准,我父亲晋升为工程师。后来父亲告诉我,当时批准的各单位工程师的名单还登在了报纸上。
    记得1964年的一天,母亲带我逛街,给我买了一本书。名字叫《从小爱科学》。我看的爱不释手。有一个同学,父亲是厂领导,家庭经济条件很好,家里给他买了一套《十万个为什么》。我就一本一本地借来看。那年,我第一次看了一部长篇小说,是《红岩》。也是借同学的。有不少字不认识,只能囫囵吞枣地读。
     1965年春节前夕,领导突然找父亲谈话,希望他响应中央的号召,参加三线建设,到四川建设一个新工厂。原本要求首批人员都是党员,由武锅党委宋副书记带队。其中必须有一名土木工程师。父亲科里抽调的一名党员土建工程师借故其母身体有病,不去。由于我的父亲是申请入党的积极分子,于是领导就找了他。当时,父亲马上答应了。因为没有征求我母亲的意见,母亲埋怨了他。这些事都是母亲告诉我的。父亲第二天准备行李,第三天就坐船出发,沿着长江逆流而上,进入三峡,在船上过的年。到达重庆后,他们一行五人(财务科谌科长带着一个女儿,我的同班同学)转乘火车抵达成都。接着,按照一机部的命令,上海先锋电机厂的张副厂长带着一人赶到成都;大连汽轮机厂的孙副厂长带着一人也赶到成都,与武钢的四人汇合,组成了建厂先遣队。由宋副书记负责。出于隐蔽、战时安全的需要,他们在乐山地区(今乐山市)五通桥区的一条山沟(地名桥沟)选中厂址。
    1965年寒假时,武锅新的子弟小学修建竣工。新学校就在我家东面几十米远的小土坡上。过完春节、寒假,我走近新教室,上了几天课。三月份的一天,母亲就带领我们和外婆与进川先遣队两个武锅人的家属、小孩一同乘客轮离开了武汉,通过三峡进入四川。
    2012年5月,我(电气工程师)和小弟(土木工程师)陪母亲从柳州坐火车到重庆,先游览了重庆园博园,接着参加旅行社组织的长江游。一路游览了万州小山峡、奉节县白帝城(瞿塘峡风景区)、三峡大坝。当天午饭后从宜昌坐车,下午到达武汉。
    第二天上午,我们陪母亲先到武锅。很庆幸,那时个宿舍区在席卷全国城市的房地产开发大潮中尚未拆掉。于是,我拍下故居的照片,也为母亲在故居单元门口拍了纪念照。当年的子弟小学还在,改为武昌区珞珈山小学。当时是中午,学校内无人。我想进去看看,门卫保安不同意,只好在门口观望了一下。操场已经铺上了塑胶。
    2019年,我查看卫星地图,武锅这片宿舍区已经拆掉,一片狼藉。遗憾啊!作为新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的附属产物,属于新中国的建设文物,至少应该保留一部分,以实物向子孙后代讲述这段历史。
    下午,我们游览了蛇山黄鹤楼风景区。“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母子离去复返,大江两岸矗高楼。
    第三天,我和小弟配母亲游览了东湖东侧的磨山风景区。我喜欢登山,单独爬到了磨山顶。那时,附近的楚天楼传出一阵阵随州大型编钟(复制品)发出的古乐声。远眺西面,东湖、武汉大学尽收眼底。美哉,武汉!
   如今,新冠病毒肆虐武汉,全城奋起抵抗。全国大力驰援。武汉加油!加油!
                                                 2020年2月11日于柳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12 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概是在1963年,经上报武汉市政府批准,我父亲晋升为工程师。后来父亲告诉我,当时批准的各单位工程师的名单还登在了报纸上。
    记得1964年的一天,母亲带我逛街,给我买了一本书。名字叫《从小爱科学》。我看的爱不释手。有一个同学,父亲是厂领导,经济条件很好,家里给他买了一套《十万个为什么》。我就一本一本地借来看。那年,我第一次看了一部长篇小说,是《红岩》。也是借同学的。有不少字不认识,只能囫囵吞枣地读。
    1965年春节前夕,领导突然找父亲谈话,希望他响应中央的号召,参加三线建设,到四川建设一个新工厂。原本要求首批人员都是党员,由武锅党委宋副书记带队。其中必须有一名土建工程师。父亲科里抽调的一名党员土建工程师借故其母身体有病,不去。由于我的父亲是申请入党的积极分子,于是领导就找了他。当时,父亲马上答应了。因为没有征求我母亲的意见,母亲埋怨了他。这些事都是母亲告诉我的。父亲第二天准备行李,第三天就坐船出发,沿着长江逆流而上,进入三峡,在船上过的年。到达重庆后,他们一行五人(财务科谌科长带着一个女儿,我的同班同学)转乘火车抵达成都。接着,按照一机部的命令,上海先锋电机厂的张副厂长带着一人赶到成都;大连汽轮机厂的孙副厂长带着一人也赶到成都,与武钢的四人汇合,组成了建厂先遣队。由宋副书记负责。出于隐蔽、战时安全的需要,他们在乐山地区(今乐山市)五通桥区的一条山沟(地名桥沟)选中厂址。
    1965年寒假时,武锅新的子弟小学修建竣工。新学校就在我家东面几十米远的小土坡上。过完春节、寒假,我走近新教室,上了几天课。三月份的一天,母亲就带领我们和外婆与进川先遣队两个武锅人的家属、小孩一同乘客轮离开了武汉,通过三峡进入四川。
    2012年5月,我和小弟陪母亲从柳州坐火车到重庆,先游览了重庆园博园,接着参加旅行社组织的长江游。一路游览了万州小山峡、奉节县白帝城(瞿塘峡风景区)、三峡大坝。当天午饭后从宜昌坐车,下午到达武汉。
    第二天上午,我们陪母亲先到武锅。很庆幸,那时个宿舍区在席卷全国城市的房地产开发大潮中尚未拆掉。于是,我拍下故居的照片,也为母亲在故居单元门口拍了纪念照。当年的子弟小学还在,改为武昌区珞珈山小学。我想进去看看,门卫保安不同意,只好在门口观望了一下。操场已经铺上了塑胶。
    2019年,我查看卫星地图,武锅这片宿舍区已经拆掉,一片狼藉。遗憾啊!作为新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的附属产物,属于新中国的建设文物,至少应该保留一部分,以实物向子孙后代讲述这段历史。
    下午,我们游览了蛇山黄鹤楼风景区。“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母子离去复返,大江两岸矗高楼。
    第三天,我和小弟配母亲游览了东湖东侧的磨山风景区。我喜欢登山,单独爬到了磨山顶。那时,附近的楚天楼传出一阵阵随州大型编钟(复制品)发出的古乐声。远眺西面,东湖、武汉大学尽收眼底。美哉,武汉!
    如今,新冠病毒肆虐武汉,全城奋起抵抗。全国大力驰援。武汉加油!加油!
                                                  2020年2月11日于柳州



14-2012.05长江游 576-当年的武锅子弟小学.jpg 拷贝.jpg
13-2012.05长江游 571-在武锅故居和母亲合影.jpg
09- 2012.05长江游 559-武锅宿舍15栋.jpg 拷贝.jpg
06-2012.05长江游 558-武锅宿舍区花园口.jpg 拷贝.jpg
04-2012.05长江游 578-武锅东社区大门.jpg 拷贝.jpg
02-2012.05长江游  556-武锅集团入口.jpg 拷贝.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长江论坛

GMT+8, 2020-4-3 14:27 , Processed in 0.08394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