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市民观察团
楼主: 晴川老三

【汉味金瓶梅】风流(长篇连载: 二四三 世人常闻仙人跳 李三差点跳一回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7-2 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三0     说起那媳妇,她真的不是一个好下家。为了能够顺利地改建自己的房子,她给荒弃来了一个天大的惶子。     这苕头儿脑的荒弃完全听信了她的诺言,说什么就依什么。旧房子一拆,就用拆下来的旧料子在洋油浜的集贸市场的找了一个地方。     洋油浜的集贸市场设在国棉一厂1号门的旁边,集贸市场的办公室就在市场的最东头,是一个铁棚子。荒弃就在铁棚子的后边搭了一个棚子,面积不大,住一个人,放一些进回来的小菜多多有余。     改建房子之前都约定好了的,一当新房子一改建好,就给荒弃一个小房间。听到那媳妇这么一说,自然心中是那种乐滋滋的味道。眼见得新房子马上就会完工,这老兄也时常的去瞄上一瞄。     两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新房子到了快收尾的时节,荒弃把这新房子过细地瞄了又瞄。结果,发现了一个重大的问题。按所改建的新房子来算,横算直算,就是算不出他应该住的是哪一间房。     回到棚子里,左思右想,然后又经过慎重的考虑。结果,这才发现自己上当受骗了,自己吃了一颗特大的大弹子。越想就越发的生气,这时节的荒弃气得恨不得跳小河。在棚子里思考了一晚上,最后决定等到第二天再向那媳妇讨还一个公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26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能边写边发,还真行。我可不行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5 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晴川老三 的帖子

晴川老三:            二二八    对于运动而言,这对皮袢真的比起一般的夫妻运动得还要飘洒无限。荒弃的和她这一勾当上去之后,那媳妇的那块地方变成了他的领地,而他做生意赚取来的钱也大部分变成了那媳妇钱包。    男人的钱袋子,女人的身子,这是社会上的常态。    .. (2016-06-23 16:09)
                     二二九     荒弃没有食言,一个礼拜之后,他便把他防身保命的三千块钱全都交给了那媳妇。  钱到手了,那媳妇自然又对荒弃更加温柔和“体贴”。做起运动来,不分白天和晚上,想么时节做运动就么时节做运动,一切都随荒弃“任性”。还有一位那也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一切顺其自然。     时间过起来真快,眨个眼夏天就过完了。那媳妇和老公商量决定国庆节的生意一忙完,就开始改建房子。     那媳妇为防备在她改建房子的时候,荒弃可能会闹事,把一个荒弃媚得简直如同像腐乳一般。     功夫不负有心人,那媳妇的一家子整整忙活了两个多月,房子算是改建完成。     好漂亮的新房子,在汉阳晴川街兴仁里来说,不说是头块牌子的话,起码还算得上是排得第三名。     街坊们由新房子路过,没有一个不赞美的。是说嘛,这家屋里真的是那个事,有扳眼。     又有哪个胆子粗的街坊敢点破其中的故事呢?     终于有一个人上了场,他就是算得上是半个街坊的荒弃。     可怜的荒弃,先是把那媳妇搞到了手,想么样玩就么样玩,他哪里晓得是要付出代价的事。     一个人进了城,赶上了好时光。只要自己多吃一点苦,那就会不尽的麻脑壳滚滚而来,这是何等的快活事。     让他想不到的是自己好不容易打拼来的几个钱,全都滚进了别人的腰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3 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二八    对于运动而言,这对皮袢真的比起一般的夫妻运动得还要飘洒无限。荒弃的和她这一勾当上去之后,那媳妇的那块地方变成了他的领地,而他做生意赚取来的钱也大部分变成了那媳妇钱包。    男人的钱袋子,女人的身子,这是社会上的常态。    荒弃和那媳妇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小河里有幸打完了水炮(男女在水中干那个事),两个人都是完全彻底地利用了对方的资源。    事情恐怕还没有了结。两个人干完了事之后,匆匆忙忙地上了坡,挤干了衣服,骑上了三轮车,向家中踩去。    “喂,荒弃,今天让你玩够了么?”    “瞎扯筋,你还不是过足了瘾。”    “喂,房管所的来了人,说我家的房子是危房,要赶快重建。”    “那你和你老公的意思呢?”    “重建是要重建,钱还不够哟!”    “唉,这也是一件蛮为难的事情。”    “要是差几个的话,你能不能帮助一下呢?”    “小事一桩,到时节再讲。”    “那你可不能害我哟,房子一拆,就差那么几个钱,你叫我么办?”    “不用急,到时候我来想办法。”说完之后,停下了三轮车,抱着那媳妇的头恶是的亲了几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6 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二七)    有一句老话:“明王八吃,暗王八穿,夹生王八守孤单。”    当那媳妇发现荒弃在她的身上运动了这么多趟的时候,她真的恨死了荒弃。这要是说出去的话,简直是太丢人现眼的了,今后的日子,叫自己又将是如何在这里做人哟。    思前想后,此事不说出去是上策。身不由己的她只得向她的老公言讲,还是让那个男人跑了。时隔不久,她还是把此事告知给了她的老公。谁知,她的老公听罢此言,不但不生气,反而是不言不语(默认了哟)。    瞄见老公不发话,那媳妇心里就明白了好几分。此后,她就大大方方地与荒弃不三不四起来,不过,每回和荒弃在上床做运动,绝对是不能让自己的老公“发现”的。这不是逢场作戏的电视剧,而是在放长线,只要自己放开了门,就会有钱财滚滚来进。    社会上混久了的人,大多数人都会晓得。和自己的老婆做起那种事来,总是那么几种套路,最多不会跑出第四种招数。如若和皮袢玩起花样来,别说是七十二种招数,一百零八种招数都不会嫌多。只有想不到的,没有不会玩的。    这一天,汉阳的天道真的要热死人。两个人打完了货,三轮车踩到了老机头。此时此刻,时间都到了后半夜的两点多钟。荒弃简直热得实在的受不了。于是乎想到小河里泡一下,这时节,那媳妇同样也想到小河的边子抹一抹汗。两个人停好了三轮车,便直朝小河边走了下去。    起先,两个人还是嘻嘻哈哈,后来相互的打水玩,再后来,两个便都在水中泡起来。    明月高照,四周一片静悄悄,水中的荒弃无意之中想起要做那个事来。    他不声不响地乘那媳妇不注意,一下子在水中将那媳妇的裤子脱了下来,这一下可把那媳妇真的弄苕了。    接着,乘那媳妇还未转过神来的时候,荒弃的那个东西就连汤带水的钻进了那媳妇的笼子中,一下接着一下的超极运动,两个人便在水中来了一场子大战,直快活两个人都不想要回家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29 00:04 | 显示全部楼层
优秀文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8 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恭喜三哥猴年吉祥,合家幸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8 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晴川老三 的帖子

晴川老三:             (二二五)     那媳妇的老公也就是那么一个吊吊,没有钱来让墙外有彩旗飘,家中那媳妇的的资源他是绝对不曾浪费掉的。不管有风无风的时节,他都得要利用上,让墙内的红旗飘荡起来。     待常的摸回家,自己的老婆不玩白不玩,谁又管得着呢! .. (2016-01-13 15:10)
             (二二六)    那媳妇的老公闻听媳妇的之后,一时节心中不觉充满了疑惑。    是谁能有这么大的色胆呢?    他没有继续与那媳妇谈话,也没有心情与那媳妇干那个的那个的事情。    夫妻两人各自想着各自的心思,惭惭地进入到梦乡。    不久,闹钟响了起来,那媳妇和荒弃两人重复着昨天的故事。    一个踩着三轮车,一个坐在三轮车上。    两个人半天都不曾开口。    等过了江汉桥,那媳妇这才发了话。    “喂!我正咱才知道,是个哪狗娘养的在占老娘的相因?”    “那你知不知道是谁干的呢?”    “就是不晓得嘛。”    “你这个女人怎么这样的糊哟!”    “哼!要是老娘晓得是哪个干的好事,非跟你拼命不可。”    荒弃暗地里笑过不停,心里还在润栅子。    要说那媳妇有点二百五,也只说对了一半。    为了防范别人再来偷袭,此后睡觉的时节就留意多了。    好长一段时间,那媳妇没有”跑过马“。    荒弃忍了好长一段时节,没有搞偷醒运动。    那媳妇时刻都没有放松防范别人再来偷袭警觉性。    这一日,荒弃实在是有点忍不住。    睡在床上不停地翻动着,心里的邪念越来越发的增升。    无奈之下,只得按老法子行动。    房内不时节传出那媳妇鼾声。    荒弃轻轻地摸进了房,来到那媳妇睡的床边。    极其麻利地上了床,当他的那个东西一入巷的时候。    瞬时,那媳妇一下子就抱住了他。    一只手拉开了灯,再一瞄那男人。一时节,搞得那媳妇目瞪口呆。    哟!原来这踩花大盗竟然是荒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3 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晴川老三 的帖子

晴川老三:                                           & .. (2016-01-12 12:23) 
             (二二五)     那媳妇的老公也就是那么一个吊吊,没有钱来让墙外有彩旗飘,家中那媳妇的的资源他是绝对不曾浪费掉的。不管有风无风的时节,他都得要利用上,让墙内的红旗飘荡起来。     待常的摸回家,自己的老婆不玩白不玩,谁又管得着呢!     急不可待的打开了房里的灯,接着脱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爬上了床。     朝老婆一瞄,发现她睡得好香甜。     于是乎,脱光了她身上的所有。     扑了上去,瞄也不瞄,摸也不摸,就要干活的干活。     谁也不曾想到的是,那媳妇轻轻地骂了他一句。     “K8姆妈养的,你真的是在扳沙哟!你刚才还玩了半天,你怎么又想要玩了呢?”     “你说哪个刚才玩了的,是我么,我才回家,这话你得给我说清楚!”     听了老公的一句话,那媳妇骇得出了一身冷汗。     明明的是刚才有人在她身上演故事。     她很快的坐了起来,用手摸了摸她的那个地方。不久,一种不该有的液体从她的那个地方向外流了出来。     再苕的女人也会知道,这可不是在跑马,而是有人占了她的相因。     那么这个人又是谁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 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晴川老三 的帖子

晴川老三:            (二二三)    荒弃那天晚上听了那媳妇的话之后,不觉心中暗自蛮有点高兴。    不曾想,天下竟然还有这样的女人,罪过哟!    原本想是偷一回腥,来一点及时行乐,自认为这个女人极其不好上手。 ....... (2016-01-11 15:57)
         (二二四)     隔三差五的在
那媳妇的身上做运动,直美得
荒弃一阵子忘掉了自己名和性,
那媳妇也跟着做那叫她愉悦致极的春梦。
    一个是在梦里,一个是乘机在女人的身上瞎作为。这等好事,一晃就是一年多。
    世上的事情绝对不都是那么的完美,总有一天会穿邦。
    由于汉阳地区晴川街一些工厂待常的闹停电,特别是那些街办
工厂。
    
那媳妇的的老公就在
街办
工厂里上班,离自己的家不太远。
    从
街办
工厂里步行回到家中,最慢也不用五分钟。
    又遇上了一个
工厂待电的日子,
那媳妇的的老公与工友们瞎扯了半天的邪话,心中不知不觉的有了做那种事情强烈想法。
    于是乎,他不动声色的离开
工厂,急急忙忙地向自己家中走去。
    
荒弃在那媳妇的身上活动结束不久,悄悄地回到自己的床铺上,脑子里还在回着味刚才与
那媳妇的所发生的那个事,心中不觉美滋滋的。
    就在他还在韵泡子的时节,后门开了,
那媳妇的的老公直朝房中走去。
    不用说,
那媳妇的老公脱衣服的声响,在此夜深人静的时节,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接下来,房内又传出了不该有的对话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长江论坛

GMT+8, 2020-12-2 11:23 , Processed in 0.084416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