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市民观察团
楼主: 艾苠

乾隆帝国旅行记——还原历史,提振民族自信(2017年5月29日更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5 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四、善解人意梁总督 徵、马首次相争执
  说到使团下一步的行程。
  中方说,从天津到通洲仍是水路,由通洲到北京,转换陆路,全部行程七天足够,818日即可到京。
  这一点马戛尔尼深信不疑。中国人的办事效率,他己见识过几次。只是他要完成的另一个使命,需要较多时间,这就不能搞得很紧张。于是借口说,我们内部也要作些安排。可否留二天余地,820日到北京。
  梁总督善解人意,并未多想,爽快答应了。
  见中方这么好商量,马戛尔尼更进一步。他说,到北京之后,我们也不想赶慌去承德。只因我们这些人困顿己久,一直没有轻松一下,能否允许我们在北京休息十天。
  一开口就要在北京休息十天,太长了吧,梁总督有点不理解。特别是,乾隆皇帝想尽早见到英国使臣。真要休息,承德避暑山庄,那才是休息的好地方,早点去不是两全其美吗。又体谅英国人,也许是想在北京开开眼界,也就没有表示异议。
  见中方又不持异议,马戛尔尼又进一步。说是休息之外,我方随团眷属不适应乘车劳顿去承德,需在北京找房居住。礼品中又有不少大件、易损件,需要在北京找地方暂时存放,这又需要五天。合计起来,前后要在北京待十五天,到95日前后。才能启程去承德。
  这样一说,就是真有点牵强了。在海神庙初次会见时,梁总督就已经承诺,找大房子由中方负责,哪里需要你们英国操心花时间。
  明摆着,英国人是在找借口,要尽量在北京待长一些。只是其中的真实意图,中方一时没捉摸透。
  梁总督见马戛尔尼得寸进尺,心中虽然不快,表情仍然和悦。可是另一位钦差徵瑞,则是不满之情溢于言表。
  想想,95日从北京启程,就算途中不耽误,赶到承德己是912日。离皇上生日庆典只有五天。这五天内,英国使团要安置礼品,熟悉礼仪,筹备预演,还要在皇上生日之前觐见一次皇上,还要请皇上御览带去承德的礼品。等等,等等,日程之紧,可想而知。早几天启程,不过在北京少玩一下,有什么要紧呢。但是马戛尔尼只想自己的,毫不体谅中方的难处。
  好在梁总督仍然把英国人往好的方面想。心里说,好吧,那就让英国客人在北京玩个够,让我们当主人的紧张一点吧。只要布署得当,衔接紧凑,也不致于出差错。见梁大人不说什么,徵瑞有气只好忍着,默认英国人95日启程去承德。
  但是,另一件事徵瑞不想默认。即,梁总督在海神庙已同意,英国人可以选择部分轻便礼品运往承德,其余的留在北京。
  徵瑞说,我们皇上的本意,全部礼品都要运去承德。
  听到这话,马戛尔尼急了。按英国人的想法,把更多礼品留在北京,就有机会向更多人展示英国的工业产品和先进科技,可以宣传英国的进步发达,促进对华贸易。要是把这些礼品都运往承德那个闭塞的地方,有几个人看得到。
  于是,马戛尔尼说,去承德陆路颠波,体大易损的不便装卸,又怕毁损,总督梁大人已经同意留在北京。
  徵瑞见马戛尔尼与自己针锋相对,联想到英国人得寸进尺,一下子激动起来。
  人一激动,就容易失态。他顾不上外交场所的礼节,猛站起身,大步跨到马戛尔尼面前,大声说,马大人别的要求我们都同意。只是礼品必须全部运往承德,好让皇上完全御览,这是皇上的本意。说这话的时候他满脸通红,声调很高,好像在吵架。
  见徵瑞失态,马戛尔尼反倒冷静下来稳坐不动,他要借机表现一下英国贵族的风度,并不与徵瑞争吵。他语气平和地说,既然贵国皇帝要求全部礼品运往承德,我们不敢违抗。但是那些大件、易损件如果途中颠簸损坏了,我当使臣的获罪无所谓,辜负了我们“英国皇帝”的盛意,将如何是好。就是贵国皇帝,恐怕也不愿这些礼品毁于途中吧。
  徵瑞不让步,说那也要想办法全部运往承德。
  马戛尔尼心里发急,仍然控制着自己,也学着梁、王、乔三位,好像很有涵养。人一冷静,就有了主意。他说,也行,我同意全部礼品运往承德。但是,如果途中有所损毁,我一个人担不起责任,恳请徵大人不辞劳苦,与我一起共同监督装货押运。
  这一招果然有效。徵瑞本是满清贵族,养尊处优惯了的,哪里放得下身段,像小官吏那样,去干监督押运的琐事。于是态度随之缓和。梁大人见状,出面劝解,说皇上虽有那样的意思,我们当臣子的还是可以酌情处理。所以,留下体大易损的礼品在北京,也未尝不可。徵瑞有了台阶下,不再坚持。
  一番争执,马戛尔尼赢了。他却高兴不起来,想到此后常常要与这个人打交道,那可怎么办。
  其实,早在“狮子”号上,中方对礼品的数量,品种,体量,性能,就了解得很细。王、乔两位己就陆路装车运输,确保礼品安全作了安排。从通洲到北京走的就是陆路,运到之后,并无毁损。
  马戛尔尼要与徵瑞争执,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不服气。人家汉族官员都是那么和善儒雅,你一个“鞑靼”(满族),凭什么傲慢无礼。不然,他何致于逼着徵瑞去监督运货。
  回到前面的话题,马戛尔尼刻意要在北京多待几天,又说要休息,又说要找房子,也是借口。
真实原因《前言》中己经提到。那就是,这次出使要把中华帝国的方方面面尽量吃个透。尽量收集更多的情报资料,供英国政府研究制定今后的对华政策。不然,九十多人的使团成员,何以大半都是学者专家和专业技术人员。如果为仅乾隆皇帝祝寿,建交,通商,何必派遣这些人。想在北京多待几天,只因这里是中国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在这里收集中国的情报,当然事半功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9-29 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三、中国官员也有傲慢的
  演出结束,己近中午。在中方官员的导引下,马戛尔尼等人登岸。
  直隶总督梁肯堂,王、周两位大员,以及众多官吏,已早早到达河岸,恭候迎接。
  马戛尔尼特别注意到,总督身边还有一位先前未见的高官,品极似乎极高。
  见礼之后,请英国正副特使进入新设的总督行辕。如同大沽口海神庙那样,品茶叙话,气氛热烈,友好融洽。
  只有一点遗憾,面对隆重的外交礼仪,马戛尔尼总感觉不适应。他在日记中写道:“余颇觉不耐”。就是说,他当时有些不耐烦。
  不是说,马戛尔尼曾出任驻俄公使,又出曾担任印度某邦的总督吗。总还见过一些世面,有所历练吧。
  只可惜,那两个国家与中国差异极大。
  俄罗斯的前身不过是一个小公国。18世纪时,正式建国也就两百余年,人文精神积累尚浅。印度是文明古国,人文精神理应深厚。只是几千年中,外族多次入侵,文明进程一再中断,人文精神也不能与中国相比。
  而中华帝国呢,且不说殷商以前,只说自周天子建国,三千年延绵不绝,不断发展,不断积累,其人文精神之博大深厚,是西方人无法想象的。
  所以,马戛尔尼虽见多识广,实则有限。初次见识中华文明,要么钦佩羡慕,要么惊异自卑,要么不知所措。加之性格喜静,有点孤僻,感觉不适应,不耐烦,也是情理之中。正因为这样,马戛尔尼初到大沽口,就拒绝王、乔两位大员专设的盛宴。继则在直隶总督梁肯堂大人回拜时,不知所错。虽有王文雄一再点拨,仍不明其意,以至失礼。现在到了天津,面对总督大人的隆重礼遇又是“颇觉不耐”。
  毫无疑问,马戛尔尼是一名英国式的正人君子。对所结识的中国人,无论直隶总督,还是王、乔两大员,还是登州知府、舟山县令。以至士兵、农夫、工人,无不印象良好,赞誉有加。
  然而,今天,他却对一个中国人印象不佳,颇有微词。
  这个人就是那位品级极高,先前未见的高官。此人名叫徵瑞,满族,时任长芦盐政。与梁肯堂一样,是乾隆皇帝任命的两位钦差大臣之一。
  乾隆皇帝之所以要任命两名钦差大巨,是有所考虑的。
  任命梁肯堂为饮差大臣,是因为英国使团在中国的行程,主体部分都在直隶行省,这样既便于协调接待,也是要给英国人足够的面子。但是梁肯堂为一方封疆大吏,公务繁重,不可能从头到尾陪伴英国使团。
  任命徵瑞为饮差大臣,不仅因为盐政官相对清闲,也不仅因为徽瑞年轻干练。那是因为乾隆皇帝有更深的考虑。
  乾隆皇帝明明知道,徵瑞这人直率傲慢,盛气凌人。一般而言,这类人不适合出现在外交场合。但是对待英吉利这样自以为强势的国家,一味的礼遇优厚,宽容谦让。弄得不好,那些英国人还真以为多么了不得。派一名强悍官员任饮差,时不时敲打一下英国人,显然有羁靡约束之效。
  从英国使团到中国后的种种表现来看,徽瑞这人是该出场了。
  马戛尔尼对徵瑞的第一印象是这样的,“余于语气中隐窥钦差微大人之意,颇似不欲与吾辈友善。排外之心,见诸颜色。不独处处与余无理取闹,即对其上官总督大人,亦有不逊之气。”
  “何为而然?”马戛尔尼自问。当然,他还想不明白。
  请看两人互不相让,各持一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9-25 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二节、到天津 船上看戏
  相互拜访之后,货物第二次转船,将大号驳船上的行礼货物转到较小的内河船上。
  马戛尔尼情不自禁,再次赞叹中国人,上至官吏,下至劳工,无不次序井然,尽责尽力。他写道:“吾船上下之员司见之,莫不啧啧称异。”
  斯当东赞赏的,则是中国人的礼貌与周全,英国人的任何要求,中国官吏都立即派人办理。他说:“不特各华官能体谅吾人,处处循吾辈之意见。即兵卒厮役,亦多彬彬有礼。”“足可证明,吾辈此来,并非中国不欢迎之客也。”
  此外,英国人也注意到,中国官吏和普通工作人员的饮食起居,与英国人一样,也是“豪侈万壮”,足见中国之富足。要是在英国,那是不可能的,王室负担不起。
  赞赏之余,马戛尔尼想到治国之道。
  这么一个庞大的帝国,竟像一部运转良好的机器(为状殆类一机器),极有效率。哪怕最高层的指令,也能快速准确传达到帝国的每个角落,并得到有效执行,“洵可异也”。
  两天之后,二次转船完成。人员、礼品、行礼什物,共装了三十七船。再加中国官员、随行服务的工作人员,也有几十船。实为英国人见所未见。
  这些天,马戛尔尼还特意留心中国官员的穿戴,乌纱帽的顶子分红、蓝、白、黄数种,色调还分深浅。各种官服纹饰各异。官服胸前背后的补子(方块形图案),远看差不多,近看大不同。林林总总,约有几十种。只是其中所表示的官阶寓意,马戛尔尼一时还弄不清。
  179389日,万事皆备,静候开船。
  午时一到。各船锣声齐鸣。铛……铛……,洪大的锣声响彻海河两岸,说话都听不清。半小时之后,锣声骤停。
  各船次递解缆,风顺帆满,鱼贯而行。气魄浩大,不见首尾。
  马戛尔尼问及,开船前为何敲锣。中国人告知,这是官船启锚前发布信号,鸣锣开道,以状声威,民船都要回避。
  中国人的组织协调能力,还有英国人钦佩的。就在紧张转船的同时,大沽口海神庙的直隶总督行辕,却提前转移到了天津,设置于海河岸边,等候船队到达。这中间只有一天多时间,中国人却安排得从容不迫。
  马戛尔尼不由不想,诸如此类的能力要是用于军队作战,就算英国的武器先进一些,又能怎样。
  声势浩大的船队在海河上航行了两天,811日晨,抵达天津。如先前一样,海河两岸整齐肃立着军人队列,只是气势比前面所见更大,队伍长及一英里。军容整齐,军旗如林,好似没有尽头。主宾船一到,即高奏军乐,雄壮威武,摄人心魄。马戛尔尼毅立船头,表情庄重,他似乎感到了帝王般的威严。说实话,就是他们的“英国皇帝”恐怕也没感受过这阵势。
  于此同时,马戛尔尼又隐隐感到,这个国家绝不是印度,试图动用武力,想都不要想。
  在主宾船停泊之处,河岸临水竟有一中国式戏台,这也是刚搭建好的临时戏台,专门招待英国使团。虽是临时戏台,却宽大稳固,装饰华美。人坐船上,就可以近距离欣赏戏曲表演。
  船一停稳,演出开始,各种文戏、武戏、伦理戏、神话戏,一出接一出地演。英国人虽听不懂中国戏曲,但是演员的表演,唱腔,音乐,还有演出服饰,都令英国人兴奋不己,目不遐接。加之还有中国译员解说,马戛尔尼等人大体知道戏曲故事的情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9-20 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一节、直隶总督回拜 英国人不开窍
  87日,是一个好机会,本可以消减隔阂,加深中英双方的感情。可惜,英国人又错过了。
  一大早,三品武官王文雄来到主宾船,告知马戛尔尼,总督梁大人将于十时回拜特使大人。那意思很明白,就是让马戛尔尼作些礼仪安排,好好迎接一下。不然的话,何必这么早就来告知。
  马戛尔尼并未想到,总督大人还要回拜。只是唯唯诺诺,不知说什么好。
  王文雄明白了,英国人不懂礼仪,不知如何应付。那就再挑开一点,他说,总督大人年事己高,到岸之后,过桥上船恐有不便。
  马戛尔尼一字一句认真听王文雄说,就是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心想,这座便桥搭得这么宽平稳固,两边还有护栏,走来走去很舒服很安全吗,有什么不便呢。就算总督大人年事己高,却健朗敏捷,昨天会谈时又不是没见过。再说,总督大人身边那么多年轻力壮的侍从,过桥时还不能搀扶一下呀。
  想了半天,没想明白。就说,总督大人以如此高龄屈尊回拜,我等己是万不敢当。怎敢让总督大人冒这么大的危险过桥上船。又觉得还是没说到点子上。只好向王文雄请教。我等初来贵国,对贵国的风俗礼仪一点都搞不懂。请王大人明白教给我们怎么做为好,我们一定完全遵从。(马戛尔尼笔记原文,“请各位大人就贵国习尚中所有者便宜行之,敝使决不稍持异议。”)那意思也明白,总督大人回拜,王大人要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其实,王文雄的意思,是要英国人提前上岸,列队迎候总督大人。等总督大轿停稳,上前像征性的搀扶一下,恭请总督上主宾船小坐,品茶叙话,也谈谈公事。完了之后,再前后护卫总督至岸上,服侍总督上轿,再目送总督大人的仪仗队伍远去。如此,则圆圆满满,双方友谊更进一步。
  但是,王文雄不想说得太直白。他己经点化了两次,英国人无论如何应该想得到的。
  就算之前英国人真不懂。之后,当英船“狮子”号抵滩,离大沽口还有半日航程,王、乔二位大员前往拜访。当英国使团进了大沽口,中国人又提前在岸上设仪仗队致敬,高官上船请安,还设宴款待。经过这两次,英国人总能明白中国的迎客礼节。
  就算这两次英国人忘记了,昨天,英国特使一行前往拜见总督大人,所受的礼遇总不会忘记吧。就算英国人真是“蛮夷”,总还知道“礼尚往来”这个最简单的道理吧。今天总督大人回拜,至少也要安排接待礼仪,哪怕简单一点也行。这都是明摆着的。还要说明白,那就真有“妄自尊大”之嫌了。
  哪里知道,马戛尔尼还真是没明白,岂止马戛尔尼,他身边那么多人,一个明白的都没有。
  王文雄哭笑不得,本来不想把英国人当“洋夷”,看来还是“洋夷”。直隶总督,那是封疆大吏呀,比湖广总督、两江总督还要高一格。亲临回访,你们难道就想不到要安排接待礼仪吗,这些英国人真不开窍呀。
  王文雄预感到,直隶总督这次隆重的回拜将会草草收场,无果而终。于是就说,总督大人到达,将有一人持大人的名片送至船上。告知总督大人己到。
  马戛尔尼连忙应到,好的,好的。总督大人这么大岁数,亲临河岸问安,怎么好意思让他亲自上船。名片送到就感激不尽了。
  说完,王文雄离去,向总督复命。却仍然抱一丝希望,说不定英国人过后能领悟过来。
  然而,这些英国人始终没想到要上岸等候迎接,什么准备也不做,只在船上傻等。一心只想着看总督大人的仪仗队伍,到底是个什么气派。
  十点钟,大清直隶总督,梁肯堂的仪仗队伍如期而致。英国人都站在船上,看得起劲。步兵、马队、文武官员,前呼后拥,气派宏大。总督大人的大轿一到,就对着便桥停下。步兵,随从人员列队,全部下跪,马队人员也都下马列队跪地。
  大轿停稳,没见一个英国人上岸迎接。直隶总督失落之余哭笑不得,这才是真正的对牛弹琴呀!算了,白来了。只好遣一使者持总督名片至主宾船,向特使行礼呈上名片,代梁大人问候特使马大人。马戛尔尼还没想好说什么话让使者带回,英方翻译灵机一动,用中国话对使者说,请代特使大人向总督大人请安。
  使者回到岸上,总督大人的仪仗即整队回程,迤逦而去。
  看着总督的仪仗来了又去了,马戛尔尼始终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礼仪失误。仅仅是总督的仪仗令他震摄。他的笔记这样写着:“足令观者眩目”,“殆非吾西方帝王所能及也。”当然,这样的排场也是“英国皇帝”所不能及的。
  这个时候,马戛尔尼回过神来,仔细端详梁大人的名片,红色,精致,比西方官员的名片大许多倍,上面用工整大字写着总督大人的官衔名号(殊大方可爱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9-15 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节、谨慎与无礼
  见总督大人不说什么,马戛尔尼真以为把中国人唬住了。他更来劲了,继续往下说,敝国皇帝此次派我东来,为贵国皇帝祝寿,一是要永修两国之好,二是希望达成一些有利于两国的具体成果。为此,敝国皇帝委我以全权,我深感责任重大,力不从心。
  梁肯堂善意地表示,有什么需要我等尽力,马大人尽管直言。
  马戛尔尼说,中英两国习俗不同,我深恐礼仪有失,处事不当。个人失了体面是小事,误了敝国皇帝交付的使命,则是莫大的罪过。所以,恳请总督大人事事多加指导,特别是觐见贵国皇帝时,一定不能让我英国使臣落下笑柄(庶于觐见贵国皇帝之时免贻笑柄)。
  后来的事实证明,正是在觐见乾隆皇帝这件事上,马戛尔尼固执己见,真的落下了千古笑柄。此后两百多年,尽管英国人,西方人,还有很多中国人,一而再,再而三,为马戛尔尼百般辩解。然而事实摆在那里,中英两国的历史档案都写得明明白白。百般辩解可以蒙蔽世人一段时间,却不能蒙蔽世人永远。
  梁肯堂观察马戛尔尼,除了擅自把英王说成“英国皇帝”之外,为人似乎还算明白事理,也还诚恳谨慎。此外,他也立刻觉察到,英使此次东来,绝不是为皇上祝寿那么简单。估计皇上也揣摩出了什么。让他这个封疆大吏来接待英国使臣,不过是给英国人足够的面子。他的职责也仅限于此,更多的事,他是不会涉及的。
  马戛尔尼观察总督大人那超脱事外的神态。也明白,要完成使命,路程还长。那就只谈眼前的事吧。
  他说,既然贵国皇帝驻跸热河避暑,我等一行理应早去热河,早日觐见皇帝陛下。只因敝国皇帝送给贵国皇帝的礼品较多,有些体量还大,去热河又无水路,陆路运输,沿途颠簸,恐有毁损,加之使团成员九十多人,行礼用品也多。切望总督大人协助在北京寻一大宅,暂时安顿礼品行礼,然后再挑选部分较轻便礼品前往热河,先行进呈皇帝御览。
  再则,使团成员之外,船队的水手杂役等等,尚有700余人,航海十个月,人人身心疲困,各艘舰船也需修理。望总督大人“惠及远人”,允许所属船只驶出勃海湾,到南方择一港口,人员可以休息游览,舰船可以维护修理。
  这些要求都合理,也都在梁肯堂权力范围。他当即答复,马大人的这些要求全部可以满足。此外,估计你们要在中国逗留较长时间,兄弟将安排属下,无偿提供贵国使团十二个月之内的全部生活所需。
  会见完毕,己近中午,按照礼仪,总督大人应该设宴款待使团代表。但是,鉴于马戛尔尼己有两次拒绝赴宴的失礼行为,梁总督不想自讨没趣,再蹈覆辙。就直接把四位英国人送回了宾馆船。于此同时,整桌整桌的美酒佳肴还是准备好了。
  四位回船后,这些丰盛的酒菜随即接踵而至。分别送到各艘宾馆船上(盛宴珍肴满桌,香沁心脾)。每船一大桌,共有四十八道菜肴。如此丰盛的宴席,又让英国人大开眼界,他们说,“吾西人宴会中,万万无此盛馔也。”,那意思是,哪怕英国国王,也没享受过这么多这么好的美食。中方官吏告诉英国人,这些都是总督大人奉皇上之命亲自安排的。
  只是有一点,让送酒菜的中方官吏心有不满。
  按照礼节,外国使臣到中国,接受以皇帝名义送来食物(礼品),都要施礼,双手相接,表达感激。可是,面对以中国皇帝名义送来的如此丰盛的酒菜,这些英国人都站在那里,如同傻子一样,除了惊异,什么表示也没有。要是说这些英国人完全不知道中国礼节,显然说不过去。毕竟他们来华前,在礼仪方面是详细咨询过的。来华之后,他们也常常咨询,刚才会见梁总督,马戛尔尼还在咨询。
  也不知英国人是被这么多琳琅满目,美不胜收的佳肴惊呆了呢,还是觉得,中国人这么善良好客,这么宽容,把他们英国人抬举得这么高,态度傲慢一点没什么关系。何必麻里麻烦的又要施礼,又要说感激的话。
  英国人无礼,乾隆皇帝随后也知道了。皇上有些生气,却告戒臣下,人家那么远来了,该宽容就宽容,不要对英国客人表现我们的不满。
  再谈马戛尔尼,对直隶总督梁肯堂,他的印象是这样的。
  总督大人身材不高,年己七十八岁。须白垂及胸,两眼英光炯炯,为人极和善,待客之恭敬谦和,难以用语言描述。一举一动,雅训有儒者气。就是对待下属,也和谒可亲,毫不居高自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9-11 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九、直隶总督梁肯堂 妄自尊大马戛尔尼
  由中国官员带领,英国代表走过讲究的便桥,已有四乘中国轿子一字排开,等着四位。这次的轿子又与舟山不同,是一种精巧的竹制凉轿,轿箱围着彩缎。
  英国客人上轿落座,轿夫起轿,中方仪仗前后护卫。最前面,还有一队骑兵开道。
  正是夏秋之交,竹轿轻便凉快。每轿有轿夫四人,“均强健善走”。人坐轿中,晃晃悠悠,田园牧歌尽展眼前。
  行约一英里,远远可见一座很大的庙宇。庙前似有锦帐数座,分白、蓝、红各色,依次排开。每行近一座锦帐,帐门开启,就有一队士兵出帐列队,向客人致意。士兵手持刀剑,装束严整。将近庙门,则有骑兵列队门前。骑兵不持刀剑,手持大弓,背一壶箭。
  事实上,那时的中国军队已普遍使用枪炮。只不过,用这种古典的步骑兵仪仗,更能表达对远道客人的敬意。
  这座大庙叫做海神庙。总督行辕(临时办公场所)就设在里面。
  客轿落地未稳,直隶总督梁肯堂,即走上前来。对马戛范尼等人施以中国式的礼节相迎。既而,引导客人走进庙门,来到一大厅。厅中早有一群官员恭候,依序分列两则,成八字形。
  宾主坐定,即有侍者上茶,略事品茶寒暄,总督大人即请英国客人移步。出了大厅,略为前行,又进一厅,这个厅有点怪,上无屋顶,直对蓝天。原来这叫“天井”。
  天井为中国房屋独有的构造。虽然深居内室,大自然却不离咫尺。可知风、霜、雨、雪;可感冬去春来。为了增加贴近自然的情趣,天井四周的墙上还画满了彩色图画。花鸟鱼虫,山色河流,四季风物,亭台楼阁,无不栩栩如生。
  中国人真是有情调,会生活啊。
  赞叹之余,马戛尔尼以为,这些生动的图画,是用彩色油漆画在天井四周木板墙上的。定睛细看,用手一摸,明白了,那墙壁是瓷制的。中国官员告知,图画是事前画好,烧制在瓷砖之上,出窑后依序拼贴于墙面,永不变色,永远如新。马戛尔尼不由更加赞叹,中国制瓷业发达到这种程度,“足为吾辈艳羡者也。”
  穿过天井,进入一更为典雅精制的会客厅。落座之后,开始会谈。
  总督梁说,皇上不在北京,现住热河避暑,时时挂念特使大人,希望特使早日安抵热河相会。
  听闻中国皇帝挂念,马戛尔尼对身负的使命似乎又多了一点信心。
  马戛尔尼明白,此次出使,使命重大,要求太高太多。又要在北京设立公使馆,互派公使;又要扩大中英贸易;又要求免税,税收优惠;又要租借沿海土地与岛屿,又要在租借地内实行英国法律。
  这些要求很多涉及一个国家的尊严与主权。别说中国人难以答应,就是英国自己,恐怕也很难全部答应。
  历尽艰险,航海十个月,能不能完成如此重大的使命,能完成多少,他其实一点把握都没有。
  无论如何,马戛尔尼要尽一切努力,一言一行尽量不出差错,以便完成使命。想是这样想,他却做不到,自舟山起,他己失礼几次,这己是很严重的差错。
  现在,面对直隶总督,马戛尔尼不敢贸然露底,他要作些铺垫,还要探探口风。
  他说,“敝(英)国皇帝是西方世界第一雄主,贵(中)国皇帝则是东方世界第一雄主。”
  请注意,这里,马戛尔尼自作主张,把“英国国王”的地位抬升了一个档次,由“国王”升格成了“皇帝”。以便与真正的皇帝,中国的乾隆皇帝平起平坐。
  这一点太重要了。他觉得只有这样,才能把中英两国的国际地位等同起来。两国平等,互设使馆才有理论上的可能。以此为基础,英国的其它要求才有可能提出来。
  然而事实是,1793年的时候,就算英国是西方最强的国家,也强不到哪里去,英王还远远不敢称“皇帝”。西方历史上,真正有资格称皇帝(或者大帝)的,诸如凯撒大帝、彼得大帝,拿破仑皇帝等等,为数并不多,。
  但是,英王乔治三世授权他为全权代表,可以伺机行事。马戛尔尼没有办法,只好假定中国人不知道西方世界的情况,大着胆子忽悠一下。
  然而,忽悠得过去吗?
  当然忽悠不过去。是的,乾隆时代,中国的对外政策,是“闭关自守”为主,“有限开放”为辅。早在明朝,也是这个政策。然而在有限开放的几百年中,西方世界一切进步与变化的信息,都通过商人、传教士源源不断流向中国。中国人早就知道,西方科技发展很快。早就知道地球是圆的。更知道欧洲有些什么国家,各国大体是个什么情况。   就算一般中国人不了解西方,至少与西方人打交道官员、知识分子,是了解的。而乾隆皇帝作为一代英明君主,身边又有很多做官的洋人,岂能不知你那个英国在哪里,有多大,有多少人口,有多大实力。英王到底是国王,还是皇帝。这一点,从乾隆皇帝发布的上谕,还有给英国国王的勅书,完全可以证明。   但是,面对马戛尔尼“妄自尊大”,把英国国王升格为英国皇帝的瞎忽悠,见多识广的直隶总督梁肯堂只会予以包容,绝对不会当面戳穿,那太不符合中国人的个性了。中国人处理人际关系,不仅要维护自己的面子,还非常小心给对方留面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9-11 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py神马 的帖子

py神马:优秀文章,有挡次,,, (2015-09-10 13:34)
谢谢神马,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10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优秀文章,有挡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9-8 07: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八、中国厨师做西餐 斯当东的愧疚
  在华丽的水上宫殿——中国宾馆船睡上一晚,这些英国人感觉比天堂还要美妙。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从大海上带来的疲劳消失得无影无踪。
  接着又有好事。中国官吏带领工作人员,上到各船,向英国客人问安。并给各船送来了热气腾腾的丰盛早餐,还有一些生活用品。
  看看早餐都是什么东西。
  中国特有的精美肴点,自然不少。英国人没想到的,还有多种西式美味。
  照顾到洋人吃东西比较原始粗蛮,中国厨师按照洋人的习惯(投合吾英人口味),也把鸡、鸭、鱼、肉切成大块。也按英国人的办法煎烤,好让英国客人用刀子切,用叉子叉。中国人想得这么周到,英国客人特高兴。
  像中国人那样把食物切成丝,切成片,切成小块,用筷子斯斯文文夹着吃,他们洋人搞不来。只是中式西餐的味道,斯当东说,基本还是中式的。但是,吃起来别有风味,他们吃得惯(然颇觉可口,且别有风趣也)。
  早餐过后,又有多名较高级别的官员来到主宾船,因今日要会见直隶总督。
  中方还特别告知,总督衙门本来设在保定府,离此一百多英里。为了接待英国使团,数日前,总督大人带着大批官员来到此地,设置了行辕(临时办公场所),亲自安排一切接待事务。
  听此一说,斯当东高兴之余还很愧疚。他说,使团出发之前,觉得中国人自高自大,把英国人当成野蛮民族。到了中国,“红毛英吉利国”的野蛮民族竟受到中国人如此高的礼遇。反过来一想,倒是我们英国人见识短浅,误解了中国人。
  斯当东的话至少反映了两个事实。其一,长久以来,面对庞大,强盛,富裕的中华帝国,西方人都有很强的自卑感。就算科技水平超过中国,也不能扭转西方人的自卑感。其二,作为礼仪之邦,中国人对待一切来访者均以礼相待,对待英国使团,又格外高看一等。
  前往会见直隶总督的英国客人有四位代表,正使马戛尔尼伯爵,副使斯当东男爵。另有斯当东的儿子小斯当东,还有一名译员。
  从主宾船到河岸,也令英国人难忘。
  原来,为了让英国客人感受到自己的尊贵,一夜工夫,中国人不声不响,就搭起一座便桥,连接主船与河岸。
  虽是便桥,却并不随便,桥面宽平,铺以洁净草席,桥两边有护栏,护栏均包以红色锦缎。“即此一桥之费,亦甚可观矣!”斯当东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9-1 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Re:乾隆帝国旅行记——还原历史,提振民族自信(9月1日有更新)

第十七节、豪华宾馆船 大脚女人
  接风宴会之后,使团全部离开他们熟悉英国船只,换乘中国风格的内河船,英国人又要开眼界了。
  多艘中国船布置一新,如同宾馆一般,等待贵宾到来。见到中国宾馆船,英国人眼睛一亮。
  这些船只高大宽敞,豪华洁净,极有品味,如同水上游动的宫殿,像这样豪华宾馆似的船只,西方各国从来没有,见所未见。马戛尔尼写道,“实为吾英所未见”。后来,特别是发明蒸气机之后,西方各国豪华的海上邮轮逐渐兴起,就受到了中国豪华宾馆船的启发。
  走上这些船只去看看,主宾船分为三大主舱,前舱为仆役卫兵居所,兼放行礼物品。中舱为起居室,长宽各一丈五尺。马戛尔尼认为,其豪华大气,如同英国贵族之家的会客厅。后舱是数间卧房,均精洁雅致,一应卧俱用品齐备。卧房之后还有专用厨房。
  厨房之后是船工住所。这里与主舱就不可比了,低矮狭小,十分简陋。英国人问及此事,中国官员说,船工住船只求遮风避雨,随身行礼极少,温饱之外赚一些银子,就很满足了。
  主宾船如此,使团成员乘坐的船只,格局与主船相似,只是装饰不及主船豪华。例如,主宾船的窗户均装透明玻璃。其它各船则糊以白纸。这是因为,当年的透明玻璃全靠进口,极为昂贵。
  王、乔二人还恐怕有所疏漏,问马戛尔尼和斯当东,有何要求尽管直言。两位极力称谢。说两大人安排如此周全,己是过意不去,肯定没有其它要求。又一一问及使团成员,有何要求也不要客气。其他人也都称谢,没有要求。马戛尔尼写道:“其殷恳之忱,至足感也!”
  船行河上,马戛尔尼观赏两岸。村庄座座,农舍错落,很多民房竟与英国相似。也是泥坏墙,茅草屋顶。村庄里人口众多,一派祥和。副使斯当东说:“不料中国人口之繁盛,竟至于此也”。以中国国土之广大,全国人口之众,可想而知。
  中国老百姓得知有很多大官船停靠码头,船上还有很多洋人。于是,远远近近的人,全都赶来看热闹。
  看什么热闹?除了看不多见的漂亮大船。最主要的,是看人。看那些像貎怪异的洋人,怎么都长成这样!这才是中国老百姓最有兴趣的。只是英国人自己,大约没想到,原来是这么回事。这就如同二十世纪“改革开放”之初,中国人在马路上见到外国人,必然围个水泻不通,不观赏个够,不肯离去。二十世纪,中国人至少还在电影、画报里见到过外国人。二百多年前的普通中国人,连这样的机会也没有。故此,他们头一次见到洋人,那种惊异与兴奋可想而知。
  中国老百姓想看英国人,英国人正好仔细观察中国老百姓。
  人群中有许多妇女。中国女人普遍缠足,英国人听说过,在舟山也见过。可是,这里明明有相当多的女人不缠足。不是说,中国妇女都缠足吗。这是怎么回事?
  中国官员告诉他们,缠足是中国上流社会妇女的审美时尚。底层社会,妇女与男人一样,要劳动养家。要奔走,出力,干活,所以很多妇女选择不缠足。虽说不缠足不够美,但是普通百姓务实,不够美的大脚女子也不愁找婆家。而且,越是南方女人,不缠足的越多。北方女人离北京较近,受上流社会审美习惯的影响,缠足的相对较多。
  说到女人的美丽,英国人认为,中国女人都长得不好看。就是上流社会,也没见任何女人比英国女人更漂亮。毫无疑问,这是审美习惯不同。中国人则观点相反,觉得洋女人皮肤粗糙,又高又大。生孩子,干活也许还行,温柔美丽,根本谈不上。
  除了美与不美,英国人还从健康角度评价中国女人。
  他们说,中国底层社会的女人,因为辛苦劳作,肌肤受风霜侵蚀,看起来都比实际年龄大。但是他们都很健康,身材也好,充满活力,这与他们的面容很不相称。
  对普通中国男人,英国人也观察得很仔细。这也许关系到中国军队的战斗力。
  马戛尔尼写道:“余逐处留意观察之”,“男子多雄伟有力,四肢筋肉突起,无委靡不振之相。”可见,乾隆时代,中国的女人男人体魂相当强健。因为这是马戛尔尼“逐处留意观察”之后得出的结论,并不是片面的结论。使团画家留下的大量写实画也证实了这一点。
  马戛尔尼和使团画家绝不会刻意美化中国人。英国使团访华,目的之一,就是要寻找中国的落后、弱点、缺陷。以判断,英国能否击败中国。
  看起来,乾隆时代,中国人的身高与体质不逊于当代。原因何在?那时的中国人极少吃牛肉,喝牛奶更少。就是鱼、猪肉、蛋类也不是特别多。
  见到中国普通百姓如此健康,充满活力。马戛尔尼不由颂读起英国文学家,莎士比亚的名句:“观此芸芸众生兮,叹造物之神奇。朕人类之美且大兮,吾乐乎新世界之自居。”刘半农先生翻译沙翁的诗句,用了屈原的离骚体,可谓恰如其分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长江论坛

GMT+8, 2021-5-12 07:29 , Processed in 0.129497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