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市民观察团
查看: 434|回复: 3

【推理小说】狗日地喝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5 08: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推理小说】
狗日地喝酒
文 / 兰桂腾芳
一个土豪开发房地产成了暴发户。土豪身价亿万级,常常以上流人士自居。土豪也上过几年学,人称”大学生”。年年都是读一年级,在班上就成了“大”学生。没有读几句书,认识不了几个字,腹无点墨。也很把自己摆在文化人的位置上。自古以来,三教九流有上九流、中九流、下九流之分。上流社会乃帝王将相侯的特权。中九流是文化人的专利。上流人士没有文化是充当不了的。土豪就是土豪。土豪对事物的认知与别人是不同的。在土豪的意识里,兜里有钱就是有文化。
土豪有个外号,不应该称外号了。土豪是上流人士就应该叫雅称。土豪的雅称很响亮。号称“师座”。土豪膝下有三哥女儿。江汉平原的乡村里,人们把女儿称“酒坛子”,简称“坛子”。土豪的三个坛子与别家的坛子不一样。个个都是“女汉子”。土豪得意地把三个女汉子都称为“团长”。土豪便成了管辖三个团长的“师座”了。
三团长最叛逆,从来不把师座放在眼里。自己的地盘自己做主,自己的事情自己当家。一团长服从师座的命令与一个教书的老师结为夫妻。小日子过得虽然不算很富豪。但是,也还是满滋润的。师座真正在乎的是大女婿是一个文化人。一个真正的的文化人。师座还是蛮仰慕文化人的。二团长被师座许配给了一个”富二代“。富二代除了大脑发育有点欠佳外,还附带有点发音器官功能残疾,就是吐词有点口齿不清。师座当然是在乎人家家里有钱。有钱就有文化嘛。师座的旨意在三团长这里就非常不管用了。无论什么事情,三团长都是我行我素。幺女儿嘛。当然是娇宠惯的。三团长不知是脑子里进了水还是哪根筋错乱了。居然喜欢上了一个打工仔,并且毅然决然地嫁给打工仔成了夫妻。小两口的日子过得非常糟糕。三团长却无怨无悔,痴情不改。夫妻俩恩恩爱爱不在话下。
师座六十八岁生日,算不上大寿,也就没有大肆铺张。只是在市里的最豪华的酒店里选择了一个最气派的餐厅召集三个团长举办一个家庭宴会。一家人庆祝一番。一团长到书店里买了一副字画携带教书先生的夫婿来到酒店为师座祝寿。要是教书先生自己写一副字画子拿到装潢店里去裱糊再送给老丈人做寿礼就更为敬了。当一团长把礼品恭恭敬敬地送到师座手中时,嘴里说是夫婿教书先生自己写的。师座接过字画展开装模装样地看了一番,欣喜若狂。笑得合不拢嘴,禁不住大大夸奖大女婿文化素养高到天上去了。二团长携富二代的礼品不用说肯定很奢侈了。师座当然更是兴高采烈的接纳。苦了三团长,家贫如洗拿什么送礼呢。百三孝为先,三团长虽然非常叛逆,但是,对父母还是很孝敬的。老父亲的寿诞之期,岂敢懈怠。难住了三团长,急坏了三团长。天无绝人之路,办法总会有的。三团长就是三团长,既然敢叛逆,肯定有叛逆的本钱。其实,三个团长中就数三团长的脑袋最管用了。三团长终于想出了办法。三团长也携打工仔带着礼品到豪华酒店给师座拜寿。师座也非常热情地接待了三团长。同一团长二团长一样三团长都是亲生的骨肉,师座虽然心中不爽,但是还是不忍心别样对待。师座心酸地打开三团长的礼品。禁不住眼泪簌簌地掉下来,一个很小的用荞麦粉烤的寿饼好像在诉说三团长的无奈。师座忧怨地扭头一瞥,窘迫的打工仔不自在地站在三团长的后面。师座的怨气终于爆发了。没好气地问,“谁让你来的,你来干什么?”三团长抢在夫婿的前面嘻嘻哈哈地回答:“是你的女儿我让他来的。来给他的岳父大人拜寿的。”师座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被三团长按压下去了。两个连襟欲借此机会奚落打工仔一番。师座示意他们不要亲举妄动。不看僧面看佛面。幺女儿的面子岂能让两个姐夫伤害。师座蔑视地邀请打工仔就席入座。蔑视地邀请打工仔就席入座。
席间,师座忍不住还是想侮辱打工仔一番,以解胸中的怨气。可是,用什么方式好呢,既不要把三团长伤的太重,又要出心中的这口恶气。怎么办。土豪毕竟是个久经世面老江湖。办法想出来了。于是土豪宣布:席间玩个游戏,三个女婿对诗。对得上的喝酒,对不上的退席。大女婿立即表示同意。教书先生不同意这样的游戏就太难为情了。虽然心里打拨浪鼓,毫无底气。也要硬着头皮顶着。二女婿不知深浅,不假思索也连忙同意。其实,他对不上来师也会皆为的。只是二女婿压根不往这反面考虑。打工仔明知道自己不行,心里不乐意,但是看看二连襟同样一个马大哈,肯定对不上来。也答应了。大女婿装模做样地说,以什么为题呢。土豪不想搞得太难,太难了富二代绝对对不出来。慢条斯理地宣布:也不高以什么为题,就每个人对一句诗。五个字,要有天上的,地上的,能飞的,能走的。能吃的。大女婿作为教书先生听到这样的题目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赶快把一句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广告语“航天火腿肠”说出来了。并急忙解释,,航,就是能飞的,天,就是天上的,火势地上的。腿是可以吃的。打工仔不服气。这是一句人人都知道的广告。师座圆场了。只要是五个字,有能飞的、能走的、能吃的,天上的。地上的。就合乎要求了。通过。打工仔非常不服。不服也得服。富二代慌神了。既然大连襟抢了第一,接下来理所当然的应该是他了。可怜富二代哪里知道什么是五个字一句话,更不知道什么是天上的,什么是地上的。什么飞的、走的统统不知道。不过他知道什么是吃的。凭着这点智力基础,富二代慌乱中急中生智,脱口而出“云山鸡马糕”。此言一出逗得众人笑得人仰马翻。有两个人没有笑。一个是富二代,一个是打工仔。打工仔哪有心思笑。一来马上就轮到自己对诗了。而且,脑海里连诗句的影子都没有。二来他发现了一根救命稻草。原来富二代说的是一种副食品,非常流行的一种副食品。名叫“云山芝麻糕”。富二代说成“云山鸡马糕”了。打工仔临死终于抓到一个垫背的了。迫不及待地把这个自以为是的救命利剑亮了出来:“错了,是‘云山芝麻糕’,不是‘云山鸡马糕’。“二团长反唇相讥:”你知道啥,你吃过吗“。打工仔也不甘示弱:”我虽然没有吃过肉,但是,我听到猪汪过“。二团长与打工仔你来我往的吵得不可开交。土豪岂能让这样的局面出现,急忙打圆场:”没有错。云是天上的,山是地上的,鸡会飞,马会走,糕是吃的。何错之有。“打工仔心里明白了,什么游戏不游戏,不就是明摆着欺负我的吗。“打工仔越想越气,越想越气。想来想去,想去想来,反正这酒我是喝不成了的。气急败坏地吐出一句”狗日地喝酒“。说完起身欲走。两个连襟怒气冲天指着打工仔吼道:”你骂人!凭什么骂人,对不出诗句自觉滚蛋就是了。还骂人。什么东西。“三团长不干了。拍案而起,怒目射向土豪和两个姐夫:”没有骂人。“土豪不温不火地对三团长说:”谁人不知哪个不晓他刚才的那句话是一句骂人的话“。三团长非常鄙视地回答土豪:”师座,您的对诗要求是什么?“土豪不假思索就把对诗要求说了一遍。三团长接着问:”他刚才对的诗句有几个字?您好好数一下吧,“土豪哈哈大笑:”这还用数吗,五个字呀。“三团长又问:”字数不错吧?“土豪承认没错,两个连襟不依不饶;‘那也不该骂人啦。”三团长对两个姐夫蔑视地反问:“你们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他骂人了吗?”大连襟傲慢地回答:“三岁的小孩都知道,那是一句骂人的话,”三团长转向土豪:“师座,我来问您。”土豪满口答应:“问吧‘。
“狗会走吧?”
“会呀。”
“日是天上的吧?”
“是呀”
“地应该算是地上的吧?”
“可以算是”
“鹤会飞吧?”
“什么,喝会飞?”
“不管是白鹤,还是黄鹤,哪种鹤不会飞呀?”
“好,就算会飞。”
“酒可不可以算作是吃的呢?”
“也算吧。”
三团长环顾了一下四周接着问:“诸位,我们家打工仔所对的诗句错在哪里?”
土豪和两个女婿,还有一团长二团长左思右想也找不出错在哪里,异口同声地说:“没有错”。三团长疯狂地发飙:“既然没有错。你们凭什么指责呀!”大家都被呛得哑口无言。但是,心里总是不服。不服归不服,又有什么办法呢,反正找不出答案来。
土豪毕竟是土豪,自恃上流人士的土豪,满以为有文化的土豪。终于找到了一个漏洞:“喝酒的喝不是黄鹤的鹤。”三团长哈哈哈大笑。笑得土豪迷糊茫然。土豪不知所以却自豪地问三团长:“怎么样,这下该没有话说了吧。“三团长轻蔑地反问土豪:”师座,是‘云山芝麻糕、呢,还是‘云山鸡马糕’啊?“。土豪张目结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17 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赏读美文!问好兰桂斑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10 0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晶苑 发表于 2020-5-7 20:35
欣赏美文!问好兰桂版!

谢谢水晶版主,周日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7 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美文!问好兰桂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长江论坛

GMT+8, 2020-7-8 19:21 , Processed in 0.07605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