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市民观察团
查看: 226620|回复: 98

乾隆帝国旅行记——还原历史,提振民族自信(2017年5月29日更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7-20 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乾隆帝国旅行记——还原历史,提振民族自信(连载)
.
  我们不必颂扬那个时代,亦不应误解那个时代。
.
  1793年,马戛尔尼带着英国国王的秘密使命,率领一个比较庞大的代表团,打着为乾隆皇帝祝寿的晃子,忐忑不安地来中国访问。
  当他面对庞大,富裕,井井有条的乾隆帝国时,他原先那点不多的自信心也逐渐丧失,所剩无几了。
  他看到了一个怎样的乾隆帝国呢?
.
  这篇长文以史实为据,忠实于马戛尔尼伯爵的访华笔记《乾隆英使觐见记》,主要参考鲁迅先生的好友,刘半农博士1916原译本。
  有些资料来自网络。
.
序曲1、二千年仰慕与渴望
  不知谁说,西方曾羡慕中国几百年。其实,远远不止,而是至少两千年。自从古罗马贵族初次穿上柔软华丽的中国丝绸,对遥远东方那个神秘的中华帝国,贫困的欧洲就无限憧憬与向往。他们无法想象,那个帝国的子民究竟有多么高的智慧,国家富裕到了何种程度。
  哪怕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元朝,其富裕强大也让西方人羡慕得五体投地。著名的《马可波罗游记》就是证明之一。
  今天,尽管不少中国人很“谦虚”(其实是自卑,是盲目自卑)。自己承认说,唐朝以后,中国就落后于西方。然而真实情况是,直到(ya片)战争前夕,西方的主流观点仍在仰慕中华帝国与中华文明。哪怕有少数西方人猜测,这个富甲全球的帝国撑不多久了。
  对中华帝国的憧憬,仰慕,向往,实在漫长,漫长得让人失去耐心。别的不说,就是生产丝绸的技术,西方人百般努力,历经数百年,也只学了个皮毛。哪敢奢望赶上那个高傲的东方帝国。
  明知追赶无望,在强烈自卑心的驱驶下,也有西方人刻意歪曲,误解,贬低,丑化那个不可超越的中华帝国,试图以此获得一点自尊。
  那么,想分享那个帝国的财富与优雅生活,怎么办呢?通商贸易是一个办法。和平渗透,让那些有一技之长的传教士到中国去传教,去做官,去学习,也是一个办法。如果可能,也不妨试一下武力。
  两千年中,欧洲各国一直就是这样做的。
  海陆两条丝绸之路上,绵绵不绝的商船与商队。历朝历代,跟随游牧民族南侵的白色人种。长安、北京的胡人官员、匠人、商贩。明清两朝“东印度公司”的对华贸易。葡萄牙,西班牙,荷兰等国骚扰沿海,侵占台湾,租借澳门。其目的,就是要分享一点中华帝国取之不尽,令人垂涎的财富。
  只是所有这些交往,和平也好,武力也好,欧洲对中国永远都是仰视,也只能仰视。从未幻想要与这个庞大的帝国平起平坐。
  而中国呢,对那些远渡重洋来经商的夷人,都交由广东福建的地方政府去管理。只要他们不作奸犯科,也予以包容,并不驱赶。只是朝廷难得正眼瞧一瞧这些洋夷。
  历经二千年漫长的仰慕,终于有一天,洋夷们试图与中国平起平坐的时机来了。
  这个时候,十八世纪快结束了,欧洲的科学技术整体超越了中国(还不是全部)。当然这还不够,而是许多科技成果可以应用于生产。这还不够,而是这些应用于生产的科技成果与资本主义结合,从而引发了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一场革命——工业革命。这还不够,而是工业革命的成果还可以生产大舰巨炮。
  到这时,西方就有国家觉得,应该可以去试探一下,看那个高傲的东方帝国能不能以平等之心对待西方国家。
  这些国家中最急切的,就是偏处欧洲大陆之外的一个岛国,英吉利王国。
  那时的英国,曾经击败了西班牙的无敌舰队,率先开始工业革命,海外殖民地多于任何国家,建立了强大的东印度公司,赢得了英葡战争。号称西方第一。
  不过,要说那时的英国有多么了不起,也不尽然,其本土面积不过二十三万平方公里。虽经一二百年的海外殖民,可是那些殖民地也都穷得很,既没有多少令人称奇的出产,也难以成为英国工业品的好市场。其最有价值的海外殖民地,北美十三洲,也于1776年独立,变成了美国。
  而中国呢,仍处于乾隆盛世。本土面积一千三百多万平方公里,人口达到三亿,国富民殷。出产取之不尽,品质优良的茶叶、蚕丝、绸缎、磁器,漆器,以及无数其它的物产。全世界一大半财富都在中国。这还不算许许多多自愿归附的附属国的财富,如越南,琉球(冲绳)等。
  中华帝国富得流油,对英国生产的呢绒、钟表、机械、枪枝大炮,也许还有舰船,应该也是一个庞大无比的好市场。只要扩大贸易,互通有无,就再也不必用宝贵的白银去换取中国取之不尽的财富了。中英贸易逆差自然消除。继而凭借强大的国力,垄断对华贸易,转手把中国的产品销往全世界,那该要赚多少钱呀,英国人想想就兴奋不己。
  果真那样,英国的国力将再一次飞速提升,说不定可以实现统一欧洲的大业。这有什么不可能呢,历史上又不是缺少先例。
  那时的英国太需要中国了。
  对中国的情况,英国政府也知道一些,都是从商人、旅行者那里听来的。支离破碎,驳杂混乱,真假莫辨,不能作为对华政策的依据。
  应该直接与中国建立稳定的外交关系。派遣各种专业人员,全面,直接,深入考察中国的历史文化、山川风物、军事、经济、民风民情。以此作为对华政策的依据。

评分

参与人数 5威望 +165 收起 理由
黑马驹 + 30 拜读老师大气佳作!
长风剑客 + 45 优秀文章
雪之韵 + 30 欣赏老兄雄卷大作。
张平阳 + 30 原创内容
py神马 + 30 优秀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8 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老师大气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29 08:09 | 显示全部楼层
40、乾隆时代的圆明园
  也许乾隆皇帝没有料到,马戛尔尼如此不给面子,不仅拒绝彼那铎担任觐见译员,还拒绝了所有推荐的西洋人担任译员。哪怕皇上宽厚待人,也不由心生不快。而徵瑞呢,当然很愤怒。
  愤怒的徵瑞带着全被拒绝的八名欧洲人离开了,马戛尔尼则又一次想起,王、乔二人,今天怎么没有来。
  约一小时后,王、乔来了,通知马戛尔尼,皇上担心接待有疏露,又派了元老大臣景升经管此事,往后有事,我们直接禀报景升大人即可,不必经手徵大人。
  这让马戛尔尼很高兴,终于可以摆脱徵瑞这个“鞑靼”了。
  随即,派秘书麦克司惠尔和一名译员,随同王文雄去北京城察看新住所。
  乔人杰则带着马戛尔尼一行人游览圆明园。游览路上,正好景升到来,他也热情为英国人导游,介绍圆明园的历史,讲解园中的景观建筑。
  二百多年前,圆明园留给马戛尔尼勋爵这样的印象。
  这个望不到边际的巨大园林,到底有多大?
  按照今天的数据,圆明园周长十余公里,总面积三点五平方公里。但是,这与二百年前,马戛尔尼的记述相差十分悬殊。
  根据陪同的中国官员介绍,马戛尔尼算出,圆明园周长大约十八英里,也就是周长二十九公里。依此估算,圆明园总面积约有四十平方公里。相比今天所说的三点五平方公里,相差超过十倍。其中原因有待考证,比如,当时的圆明园是不是还包括有猎场,养殖珍稀动物的牧场,名贵花木的种植场,或者还有其它功能区域。无论如何,我们相信,当年的圆明园周长十八英里,不是马戛尔尼毫无根据说出来的,因为英国使团还有地理学家。
  四十平方公里,是个什么概念,那相当于今天一个中等城市的面积。我们不禁要问,不就是一座园林吗,就算是皇家园林,用得着这么巨大的面积吗。是不是清朝的皇帝老儿头脑一热,随口一说,就圈下这么大的面积。
  当然不是的,圆明园最初营建时,面积要小得多,只是随着营造进程,决策者意识到,以中国之大,历史之悠久,各地都有各具特色的人文与自然景观,这些都应该在园明园中得到体现。
  随着营建工程继续推进,决策者还意识到,尽管当时的中国最富裕,最强大。但是西方,主要是欧洲各国,也有不可轻视的人文建筑与科技成就,这些也应在圆明园中得到体现。
  因为自古以来,中华民族既是自信自尊的民族,又一直是从善如流,虚心好学,渴望新知识新事物的民族。从不拒绝外来好的,先进的,有价值的东西。这一点,马戛尔尼有亲身感受,前文中曾多次说起。
  尽管某些时期,中国也闭关自守,固步自封。但那只是特殊历史时期,特殊情况,绝不是中国几千年历史的主流,也不是中华民族基本的民族性格。
  除了要在园中体现全中国,以致全世界最有价值的人文自然景观,还要在园中陈列全中国,全世界的文化、艺术、科技成果。例如,每年来自全国各地的书画艺术品、每年由各国进贡来的艺术工艺品、包括来自欧洲的科技产品。还有古代流传下来的,数不清的文化典籍,艺术珍品,如《永乐大典》等等。
  所以,圆明园绝不仅仅是一座单纯休闲度假的园林。其所承载的功能要多得多,巨大得多。
  要承载这么多雄心勃勃的功能,圆明园的占地面积必须足够巨大。
  划出这么一大快土地造园林,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必须有足够的财力,当时的世界,唯有中国这个最富裕的大帝国才有这样的财力。其它国家,英国、法国、俄罗斯,虽然很有实力,也绝无这么大的财力。更不要说别的国家了。至于美国,还根本没有出现于地球上,也没有人预测,将来的地球上还会生出一个美国来。直到马戛尔尼访华那年,美国建国不过十余年,穷得叮噹响,一点国际地位都没有。
  有了巨大的财力,还不够,还要有足够厚重的文化积淀。这个条件也是唯有中国具备。中国有至少四千年绵绵不绝的文化积淀,有资格用一座巨大的园林来展示。
  有了厚重的文化积淀还不够。还有最最重要的一个条件,那就是人力。哪个国家没有人力呢。一般的人力可不行,而必须是具备足够天赋,足够智慧,又勤劳,又富于创新精神,又富于奉献精神的人。而且,种种这些人还不能少,必须足够多,甚至多得用不完。这一点也只有中国具备。
  了这么多必备的条件,好大喜功的清朝皇帝才可以去实现梦想。而且真的实现了这个这个看似不可能的梦想。
  由此我们意识到,圆明园建造成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绝不是简单的赞誉,而是千真万确的。哪怕当今世界的财力比当年的中国大得多,哪怕当今人类的生产力巨大无比,可以轻易建造一座外观、体量比圆明园更大的建筑群,但是其文化价值,历史价值,艺术价值,比之于圆明园,恐怕望其项背都不够格。
  历史不可重复,既然已经过去,也就过去了。这就像让今天的人再去创作《离骚》这么伟大的文学作品,哪怕今天的文化普及、创作手段比之于屈原时代不知高了多少倍,也是不可能的。
  所以说,今天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以为有钱有权,就能可以重建圆明园,那不是幼稚,就是无知。最多只能仿建一坐没有灵魂的“圆明园外壳“,从而遗下笑柄。
  是的,从那时,又过了近七十年,圆明园被马戛尔尼所代表的,“文明”的英国军队联合法国军队共同洗劫了,焚毀了。然而,历史就是这样的,无法挽回。
  回到马戛尔尼这里。
  行走于这宏大精奇,举世无双的皇家园林。马戛尔尼除了惊叹,还是惊叹,他写道,“吾笔记中欲详言其状,亦觉景物万千,不知从何处说起。”
  惊叹之中,一行英国人跟随景升来到了圆明园最重要的建筑,正大光明宝殿。
  正大光明殿依照紫禁城太和殿建造,是圆明园四十景之首,是当时地球上最伟大帝国的最高统治者,中国皇帝处理政务,宴会臣下,接见外国使臣的场所。高大威严,摄人心魂。
  大殿主体之广,约800平米。皇帝御坐设于殿内一高出地面的平台中央。宝座雕刻精美繁复。马戛尔尼发现,宝座是用产自英国的桃花芯木制成,这令他自豪。还有,大殿一角陈放着一座时钟,细看铭文,原来那钟产自英国伦敦理敦赫尔街乔治克拉克钟表店,钟上镶钳许多宝石,能自动奏鸣十二种英国古典乐曲,是很久以前的英国产品。
  见到来自家乡的东西,马戛尔尼突发奇想。这次带来的礼物,也有许多华贵精美的,也有资格置于正大光明宝殿。
  他想像着,皇帝御座两则,一则置放地球仪,一则置放浑天仪;大殿靠北,架设行星仪;大殿靠南,置放弗拉苏氏天体运行仪,还要置放佛列姆内大自鸣钟、风雨表、特拜歇尧瓷像和瓷器。
  马戛尔尼非常自信地认为,产自英国的东西代表了西方世界的最高水平。如果与中国自产的,代表东方世界最高水平的物品共聚一堂,则更能彰显中国皇帝既是地球上,也是宇宙中威名尊荣登峰造极之人。他越想越觉得很有道理,准备正式向中国皇帝建议。
  对于他的建议,中国人会不会采纳呢。前面说过,中华民族是最具包容性的民族,不会拒绝好的东西。所以,英国的桃花芯木可以用来制御座,英国的时钟可以放置于大殿一角,虽然只放在角落里,那个地位也够高了。
  不过,等他们到了承德避暑山庄,还将看到,来自海外更好的东西多得令他目瞪口呆。其实,圆明园中也多,只是他们仅仅游览了圆明园极少一部分,没有机会看到更多的。
  园中小憩,景升命人上水果点心招待。哪里料到,刚一坐下,徵瑞又出现了,还殷勤劝英国人吃这吃那。这一下,马戛尔尼又不高兴了,刚刚还说徵瑞不再经手接待工作,他怎么又来了?看样子,还是不能摆脱这家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今天早些时候,王、乔两位所说,接待事务直接报告景升就行,不再经过徵瑞,绝不是随便说的。很有可能,由于马戛尔尼拒绝了所有皇上推荐的八个欧洲人当译员,因而大家都很愤怒,那就还是让高傲的徵瑞继续负责此事,以便对英国人有所约束。让他们明白,两国外交,应该要互相尊重。
  晚上八时,麦克司惠尔和译员返回圆明园,说新住所己经看过,有客厅,有卧房,有天井,非常优雅。马戛尔尼又高兴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0 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39、英吉利——虎狼之国
  凭心而论,彼那铎这人也很值得同情。他效力于中国很忠心,也热爱祖国葡萄牙。却因痛恨英国,而在不久之前受到乾隆皇帝严厉斥责。
  前面说过,彼那铎一经得知英国将派使团访华,就敏感意识到,其目的是要提升英国在华利益。几个世纪以来,葡萄牙以澳门为据点,主导着中欧贸易。英国要提升在华利益,葡萄牙就是一大障碍。
  目前,英葡战争结束不久,葡萄牙战败,被迫割地求和。这使彼那铎迫切感到,极有可能,英国要借此次访华,请求中国将葡萄牙在澳门的权益转让给英国。如果中国朝廷真要那样做,葡萄牙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这是因为,自明朝中期开始,葡萄牙虽然一直占据着澳门,但那仅仅是一种土地租借关系。葡萄牙无论在澳门设置官署,还是派驻军队,都只是中国政府默认的半合法状态,中国政府随时有权取缔,甚至驱逐。之所以没有这样做,不过是中国始终需要一个对外交往贸易的窗口。中国朝廷从未想断绝与西方各国的联系。
  由于澳门的主权始终属于中国,中国官员有权随时前往澳门巡视,可以随时向葡奥当局发布政令。这种宣示主权的做法,一直持续到1999年,澳门回归。
  为了维持在澳门的特权,葡澳当局对广东地方官府始终采取巴结态度,贿赂地方官员,不敢公开违抗朝廷命令。
鸦片战争前夕,钦差大臣林则徐为了查禁鸦片,前往澳门巡视,只通知一声就行,葡萄牙人则诚惶诚恐接待陪同。民国时期,中国政府曾多次通知葡萄牙,要收回澳门,葡萄牙不敢硬抗,只能多方周旋拖延。只因当时中国内部政治纷争,战火不息,此事均不了了之。
  回到当年,此次英国使团访华,做足了功夫,来头很大。乾隆皇帝格外重视,虽不一定想把澳门特权从葡萄牙转给英国,但是,借此牵制一下葡萄牙,也是很有必要的。
  而彼那铎呢,为了阻击英国,向乾隆皇帝上了一道密折。谈了欧洲各国状况。特别强调,英国乃虎狼之国,极富侵略性与扩张性。虽在十几年前的北美独立战争中被迫承认美国独立,丧失了北美十三个殖民地。却仍然是拥有最多海外殖民地的国家。由于侵略成性,狼子野心不改,一旦占有澳门,或者在中国取得其它租借地,必然得寸进尺,说不定还想把中国变成第二个印度。
  乾隆皇帝收到这封密折,联想到西藏边境常有英军活动,中国沿海常有可疑的英国兵船出没,十分警觉,立即下旨两广总督,详加调查。
  两广总督遵旨,多方查访,上奏朝廷。确有英国兵船常在广东沿海出没。西方各国中,英军也确实具备较强战斗力,武器也较先进。然而,英国兵船之所以在中国沿海活动,只是为了保护英国商船,免遭葡国军舰袭击劫持,因为葡英属于敌对国家。并未发现英国人觊觎中国领土与主权事例。彼那铎的密折,仅是出于葡萄牙人对英国的仇恨。
  乾隆皇帝览奏,十分气愤,召见彼那铎,严加申斥。表示,你这是欺君之罪,本当赐死,念其身为客卿,昧于中国法律,予以宽容。但今后不准干预朝廷政事。
  此事就此过去,当时并未公开。直到十年后的1803年,才在北京的“馆报”上披露出来。
  实际上,乾隆皇帝斥责彼那铎,只是不想因葡英两国互相敌视,从而干扰了对英国使团高规格接待。而在内心却能体谅彼那铎,说英国是富于侵略扩张的“虎狼之国”并不错,对英国有所提防也是必要的。也许正是这样,乾隆皇帝仍然信任彼那铎,也不革去其三品官职,而且确实想让彼那铎担任英国特使觐见时的译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6 08:21 | 显示全部楼层

乾隆帝国旅行记——还原历史,提振民族自信(2017年4月6日更新)

38、心斗彼那铎   在此之前,彼那铎一听说英国使团即将到访,就在北京开始活动,通过和珅向乾隆皇帝自荐,要充任觐见译员,乾隆皇帝还真打算任用。果真如此,现场翻译之时,彼那铎就可探知英国的真实意图,并可借机做一些手脚,离间中英关系。   幸亏另一位在北京任职的传教士,格拉姆孟德得知消息,提前写信告知了马戛尔尼。马戛尔尼立即向中方表示,欧洲语言众多,不是每个欧洲人都精通英语,希望由自己从北京的外国人中挑选译员。   对此,乾隆皇帝虽未否定,还是觉得,使团并不熟悉这些北京的欧洲人,怎么自行挑选?不如多带去几个人,供他们选择,更为妥当。   今天,作为主要的候选译员,彼那铎自然被徵瑞带来,这令马戛尔尼又担心起来。   葡萄牙人彼那铎在中国生活数十年,汉语水平无人能敌,英语也不在话下。又有中国官方的赏识,担任译员势在必得。   马戛尔尼一心只想自行寻找译员,对中方推荐的这些候选人,不仅不想用彼那铎,就是另外七个人,他一个都不想用,无论他们语言能力如何强。但是,要拒用这些人,总得有站得住脚的借口。   借口很快有了。在与彼那铎等人交谈的时候,马戛尔尼避实就虚,故意使用英语中的俚语,俗语。彼那铎本不是英国人,虽懂英语,却不熟悉英国人日常的俚语,俗语,其他传教士都不是英国人,也都似懂非懂。   如此一来,马戛尔尼就有理由拒绝这些传教士充当觐见译员了。   没料到,戛尔尼竟然来这么一手,一群传教士很不满,彼那铎更愤怒,就用拉丁语与身旁的意大利人交谈,净说英国的坏话,他以为马戛尔尼听不懂拉丁语。   岂知,马戛尔尼出身贵族,从小熟读拉丁语。对彼那铎贬损英国的每一句话,全听得一清二楚。只是他强压怒火,假装没听懂。   中方推荐的这些译员全被马戛尔尼拒绝。不仅这些传教士很不满,就是钦差大臣徵瑞,也觉得很没面子。   马戛尔尼却很得意,得意之余,马戛尔尼又与徵瑞谈起更换住所一事。   这一下,彼那铎有了报复出气的机会。极力阻止,说从圆明园往来承德避暑山庄更近,没必要更换住所。   徵瑞觉得彼那铎有道理。但是让英国人住圆明园的破房子,只不过是给英国人一点颜色瞧瞧,目的己经达到。再说,昨天也同意更换,今天没必要因彼那铎反对就食言。马戛尔尼不知徵瑞内心想法,以为是自己说得有理,徵瑞才没改变主意。   彼那铎报复出气不成,羞愧愤懑溢于言表。随行传教士们同情彼那铎,极力劝慰。马戛尔尼又胜一回合,见彼那铎气极败坏,几乎得意到笑出声来(余静观其状,几至失笑)。但是,他要表现英国贵族的绅士风度,极力掩饰得意之情(自保威仪,不为不应为之言。)   与传教士们告别的时候,马戛尔尼突然生出几分恻隐之心,毕竟彼那铎是年届七十的老人,忠于祖国葡萄牙理属应当。于是主动上前,对彼那铎说,先生主动要为我们服务,我们本来很感谢,只可惜,我这人不懂葡萄牙语,交流起来总觉得不便。不然的话,以足下之才担任译员,必定对我们大有帮助。   见马戛尔尼主动和解,彼那铎也假意说,不能为贵国使团服务,我深感惭愧。如果还有机会用得上的话,我一定竭尽全力。   马戛尔尼也假意称谢。心里却想,要更加防备此人(不致墜其陷阱)。又觉得,如果撇开英葡两国恩怨,彼那铎确实很有才华,乾隆皇帝器重此人也是对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16 12: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七节、皇帝身边的欧洲人
  1793823日,上午十时,履行皇上的承诺,徵瑞带着八个在北京做官的欧洲人,原先承诺只有三人。来到圆明园,供使团挑选一名觐见译员。他们全都身着中国官服,乌纱帽上都有表示品级的顶戴。
  乾隆时期,皇帝身边任职的西洋人很多。在北京城内生活传教的西洋人也多。这些人都有一技之长,他们介绍西方各国的情况,带来西方的新知识和新观念。对于强势的英国,朝庭大体是了解的。因为这些,尽管英国使团有失礼不当言行,乾隆皇帝仍对使团十分重视,以期与英国建立真诚的友谊。为了让英国人挑到一名满意的译员,特意把原先承诺的三人增加到八人。
  介绍一下这几位欧洲人。
  彼那铎阿尔美达,葡萄牙人,六十九岁,罗马天主教徒。到中国己经数十年。长于天文学、物理学。很受乾隆皇帝器重。
  安东尼,葡萄牙人,五十岁,圣法轮雪司教徒。
  路易司卜雷脱,意大利人,六十八岁,罗马天主教徒。二十年前受聘于乾隆皇帝,任画师。
  约瑟本西,意大利人,六十岁,罗马天主教徒。也于二十年前受聘于乾隆皇帝,为画师。
  第澳豆,意大利人,三十七岁,一七八四年受聘于乾隆皇帝,为宫廷钟表匠,机械师。
  约瑟巴尼,法国人,五十岁。亦受聘于乾隆皇帝任钟表匠,机械师。斯当东观察此人,不以为然,觉得“此人不学无术,见识短浅。”
  还有二名欧洲人,马戛尔尼认为“无关紧要”,未作介绍。
  有一个人,马戛尔尼特别戒备。那就是葡萄牙人,彼那铎阿尔美达。在这群欧洲人中,彼那铎的官阶最高,为三品顶戴,最受皇帝信赖。
  还在澳门的时候,就有欧洲人提醒,去了北京要提防点。说彼那铎很阴险,凡来中国的欧洲人,如果不是葡萄牙人,无不加以排斥。尤其排斥英国人。对此,马戛尔尼深信不疑。英葡战争,葡萄牙战败,彼那铎不憎恨英国人那就怪了。
  彼那铎之所以受乾隆皇帝器重,只因有些真才实学,还懂西医外科,曾为权臣和治过病。由和推荐给乾隆皇帝,命其掌管算学院。来华数十年,很熟悉中国官场。
  听说英国使团到访,彼那铎确实不安。几百年来,葡萄牙以澳门为据点,一直占据中欧贸易的主导地位。此次英国试图密切中英关系,必然威胁葡萄牙在中国的利益,彼那铎岂能坐视。如能充任英国人觐见的译员,就可探知,英国使团到底要干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2 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了几次,传不上去。今天终于传上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2 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六、破败的馆舍
  就这么走走停停,中午时分,队伍抵达北京。却没进北京城,只在城门口略事休息。进了茶点,就直接前往圆明园。
  圆明园离北京城不很远,大约下午三时就到了。对这座庞大无比,瑰丽无比,豪华无比的中国皇家园林,英国人闻名已久,向往已久。现在很快就可见到,还要住进里面,其兴奋之情,无以复加。与住通洲大庙,住豪华官船相比,住圆明园的奇妙的感受难以想象。英国人热切期待。
  只可惜,这一次,期待的结果有点失望。
  圆明园到了,放眼极目,果然宏大瑰丽。
  进入园内,一官员引导马戛尔尼等人走进一花园,花园里有曲径,掩映着花草。曲径尽头有一条小河,小河曲折,流至一湖,湖中有一人工小岛。岛上竹树繁茂,奇石错落。有楼一栋,屋宇数处,围以院墙,还有士兵守卫。
  令英国人绝对想不到的是,如此幽雅仙境,仅是外表。走进屋内竟然破败不堪。屋门打开,一股污秽霉气迎面扑来。走进屋,只见墙壁裂缝,油漆剥落。天花板有的脱落掉于地面,有的脱落一半,悬在半空摇晃。地板也己朽坏,用脚使劲一踩,就踩出一个洞。真不知多少年没有住过人,没有维修过。
  自到中国,从舟山,到登洲,到大沽口,到天津,到通洲,直到今天上午,中国人的接待,无不倍加礼遇,倍加隆重,倍加周到,倍加奢靡。现在到了中国的中心,顶极之地,怎么能是这样呢。用马戛尔尼自己的原话:“心中大异,……其前此招待何其恭,今又何其一陋至此。”斯当东甚至有点愤怒,他写道:“如其视为人类之住所,无宁视为犬豕之圈槛。”
  英国人实在难以理解,问陪同的中国官吏,回答是,它处更破败,这里就是最好的。马戛尔尼等人半信半疑,就算没有更好的馆舍,以中国人的聪明才干,办事效率,只需提前几天,就可把这里维修整理得无比优雅洁净。
  英国人却没有往更深处想,让其住这种“犬豕之圈槛”,是不是中国人借此表示什么态度,却不直白说出来。
  想不明白,只好要求中国官员找人清洗打扫一下。为了不让英国人太尴尬,几名中国官吏也搬来行礼,与英国人住在一起。
  也是为了让英国人好好想想,中方并不把事做绝。作为安慰,供给英国人的饮食除了一如既往的精美,还特意安排了许多新的品种。马戛尔尼写道:“……羹味之鲜美……面食又白净如雪,……为吾毕生之所未尝……是亦不可思议矣!”
  既然“不可思议”,说明马戛尔尼还是没想明白。后来回到英国,也没想明白。也许二百多年后,今天的英国人仍然没有想明白。
  住处不满意,马戛尔尼只能勉强住下。可是,中国人先前承诺的,一到圆明园即可见到的,供使团挑选,作为觐见译员的欧洲传教士也没见到。
  不过,这个承诺中方兑现了。
  第二天上午,钦差大臣徵瑞前来问安,通知马戛尔尼,皇上派了一名元老大臣,带着三名欧洲传教士,己经从热河避暑山庄启程。估计明日可到圆明园会面。
  明日到也行,马戛尔尼观察徵瑞,先前那种傲慢无礼,目空一切的神色,变成了亲切无比的和颜悦色。于是用试探的口气说,我们住的这个地方太破败了,一点都不符合我们欧洲人的卫生习惯。等这里的事办完,徵大人可否于北京城内找一处好点的地方让我等居住。
  徵瑞作为负责接待的首席钦差大臣,明明是故意把英国人安排在这“犬豕之圈槛”的,一旦“表示态度”目的达到,他也不想让这些“英夷”总是住得不舒服。于是满口应承,并指示下属立即办理。马戛尔尼说:“余观其神色,似此事尚无任何之阻碍也。”当然没有任何阻碍。在北京城办这点事,别说堂堂钦差大臣,就是王文雄,乔人杰等级别较低的官员,也是轻而易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17 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py神马 的帖子

py神马:艾苠老师这篇帖子算是让我们见了广了,,, (2016-05-13 21:17)
哈哈,神马过奖。祝生意兴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长江论坛

GMT+8, 2021-5-12 07:49 , Processed in 0.12870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