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市民观察团
楼主: 周宗成

周宗成揭秘红楼梦(新版连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6-24 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恕诳驾之罪——谢含髂吸尿sui 294 在第一回甄士隐邀贾雨村饮茶中曹雪芹暗地里讲了《吸尿sui的皇上》的故事,这一节又是一个千层饼结构,还夹杂讲了个皇上赐尿sui的故事。曹雪芹在书中用“彼此皆可”谐音“彼即解渴”——皇上和妃子互相吸阴——皇上和妃子互相饮尿解渴。曹雪芹用“桐剪秋风”(谐音倒念“风流乾隆”)说乾隆是风流皇帝,性变态,把乾隆和嫔妃间的“颠鸾倒凤”故事放在雨村(愚蠢——愚纯——乾隆谥号“纯皇帝”)和士隐(侍嫔、侍媵)的交接上讲: 当下(裆下)雨村(愚纯——乾隆)见了士隐(侍嫔;侍媵;吸阴),忙施礼(王子历——弘历)陪笑道:“老先生(尿献卿)倚门伫望,敢是街市上(这私上)有甚新闻否(又生新玩法——“有甚”后面加“否”语法不通,意在谐音“法”,吸阴是一种玩法)?”士隐(侍媵;“侍嫔”;吸阴)笑道:“非(吹——吹箫,口交)也,适因小女(称自己是小女)啼哭(褪裤),引他出来作(啜)耍,正是无聊之甚,兄(熊——熊包,骂乾隆性无能)来得正妙,请入(出)小斋(崽——阳物)一谈(啖),彼此皆可(彼此解渴——皇上和嫔妃相互吸阴饮尿)消此永昼(吸私吮羞——口交)。”说着,便(陛;彼)令人送女儿(女人——侍嫔)进去,自(即)与雨村携手(偕首)来至书房(储皇)中,小童(男私)献茶(先尝)。方谈(啖)得三五句话,忽家人飞报(忽夹紧尿sui泡):“严老爷来拜(俺尿液待排)。”士隐(侍媵)慌的忙起身(忙吸吞)谢罪(爷尿sui——皇帝的尿)道:“恕诳驾之罪(谢含髂赐尿sui——讽刺宫娥感谢皇上口交时赐尿)。”雨村(愚纯——乾隆)忙起身亦让道:“老先生(尿献卿)请便(尽便——喝干小便;小便;噙鞭),晚生乃(皇上尿——皇上我的尿)常造之客(腥臊止渴),稍候何妨(喝光)。”说着,士隐(侍媵)已出前厅去了(吸出乾隆余尿。前厅——乾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6-23 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爱卿尿腥臊止渴——晚生乃常造之客 293 乾隆采阴的对象是宫中侍候他的妃嫔pin媵ying嫱qiang,用“士隐”谐音“侍嫔”、“侍媵”、“吸阴”。搞笑的是,曹雪芹让乾隆在吸阴时吸出尿sui来,所以在介绍雨村(愚纯)时说他表字“时飞”——“吸尿sui”。“尿”在南方方言中音“虽sui”。请看第一回: 当下(裆下)雨村(愚纯——乾隆)见了士隐(侍媵;吸阴),忙施礼(王子历——弘历)陪笑道:“老先生(尿献朕——曹雪芹搞笑之语;咬先生——对妇人的轻薄称呼,《水浒》中有骂妇人老咬虫者)倚门伫望,敢是街市上(姐私上)有甚新闻否(又生新玩法——“有甚”后面加“否”语法不通,意在用“否”谐音“法”,吸阴是一种玩法)?”士隐(侍媵;吸阴)笑道:“非(尿sui)也。适因小女(称自己是小女)啼哭(褪裤),引他出来作(啜)耍,正是无聊之甚(吾尿之盛),兄来得正妙(朕咪),请入小斋(姐)一谈(啖),彼此皆可(彼即解渴——皇上你饮尿解渴)消此永昼(吸私吮羞)。”说着,便(陛;彼)令人送女儿进去,自(即)与雨村携手(偕首)来至书房(储皇)中,小童献茶。方谈(啖)得三五句话,忽家人飞报(忽夹紧尿sui泡):“严老爷来拜(俺尿液待排)。”士隐慌的(吸阴皇帝)忙起身谢罪(接嘴——吸阴皇帝忙起身接嘴——吮吸尿液)道:“恕诳驾之罪(恕灌驾之罪——皇帝饮尿戏称“灌驾”,意思是:你用尿灌皇帝,恕你无罪——是皇帝我自己要饮的),略坐(啜),弟即来陪(帝即拿杯——皇帝我去拿杯子来饮尿)。”雨村忙起身亦让(又讲)道:“老先生(尿献朕)请便(请小便),晚生乃(爱卿尿)常造之客(腥臊止渴——全句是曹雪芹调侃乾隆,描写乾隆吸阴时丑态,说嫔妃的尿可以止渴),稍候何妨(喝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6-21 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前岁来此——千岁来吸 292  古代一些俚俗小说常夹杂一些香艳故事,其中就有什么“吸阴大法”之类的,宣扬“采阴补阳”之说,这是故弄玄虚,只不过是颠鸾倒凤的一种房术,现代称“口交”。雍正死后,乾隆逼竺香玉下嫁(曹雪芹编的故事,不必当真),为了不让乾隆得逞,保护自己的心上人竺香玉,曹雪芹把乾隆设计成一个太监式的人物,说他没有性能力,于是就有了乾隆要“采阴补阳”的故事。请看第一回: 这士隐正(这吸阴朕——这吸阴的皇上)痴想,忽见隔壁葫芦庙内寄居的一个穷儒(噙女;噙御;噙儒)----姓贾名化(噙髂咪花),表字时飞(吸尿sui),别号雨村(愚蠢——愚纯——乾隆,乾隆谥号“纯”皇帝)者走了出来(贼做了储来——弘历成为皇储,因为做了皇上后不愿归汉,曹雪芹骂他负心贼)。这贾雨村(雪儿纯——曹雪芹在书中设计乾隆他和竺香玉生的;愚纯——乾隆)原系(欢喜)胡州人氏(妇幼吮私),也是诗书仕宦(嗜茹器官)之族,因他生于末世(身处满室),父母祖宗(无牡祚宗——曹雪芹在书中把乾隆设计为无性能力)根基已尽(啃鸡吸阴——只能口交),人口衰丧(用口皇上),只剩得他一身一口(一生用口),在家乡无益,因(在髂上伏吸阴)进京求取功名(进精求鸡凶猛——采阴补阳),再整基业(再生鸡鸭)。自前岁(千岁——弘历)来此(来吸),又淹蹇住了,暂寄庙(毛)中安身,每日卖字(摸私)作文(嘬吻)为生(欣),故士隐(吸阴)常与他交接(口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6-19 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揭秘红楼梦:一滴可得历之阴——第一个得意之人291 第五回写宝玉要睡中觉,贾母托付秦氏安排,由此引出贾母对秦氏的好评:“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正是这个“第一个得意之人”,曹雪芹用来谐音“一滴可得历之阴”,炫耀自己生殖能力,说雍正的女儿都喜欢: ……一时宝玉(曹儒;抛女)倦怠(传代——怀皇储),欲睡中觉(欲睡中觉——欲水中浇——人工授曹雪芹的精液。欲水——精液;“中”切音“子宫”——欲水子宫浇),贾母命人好生哄着,歇一回(泄一秽;射一回)再来。贾蓉之妻秦氏便忙笑回道:“我们这里有给宝叔(曹儒)收拾(竺氏——竺香玉)下的屋子(下的王子。全句意思:怀的王子是曹雪芹和竺香玉的骨血),老祖宗(曹雪芹)放心(放精),只管交与我就是(我就是——我竺氏。秦可卿是“上女”——香玉,秦可卿、竺香玉、吕四娘都是皇妃,可以互代)了。”又向宝玉的奶娘丫鬟等道:“嬷嬷,姐姐们,请宝叔(曹儒)随(水)我这里来。”贾母素知秦氏(芹私)是个极妥当(鸡駄裆——曹雪芹阳物伟岸;鸡落汤——凤凰落汤不如鸡,秦可卿的身份是凤凰——公主;鸡落汤——精液)的人(阴), 生的袅娜纤巧,行事(行房事)又温柔(吻羞)和平(呵牝),乃重孙(雍正)媳(“媳”可拆字“女、息”谐音“女婿”,曹雪芹既然与秦可卿是夫妻,那就是雍正的女婿;“媳”又可拆字“女、自、心”谐音“女子心”和后文的“中”相连就是“雍正女子心中”)中第一个得意之人(一滴可得历之阴——曹雪芹的阳物只要一滴就可以怀上弘历;第一个得意之阴——曹雪芹阳物是雍正的女儿中最得意的,曹雪芹自诩),见他去安置宝玉(曹液——曹雪芹的精液),自是安稳的(自是汉皇帝;自是暗怀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6-16 08:21 | 显示全部楼层
偷孕液——通灵玉290 南方口音中韵母“yu”(玉) 和“yi”(一)互相混淆,如“旅lv”念成“李li ”; “液体”的“液ye”南方读“ yi ”;“瘟疫”的“疫yi”南方读“玉”, 所以“玉”和“液”的读音有相通之处。这样,“通灵玉”就可以谐音“偷孕液”——偷孕的精液。看第三回: 又问黛玉(带液yi——精液):“可也有玉(液yi)没有(牡油——精液)?”众人不解其语(液),黛玉便忖度着因他有玉,故问我有也(液)无,因答道:“我没有那个,想来那玉是一件罕物(汉物——汉子才有的,精液)岂能人人有的 (女子无有)。”宝玉听了,登时发作起痴(嗤——手淫采精)狂病来,摘(泄)下那玉(液),就狠命摔去(篩出——射出动作),骂道:“什么(生尨)罕物(汉物),连人之高低不择(男人之睾里骨血;男人是耗的骨血), 还说‘通灵’不‘通灵’呢(通灵呢——偷孕历)!我也不要这劳什子(曹精子——曹雪芹的精液;男精子;劳生子;曹生子——弘历,弘历是“抱儿”——宝玉)了!吓(喝)的众人(中人——吸吮采集精液的相公)一拥争(一拥茎)去拾玉(去吸液)。贾母(雪牡)急的搂(流)了宝玉(曹液)道“孽障!你生气,要打(射)骂人容易(瞒孕阴液;淫液——怀一个小皇帝的精液),何苦(可去)摔(篩)那命根子(男私、精液)!”宝玉满(牡)面泪痕(奶痕——曹雪芹戏称口交为吸奶)泣(吸)道:“家(髂)里姐姐妹妹都(兜——月经带兜上)没有(牡油——精液),单我有(证明是男私、精液),我说没趣(我雪牡储——在我曹雪芹的牡中存着),如今来了这们(牡)一个神仙似的妹妹也没有(牡油——精液),可知这不是个好东西(冻子)”贾母忙哄他道:“你这妹妹(买卖——男私)原有这个来的,因你姑妈去世时, 舍不得你妹妹,无法处,遂将他的玉带了去了:一则全殉葬之礼,尽你妹妹之孝心,二则你姑妈之灵(乙本作:“阴灵儿”,提醒“阴”),亦(乙本作:也——液。“精液”的液也可读“液yi”)可权作见了女儿(乙本作:你妹妹——买卖)之意。因此他只说没有这个,不(“不”拆字为“一小”,和后面“便”字相连即是“一小便”—— 一曹鞭——曹雪芹的命根)便自己(自己——鸡鸡)夸张(用“夸张”形容采精的“夸”和“涨”)之意(意——液:“精液”的液也可读“液yi”)。你如今怎比得他?还不好生(糊层)慎重(芹种)带上(带子上——糊一层精液月经带子上。应该是“戴”)月经带子上。应该是“戴”),仔细你娘知道了(仔细你娘子恼了)。”说着,便向丫鬟手中接来,亲与他带上(又故意用“带”代替“戴”),宝玉听如此说,想一(想一 ——香玉)想大有情理(大有情理——带有芹液——月经带上有曹雪芹的精液),也就不(“不”——拆字为“小一”——曹爷)生别论(别人——骂弘历是用精液别进去的;鳖人——缩头乌龟,骂弘历不归汉)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6-15 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285——288四章因为文字检查通不过,无法帖上,见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6-15 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论脸了——不灵验了 289 二十五回写宝玉、凤姐中邪, 僧道二人进府治病,其中暗藏了一个为雍正的假首植胡须的故事。乙本首先让贾政问二人“在何山修道”,谐音“贼皇上首掉”,告诉閲者雍正的头被盗,需要补一个假头,还需要在假头上安上假胡须。搞笑的是曹雪芹说用阴毛作雍正的胡须——脸上长阴毛,所以就有“不论脸了”(不灵验了): ……贾政(雪芹)问道:“你道友(掉首)二人(爱新)在那(觉罗——你个掉脑袋的爱新觉罗)庙里焚修”(描脸缝首——给雍正缝脑袋画像。乙本为:在何山修道——贼皇上首掉)。那僧(芹——曹雪芹)笑道:“长官(长髯)不须(胡须)多话(脑瓜——长髯胡须脑瓜)。因闻得(皇帝)府上(补上)人口(髯口)不利(胡须),故特(带)来医治(移植)。”贾政道:“倒有(掉首)两个人中邪(连个人中须——给雍正的假首安个人中胡须——八字胡),不知你们(牡)有何符水(胡须。水sui在南方音“须”xu xi 如“万岁sui”念“万细xi”)?”那道人笑道:“你家(髂)现有希世(须丝、鸡丝——耻毛)奇珍(奇深),如何还问我们有符水(要胡须)?”贾政(雪芹)听这话(贼皇)有意思(要鸡丝),心中便动了,因说道(阴须脑):“小儿(曹儒——曹雪芹)落草时虽带了一块宝玉(一块宝玉—— 一胯毛儿)下来,上面(贴在皇帝的面上)说能除邪祟(充颊须)”那僧道:“长官你(长髯帝、脏髯帝——假首假胡须的雍正)那里知道那物的(那物的——鞑胡须)妙用(毛阴——雍正知道胡须是毛阴)。 只因他如今被声色货利(身首割离)所迷(首没),故不灵验了(论脸了)。你今且取他出来,待我们持颂(植种——用耻毛作雍正假首胡须)持颂,只怕(植罢)就好了(就好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6-14 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髂前噙捧的人——驾前承奉的人 284 上一章用“琪官”谐音“吸官”讲娈童故事,为了加深閲者印象,这一章又用了“髂前噙捧的人”(驾前承奉的人),看三十三回:    贾政听了这话,又惊又气,即命唤宝玉来。宝玉也不知是何原故,忙赶来时,贾政便问:“该死的奴才!你在家不读书也罢了,怎么又做出这些无法无天的事来!那琪官现是忠顺王爷驾(髂)前承奉(噙捧)的人,你是何等草芥,无故引逗(含在口中玩弄)他出来(出奶——与“喂奶”同义)如今祸及(呵吸)于我。”宝玉听了唬了一跳,忙回道:“实在不知此事。究竟连‘琪官’(器官;吸管)两个字不知为何物(阿物),岂更又加‘引逗’二字!”说着便哭了。贾政未及开言,只见那长史官冷笑道:“公子也不必掩饰。或隐藏在家,或知其下落,早说了出来,我们也少受些辛苦,岂不念公子之德?”宝玉连说不知,“恐是讹传,也未见得。”那长史官冷笑道:“现有据证,何必还赖?必定当着老大人说了出来,公子岂不吃亏?既云不知此人,那红汗巾子怎么到了公子腰里(那皇上精子怎么到了公子窍里)?”宝玉听了这话,不觉轰去魂魄,目瞪口呆,心下自思:“这话(红汗巾系在腰里是动作,不是话,曹雪芹在此用一个话字提醒阅者这是一句暗语;“这话”也谐音“这法”,这种玩法)他如何得知!他既连这样机密事都知道了,大约别的瞒他不过,不如打发他去了,免的再说出别的事来。”因说道:“大人既知他的底细,如何连他置买房舍这样大事倒不晓得了?听得说他如今在东郊离城二十里有个什么紫檀堡(耻啖饱),他在那里置了几亩田地几间房舍。想是在那里也未可知(液味可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6-13 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吸官——琪官283   三十三回写忠顺府派员到贾府索要琪官,宝玉因此挨打。在一个权力至上的社会里,一个优伶为什么要弃王府(皇府)而去?   清代官员的同性恋有两个特点:一是玩弄优伶。二是多拥有自己的侍童、侍官、侍员,常侍左右,以至荐枕席。琪官是王府的优伶,即戏子,这些年轻男子往往都有姣好的面容,容易成为权贵、师傅的男宠,一旦形成人身依附后,就可能成为单边泄欲的工具,正是不堪凌辱,导致了琪官的逃亡。曹雪芹在三十三回中就隐喻了这一事实: 方欲说话,忽有回事人来回:“忠顺(雍正)亲王府里有人来,要见老爷。”贾政听了,心下疑惑,暗暗思忖道:“素日并不和忠顺府来往,为什么今日打发人来?”一面想一面令“快请”(快噙),急走出来看时,却是忠顺府长史(长吸)官,忙接进厅上坐了献茶,未及叙谈,那长史官先就说道:“下官此来,并非擅造潭府(一连两个“潭”音,暗示此篇与“啖”有关),皆因奉王命而来,有一件事相求。看王爷面上,敢烦老大人作主,不但王爷知情(耻欣),且连下官辈亦感谢不尽。”贾政听了这话,抓不住头脑,忙陪笑起身问道:“大人既奉王命而来,不知有何见谕,望大人宣明,学生好遵谕承办。”那长史官便冷笑道:"也不必承办(噙含),只用大人一句话就完了。我们府里有一个做小旦的琪官(吸官,男宠),一向好好在府里,如今竟三五日不见回去,各处去找,又摸不着他的道路(套路——技巧),因此各处访察。这一城内,十停人倒有八停人都说,他近日和衔(强调“衔”)玉的那位令郎相与甚厚。下官辈等听了,尊府不比别家,可以擅入索取,因此启明王爷。王爷亦云:‘若是别的戏子呢,一百个也罢了,只是这琪官随机应答,谨慎老诚(男宠的动作),甚合我老人家的心,(合雍正、乾隆的心)竟断断(断袖之癖——男风,故强调断。典故出自《汉书•董贤传》:“常与上卧起。尝昼寝,偏藉上袖,上欲起,贤未觉,不欲动贤,乃断袖而起。”)少不得此人。’故此求老大人转谕令郎,请将琪官放回,一则可慰(为)王爷谆谆奉恳(捧啃),二则下官辈(下官的背——意思是如果找着了琪官就免得王爷拿我的背泄火)也可免操劳求觅之苦。”说毕,忙打一躬(打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6-12 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味好腥——在外好生 282 为了让閲者明白是在讲“龙阳之兴”,曹雪芹还列举了与娈童相关的一些情节特征,比如:细细(吸吸);七上八下(鸡上巴下);梳洗(手洗);平安信息(闭眼屏息————快意状);在外好生(这味好腥)等,看十四回: 凤姐见昭儿回来(喂奶),因当着人未及细问贾琏(小男),心中自是记挂(JB,乙本为七上八下——鸡上巴下),待要回去(喂去),争奈事情繁杂,一时去了,恐有延迟失误,惹人笑话。少不得耐到晚上(皇上)回来,复令昭儿(崽儿、小儿)进来(噙奶),细问一路(吸吮一头)平安信息(闭眼屏息——快意状)。连夜打点大毛(大炮)衣服(一副。大毛衣服——大炮一副),和平儿(姘儿:非夫妻而同居的男女,姘夫或姘妇)亲自检点包裹,再细细(吸吸;鸡鸡)追想所需何物(嘴上锁住阿物),一并包藏交付昭儿。又细细(吸吸)吩咐昭儿(崽儿、小儿):“在外好生(这味好腥)小心伏侍(咕叽——射),不要惹你二(日——皇上)爷生气,时时(吸吸)劝他少吃酒(早些走),别勾引他认得的混帐老婆(皇上老伯),回来打折你的腿”(喂奶拉着历的腿——小孩吸吮时拉着大人的腿,拉着弘历的腿。讽刺乾隆喜好男风)等语。赶乱(娈——娈童;干浪)完了,天已四更将尽(舔的耻根浆尽),总睡下又走了困(从嘴颊又抽了棍),不觉天明鸡唱(鸡畅),忙梳洗(手洗)过宁府中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长江论坛

GMT+8, 2021-5-11 09:36 , Processed in 0.078920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